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不腐,戶樞不蠹

不同的學習模式,適合於不同的人。

 

有人較習慣透過聽覺,有人習慣透過觀察,有人習慣透過觸覺臭覺,有人習慣透過親身參與,有人習慣透過閱讀。

 

我屬於透過閱讀,聽覺最差。

 

天生我的聽覺就不靈敏,小學給語言專家捉去糾正廣東話發音,追源溯流,因為辨音不清。

 

是聽覺影響,還是性格影響,也分不清了。總的是不大喜歡聽人講課,總是覺得悶出鳥來。小學五六年級的英文課、高中預科的課、大學的課、教會的講道,大多都在昏昏沉沉迷迷糊糊中度過。 幸好 老師、牧師所講的,書本都有記載,全部都可以自學。書本沒有的,就借抄筆記第一的女同學的筆記,所以從讀書到教書,我都很喜歡猛抄筆記、一字不漏的女同學,她們的本領,窮我一生之力,也望塵莫及。最記得大學中文系有一科,上課時覺得那講師胡謅亂扯,逗我睡覺;考試前溫習女同學的筆記,竟覺得筆記內容思路清晰,層層推進,合理非常。如果不是我好同學有化腐朽為神奇的能力,那恐怕是我聽課的能力太差。

 

聽母語猶如是,又何堪番文呢?

 

 

 

記得會考英文的聆聽很慢很容易;但一上中六,老師要我們聽電台新聞,對我來說,就好像要猴子聽懂人話一樣。無論我翻聽幾多次,我總是不知所云。

 

十多年過去了,到現在也好不了多少。

 

神恩典讓我在港時教英文教了一年,苦了學生,卻造福了自己。教然後而知不足,那年去學phonetic,聽李阳怎樣教英文,開始看DVD只放英文字幕,五、六年功夫累積,也有一點功效。來美前考TOEFL,發覺聽力的部分,能聽懂九成以上,有些練習,能全部做對;大學二年級時也考過TOEFL,那時聽力最弱,相較起來,的確有所進步。

 

 

 

但來到美國,還是半個聾人。

 

CIU上課時還可以,多虧學校規定,講師在講課前,必須預先把簡報放上網,讓學生下載。

 

中學時上聆聽課,老師總喜歡把生字先寫在黑板上。當時覺得悶得可以的教學活動,今日就是我的救生圈。要不是備課 時把 教授會用的生字先了解清楚,上課根本跟不上;因為 一兩 個關鍵生字,會拖累了你整體的理解。教授的講學,基本上都圍繞簡報,所以不難理解。內容是自己熟悉的聖經、神學,講學有主題,順脈絡發展,所以聽不全懂,也能猜懂。

 

同學發問嗎?聲音來自課室任何一個角落,有大小的聲浪,有南北的口音,問題無跡可循,自然是不知所云!所以第一個學期,每逢同學發問,又掉進猴子聽人話的記憶。

 

 

日常生活應對嗎?

 

看電視有些看得懂一半,有些不知所云,像連續劇「24」,聽不明白。

 

同學問我問題,如果不是超簡單的,通常要問兩次。他聰明的,會重整他的問題,去掉口語俗語,說慢一點,少帶一點linking,讓我們明白。如果他有耐心問到第三次,我只有禮貌地傻笑,或憑僅聽到的 一兩 個生字胡答一番。

&nbs
p;

CIU畢竟有一個I字,代表國際,所以老師同學都很習慣我們這些國際學生,很有恩慈,很有耐性。也有不少美國同學來過我們家作客,由於他們的遷就,都相談甚歡。

 

有時候聽不明白的,反而是李珵的英語。

 

最難決定的,是我們聽力不好?還是李珵發音不準?

Advertisements

Comments on: "半聾半啞 之 聾的傳人I" (4)

  1. 哈哈!我也只有你開會時睡覺的回憶….

  2. 終於搞清楚留言的方法了……   有時後陪弟弟看美國卡通, 也會發現聽不懂 孩子的話, 總是比較難懂

  3. 喔….好像失敗了?!

  4. ……笨蛋 唔應該留o個句都留埋ti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