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不腐,戶樞不蠹

Archive for 十二月, 2007

父母對信主的回應

讀經當中,我多番問到當晚他們決志禱告的決定。父親總結:

「 郭 教授口才真很好,不可抗拒!不過這事情勉強到底不行,我還是未信。」

「如果真的可以繼續打麻將,那也不是不能信;如果不給,老實講句,就不信了!」

「我遲早會信!不過不是早信,是遲信!」

 

 

母親嗎?起初幾次總不直接回答,只說她不會返教會。後來也確切承認了是信,但怕返教會睡覺,所以信了也不會返教會。父親又插嘴:

「不是喔!教會你總要返的,最多不每星期返而已!」

父母親有時跟我無意的合作,比任何傳福音partner配合得更無間。

 

這次母親信主,我當面的問父親,「給不給老婆信?」父親答:

「以前是不給。現在是給,但各有各信,不要逼我就可以!」

 

其實母親以不想在教會睡覺為理由抗拒信耶穌,始自咸豐年代。她也真的差不多逢聚會必睡,唯一蘇如虹感人的見證那一次不睡,就決志了。我也曾懷疑過是撒旦搞鬼,但其實母親學英文時也睡得很熟,那就不一定是屬靈原因了。睡覺在我看來,不是大事,能明白真理就好了。所以我一直以為那是母親的托辭。她總說:

「阿良!我去到教會!一天到晚睡覺,你丟面啊!」

我只有一再綜述從小到大我在教會與課堂睡覺的悠長歷史給她聽,證明人人都知我習慣安息在悶蛋講解員的話語中。

母親說:

「阿良!不是怕你丟面而已!我老實告訴你:是我不好意思!我不想去睡覺,讓人覺得我不尊重!但我又控制不到不睡覺!」

 

 

如此看來,母親的良心比我高尚一層了。我多年睡覺,口水滿面,已蓋得我厚顏無恥。(當然,比起我的後輩哈海山,他肯定是青出於藍)

為了鼓勵母親,我還是跟她講那個聽保羅講道,因困倦從三樓掉下去的少年猶推古的故事,以證明聽道睡覺,是自古有之的事。

母親與我兩代人睡覺的故事,除了我倆母子要反省外,也值得各傳道、老師反思:到底是訊息本身悶人,還是表達方式悶人?神的道千古不變,不代表傳道方法千古不變。媒介本身,就是訊息,相信阿潘明白這道理,比很多傳道人深刻得多J

母親的出路,是加入一些互動性重的小組,讓她能在參與中主動學習、體驗真理。大佬、桂芳姐,你們能幫她找到嗎?

 

 

Advertisements

父母讀經

 

父母到步的第二天,就開始了與他們讀聖經。

 

八年前我還在泰北,父親來探望我倆,那時也跟他看過創世紀第一章。聖經又不是一百四十四隻麻將,父親當然把六日創造忘得一乾二淨。

 

可這一次父親卻學得用心。

 

父親沒有受過甚麼教育,聖經不少字都不懂讀,「拿撒勒」、「亞伯拉罕」讀很多次都讀錯,卻單純得像一個小孩,學習態度比很多中學生好得多。第一天我們讀了一章,他說太多記不住。原來他學習的意思,就是把所學的記住,重新講一次給我聽。第二天開始,我就把篇幅減到十到十五節。後來,他又說文字太深,我們就棄用「和合本」,改用「當代聖經」。解釋嘛?盡量採用父母能明白的話語,譬如說:施洗約翰是耶穌的先鋒,只是「跑龍套」;耶穌才是「正印」、「小生」。

父親手上拿的,竟是一本英文聖經!

 

讀了兩個禮拜,父親竟然能頭頭是道地把福音講一次我聽,看見他的進步,真的感謝神。

 

母親嗎?從她身上看到很多我讀書的影子:不留心聽講和不時睡覺(三個人也能睡!)

