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不腐,戶樞不蠹

Archive for 八月, 2007

爸爸沒事

謝謝大家的代禱。

爸爸今天看了化驗報告,證實割出來的東西不是惡性腫瘤,他也鬆了一口氣。

我們一家人當然也很開心,感謝神。

請大家繼續為他禱告,希望透過這場虛驚,他了解到他需要救恩與永生。

Advertisements

珵珵7月18日日記──開學了

新學期來臨了,我回到學校認識了很多新同學,我的老師Miss Carter是我的老師,她很善良。

我今天在學校的時候,在簿子上記錄了昨天在學校做些甚麼。

我在學校還吃了美味的午餐,有豆角、栗米等。

飯後,我們到了小山丘上的遊樂場玩了一會,回到課室喝一點水,我們就上手工課。

放學前,老師叫我們把昨天的生活記錄在筆記簿裏。

 

回家後,媽媽教我中文。

珵珵6月21日日記──放暑假了

放暑假了!我很害羞,因為我需要上聖經班。但是過了一天我就很喜歡了。

公公和婆婆來了,我很開心,因為婆婆煮了很多好吃的食物給我。例如餃子、包子、饅頭、花卷、蘿蔔膏、年糕等。

紀碧珊姐姐也來探望我們,帶來了很多禮物,我最愛看打打殺殺的《碧血劍》,不過爸爸媽媽都說不好看。

除了聖經班,我還上了游泳班呢!很好玩啊。我學會了換氣、跳水,我玩得很開心。

爸爸去了以色列讀書,我們都很掛念他,但是每天我們都可以跟他在網路上通話和見面。

為爸爸禱告

還有些人問我回美了沒有,其實我不單回來了(二十天),而且已經開學了一星期,只是有些漫遊日記是回美後才寫,讓人覺得我還在流浪。

八月二十五日中午,爸爸將會進醫院做一個小手術,局部麻醉後,把臉上一顆不穩定的痣切除,然後拿去化驗,看是否是惡性瘤,因為醫生說有可能是皮膚CANCER。

父親今年七十,退休後一直推辭返教會,此番面對生命的無定,倒願意在長途電話中與我禱告,對他來說,也未始不是一個反思生命歸宿的契機。

人的盡頭,就是上帝的開頭。珵珵每天都主動、忠心地為爺爺禱告。

但爸爸的得救,還需要你的禱告

因為

我們相信

上帝聽禱告

半聾半啞 之 聾的傳人II

始料不及的,是來到耶路撒冷學習,竟掉進真正的美國英語世界。

 

除了 一兩 個澳洲、英國人外,教授同學一律是純美國人。

 

CIU遷就了我九個月後,現在無人遷就我啦!我這一期的同學,不是牧師,就是碩士博士,大部分是學術人。花五千美金來學以色列地理、考古,沒人想到要照顧唯一一個亞洲外語人。

 

沒有簡報,Handbook上課才派,當然不能備生字啦!

 

上課內容不再單是聖經、神學,而是考古、地質、石頭、歷史、人名、地名……

 

上課形式有少量課堂,大部分是烈日下在考古地點,教授喋喋不休考古、地質、石頭、歷史、人名、地名……,人人在努力抄筆記,連美國人都覺得難,有些字不懂寫;我嗎?聽懂也是一個問題。

 

聽不懂的生字,分兩類:

一、        讀過但不懂發音,猶如遠房親戚

二、        全新的「你」,猶如陌路人

 

第一類的,如Mosque(初聽以為是面具), adult(自小錯誤地把重音放在前面), 不少地名如Hazor夏瑣, Bet Shan巴珊等。這類的字需要相認,問了人家怎寫才知道是遠房親戚;當然,回答你的人可不一定知道你跟那字是遠房親戚,其實你早就認識它,只是靠聽覺認不出來而已;於是你唯有靜聽那位同學好心地為你詳細解釋字義,把一個研究生沒理由不懂的字再理解一次。其實你很謝謝同學的細心,只是怕同學覺得你太笨,所以我曾經聽過一個日本留美的男生疾呼:我英文雖然不好,但我不是笨蛋! 其實在外語世界裡,你怎能不認自己是笨蛋?

