流水不腐,戶樞不蠹

負笈留學近一年,英文尚在掙扎階段,與你談談我的讀、寫、聽、說生涯。

寫:考托福試時寫作拿5.5/6,嚇壞了自己,以為評卷員拿錯了卷。

 

到了美國常常要寫小論文、讀書報告,英文總是免不了錯漏,文章像個衣不稱身

的小孩。但老師評卷回來,總是九十幾分、甚至一百分。

 

切身體會到美 國 教授鼓勵學生的文化,也看到他們以內容、思路為重,文法用字

若不是阻塞了意義的大路,他們都當是瑕疵。而且給一百分、九十幾分當是閒

事。

 

如果講內容、思路、論辯、邏輯,我倒有一點兒信心。

 

修讀「民間宗教與屬靈爭戰」時,加信教授對我鼓勵有加,有兩三份習作,他評

為歷來最佳作品之一;學期尾我做了一次半小時的個人報告,他又說我有教導恩

賜,要留下我的簡報,給以後的學生參考。其實我的簡報一點不精美,只是互動

性強。幾次在他辦公室傾談,他都鼓勵我修讀博士。

 

我想起初回香港,在謀記教書。科主任說我評改作文時給分太高,要與會考標準

看齊,不能給七十、八十分,一般好的作品只能給六十多;而且錯字要抓得嚴,

少許瑕疵就要贈紅,每字例扣半分。他還滿有經驗地說:會考作品,十居其九,

都扣足五分上限。他對白先勇評價不高,因為他能從白先勇作品中,找到錯字。

 

我想起三毛初寫《撒哈拉的沙漠》時,錯字百出,但三毛出一美金一個錯字,讓

校對給她修正。她錯字連篇,但書內容吸引、描述動人,仍然賣過滿堂紅。幫三

毛校對的抓錯字專家,到底姓甚名誰,無人知曉;但三毛卻名列受歡迎作家系

列,還到大學教書。到底內容、思路、表達力重要?還是少許錯字、文法小瑕疵

重要?

 

當時我的學生收到我評改後滿是紅圈圈的作品,都感到很挫敗,不想多寫,免得

寫多、錯多、改正多。數學、科學能拿八十、九十分,作文頂多拿六十餘分,也

讓他們認定了語文、文學不是他們的朋友。

 

我的英文如何不得體,如人飲水,冷暖自知。若不是晴晴或美國同學先為我修

改,更加貽笑大方。加信教授一直鼓勵我,說我的英文在國際學生中,算是表達

力強。在建立了我的自信心後,終於在最後一篇習作裏(最高分的一份),誠實地

評論到我的英文:有些用詞叫人摸不著頭腦,最好遞交前先請人修改英文一下。

 

其實寫作英文時,已經是中英對譯字典伴隨左右,尋章摘句,推敲不停。但始終

英文不是母語,親疏有別,寫出來的作品真像舶來貨,不像土產。這樣的非驢非

馬,在中國人的世界,也是活該得六十分、滿堂紅。但來美後深深體會到鼓勵文

化的推動力量,作品的水準沒變,但鼓勵後自然會盡力寫好,也漸漸相信:英文

雖然不好,不代表思考力不好;英文字雖然懂得少,但不阻礙你運用比喻、反

問、排句,一樣能加強效果。

 

哥倫比亞國際大學還有一個政策體貼國際學生,
是母語非英語的學生,考試的

作答時間可延長。搞學術的人,會形容這為positive discrimination,其實只是輔助

弱者之意。

 

種種文化與德政,讓我這個國際學生在寫作方面,順利過渡。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