但讀到創世紀第三章亞當把吃禁果責任推到女人身上時,媽卻被『觸動』了,馬上高聲罵父親:「對啦!對啦!這個男人就是有「鑊」()找我背的了,一生如是!」當然,母親對夏娃推卸一節,卻沒有甚麼反應。那天以後,父親有兩天不願意讀聖經。

 

讀到撒旦試探耶穌,就順帶跟他們讀撒旦與眾鬼的來源。否定了輪迴、人死變鬼等信念後,我問:

「怎麼樣?明不明白?有沒有問題?有沒有反駁?」

父親接受聖經所說,提供的理由卻令我啼笑皆非:

「沒有問題!阿良你將來出來傳道(原來我過去沒有傳道?),如果連你父母都不信你所講的,別人怎麼會信你?沒問題的了!我們都信!」

母親對父親說:

「啊!甚麼時候你變得那麼為阿二(我排行第二)著想?」

一天在學校餐廳跟父母親讀完聖經後,父親拿我剛才跟他講解的道具,重新在桌上的Time Line用大小紙巾講明創造、上帝、耶穌、以賽亞、施洗約翰、耶穌與末世審判,然後總結:耶穌基督降世,拯救罪人,我也懂講啦!

頗得意洋洋的!

也真的值得驕傲,

值得感恩。

 

父親閉起眼睛,難道在禱告?

父母「信主」

第四個感恩,也是最大的感恩,是母親信主,父親更認識主。

 

 

 

 

邀父母過來,最大的希望是完十幾年的夢,希望多一些時間陪他們,帶領他們信主。

 

母親過去最靠近信主的一刻,是在大哥教會的佈道聚會,聽了蘇如虹的見證,受感動舉手決志。不過剛離開禮堂,就給父親責罵,所以馬上改變決定。父親呢,本來答應了哥與我退休後信主,給了我倆過多的希望,不過退休後又喜歡過自己的生活,所以沒有遵守諾言。

 

來美後,由於言語不通,父母除幫忙家務外,實在無所事事;所以對於上教會與閱讀聖經,都沒有大抗拒。實際上來美前,媽媽曾鼓勵妹妹,說:你的神會幫助你!媽從來不說這樣的話,所以妹妹特別告訴了我。我想:可能母親的心已預備好了。

 

來美後一星期,碰巧華人教會學生團契舉行福音聚餐,就帶父母去吃去聽。講員是此地大學的名教授,是香港人,姓郭,熱心傳福音與建立教會,一向為我所欽佩。會後,竟得他與父母親談,用廣東話講解信仰,分外清楚與明白。按爸爸事後的說法, 郭 教授的講解非常好, 郭 教授的邀請令人難以抗拒。實際當晚他傳福音,並沒有給父母半點拒絕的機會。他邀請父親決志時,並沒有問父親好不好。

 

教授:我現在就帶你做一個禱告,請耶穌進入你心中吧!

 

爸也清醒非常,馬上面有難色說:這個,禱告嘛!還是先不要吧!

 

教授繼續鼓勵:我以前信主也是模模糊糊,不太清楚的,先試試,以後會明白更多。

 

爸爸繼續支吾以對之時,媽突然插口:人家為你禱告只是祝福你吧!你怕甚麼?

 

我坐在旁邊,明明知道這是決志禱告,不是為父親祝福;當然,我比媽媽清醒,所以並沒有澄清。上帝竟用還沒有信主的媽媽,推爸爸向前邁進一步。

 

爸爸在兩面鼓勵底下,「難以抗拒」,就握著 郭 教授的手一句一句地做了人生第一次決志禱告。

 

教授很遵守男人為頭的教訓,帶領父親決志後,才問母親是否要信主,母親沒有推辭,也跟著教授做決志禱告。

 

我坐在一旁,一方面高興,來美才一星期,就看見神應允了我跟哥十幾年的禱告。但一方面,我也不敢高興太早,要在父母沒有壓力底下,再問清楚他們的意向。

 

無論如何,哈利路亞。感謝神,也感 謝郭 教授! (待續)

父母訪美

 

十一月十九日,爸媽趕及在感恩節前到達南卡,以感恩開始了他們的美國之旅。

 

十八日途經紐約,表哥接機、洗塵,第二天送他們到機場飛來南卡前,還預備了一個手提電話給他們在美使用,可謂照顧周到,也是感恩之始。

 

父母在美度過了他們人生的第一個感恩節,到了不同弟兄姊妹的家中,享用了豐富的各省中國美食,是第二個感恩。

 

感恩節後,就到了我跟昱這學期的衝刺時期。我倆感恩的是:父母來了,我倆從父母再次變回孩子。煮飯、洗碗、家中雜務與教兩個孩子中文的責任,全然付託兩老。我倆忽然變成了名副其實的全職學生。昱的感覺最大,因為平常為妻為母的責任最重,所以得釋放的快樂也最大。

 

第四個感恩,也是最大的感恩,是母親信主,父親更認識主……(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