 

第二類的,如Mosaic(鑲嵌圖案), glacis(斜堤), Ossuaries(藏骨罐), clerestory(天窗), 地名如El-Amarna, Mari等,就真是陌路人。我想人聆聽時,不會逐字輸入腦袋;而是一邊聽腦袋就會把意思串連,也把已有知識融合,連猜帶想,就把意思整理出來。當然有時候會想錯,就產生誤解;說是聽錯,其實很多時是想錯。

當這些陌路字出現在陌生的內容時,通常我聽也聽不到這些字。考試時要填充這些字,我的記憶真是空空如也。派卷後 我問美國同學:教授講過clerestory這個字嗎?他答:對啊!他特意重覆了幾次!

 

無論是第一類或第二類的生字,每逢它們出現時,我就要從我的人腦裏search它們;但我腦袋處理這些生字的能力(拿聲音跟意思配對),就像一台386舊式電腦,loading非常慢,無論找到或找不到,幾秒後,教授已講到別處,我整段說話就不明白,只好Down機。

 

CIU讀書,重討論而少死記,重閱讀、書寫而少考聆聽;來到以色列不知變通,讀『聖經的地理及歷史背景』時,只抄了很少筆記,誰知考試大部分是填充,其他是選擇,結果遭滑鐵盧,第一次考試只得八十七分;而那些美 國 博士及牧師卻拿一百零五分(這科有挑戰題)

 

始知CIU之好,及自己已給寵壞。

 

按課程簡介,八十幾分只會得BB+,九十五分以上才可拿A,我只有跟神禱告,並許願,如果還能拿A,就剃光頭。(飄飄,這就是我許願的內容了!)

 

除了馬上買一本筆記本、留心聽,聽不明馬上煩同學以外,我如何能在短時間內提升聆聽能力?

 

幸好每到一個考古地點,門卷部總會派發小冊子,介紹那個地方的考古發現。大概沒有同學會讀這些小冊子,之前我也不讀;但為了幫助我這個生字盲,此後我的坐車時間就變了我的閱讀小冊子時間。也真有效,剛聽不懂或不懂串的生字,大部分都能從小冊子裡找到,而且寫得比教授講解更詳細。 當然我也借了兩位女同學的筆記,加上小冊子,我的筆記就補充得八八九九。

 

稀有的自由時間,同學都會趁機到城裏遊覽,反正我也來過,就多留一點時間整理筆記與溫習。皇天不負有心人,第二次考試進步了七分,雖然還未到九十五,但我也很滿足,欣賞自己的積極態度。

 

長話短說,此科終於以我的光頭收場。也不是我考得特別好,只是原來三次考試只佔總分的40%,其他30%是事前90小時畫地圖的功課,15%是每晚寫報告(寫了二十一個)15%是勤到與課堂參與,只要用心,那60%可拿滿分。

 

這是一個半聾的人讀書,還能常常拿好成績的原因。

 

半聾半啞 之 聾的傳人II

始料不及的,是來到耶路撒冷學習,竟掉進真正的美國英語世界。

 

除了 一兩 個澳洲、英國人外,教授同學一律是純美國人。

 

CIU遷就了我九個月後,現在無人遷就我啦!我這一期的同學,不是牧師,就是碩士博士,大部分是學術人。花五千美金來學以色列地理、考古,沒人想到要照顧唯一一個亞洲外語人。

 

沒有簡報,Handbook上課才派,當然不能備生字啦!

 

上課內容不再單是聖經、神學,而是考古、地質、石頭、歷史、人名、地名……

 

上課形式有少量課堂,大部分是烈日下在考古地點,教授喋喋不休考古、地質、石頭、歷史、人名、地名……,人人在努力抄筆記,連美國人都覺得難,有些字不懂寫;我嗎?聽懂也是一個問題。

 

聽不懂的生字,分兩類:

一、        讀過但不懂發音,猶如遠房親戚

二、        全新的「你」,猶如陌路人

 

第一類的,如Mosque(初聽以為是面具), adult(自小錯誤地把重音放在前面), 不少地名如Hazor夏瑣, Bet Shan巴珊等。這類的字需要相認,問了人家怎寫才知道是遠房親戚;當然,回答你的人可不一定知道你跟那字是遠房親戚,其實你早就認識它,只是靠聽覺認不出來而已;於是你唯有靜聽那位同學好心地為你詳細解釋字義,把一個研究生沒理由不懂的字再理解一次。其實你很謝謝同學的細心,只是怕同學覺得你太笨,所以我曾經聽過一個日本留美的男生疾呼:我英文雖然不好,但我不是笨蛋! 其實在外語世界裡,你怎能不認自己是笨蛋?

 

第二類的,如Mosaic(鑲嵌圖案), glacis(斜堤), Ossuaries(藏骨罐), clerestory(天窗), 地名如El-Amarna, Mari等,就真是陌路人。我想人聆聽時,不會逐字輸入腦袋;而是一邊聽腦袋就會把意思串連,也把已有知識融合,連猜帶想,就把意思整理出來。當然有時候會想錯,就產生誤解;說是聽錯,其實很多時是想錯。

當這些陌路字出現在陌生的內容時,通常我聽也聽不到這些字。考試時要填充這些字,我的記憶真是空空如也。派卷後 我問美國同學:教授講過clerestory這個字嗎?他答:對啊!他特意重覆了幾次!

 

無論是第一類或第二類的生字,每逢它們出現時,我就要從我的人腦裏search它們;但我腦袋處理這些生字的能力(拿聲音跟意思配對),就像一台386舊式電腦,loading非常慢,無論找到或找不到,幾秒後,教授已講到別處,我整段說話就不明白,只好Down機。

 

CIU讀書,重討論而少死記,重閱讀、書寫而少考聆聽;來到以色列不知變通,讀『聖經的地理及歷史背景』時,只抄了很少筆記,誰知考試大部分是填充,其他是選擇,結果遭滑鐵盧,第一次考試只得八十七分;而那些美 國 博士及牧師卻拿一百零五分(這科有挑戰題)

 

始知CIU之好,及自己已給寵壞。

 

按課程簡介,八十幾分只會得BB+,九十五分以上才可拿A,我只有跟神禱告,並許願,如果還能拿A,就剃光頭。(飄飄,這就是我許願的內容了!)

 

除了馬上買一本筆記本、留心聽,聽不明馬上煩同學以外,我如何能在短時間內提升聆聽能力?

 

幸好每到一個考古地點,門卷部總會派發小冊子,介紹那個地方的考古發現。大概沒有同學會讀這些小冊子,之前我也不讀;但為了幫助我這個生字盲,此後我的坐車時間就變了我的閱讀小冊子時間。也真有效,剛聽不懂或不懂串的生字,大部分都能從小冊子裡找到,而且寫得比教授講解更詳細。 當然我也借了兩位女同學的筆記,加上小冊子,我的筆記就補充得八八九九。

 

稀有的自由時間,同學都會趁機到城裏遊覽,反正我也來過,就多留一點時間整理筆記與溫習。皇天不負有心人,第二次考試進步了七分,雖然還未到九十五,但我也很滿足,欣賞自己的積極態度。

 

長話短說,此科終於以我的光頭收場。也不是我考得特別好,只是原來三次考試只佔總分的40%,其他30%是事前90小時畫地圖的功課,15%是每晚寫報告(寫了二十一個)15%是勤到與課堂參與,只要用心,那60%可拿滿分。

 

這是一個半聾的人讀書,還能常常拿好成績的原因。

 

康河水影

零七仲夏,獨遊康橋。康橋揉合古典現代、人文自然,和諧臻於至美。其中獨具靈氣,維康河矣。客多結伴泛舟,余憶內人。恁揮衣袖,雲彩不去。踟躕柳下,遂作此。

 

我坐在康河柳下看艇

撐艇的人在細數康橋

艇上遊人在轉頭看我

我在水影中尋找著你

 

那似曾相識的翠柳

從詩經中旅行過來

依依蔓垂到水面

盪漾著你的漣漪

 

河上成雙的水禽

不是異鳥,是鴛鴦

她撩起紅腳掌搔首

在伴侶前顧影弄姿

 

我又如何能夠泛舟

千山是獨行的身影

欸乃聲在我背後搖曳

搖曳是觸不到的康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