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不腐,戶樞不蠹

Archive for 二月, 2009

When you believe

Whitney Houston & Mariah Carey 的 When You Believe蘊含豐厚的屬靈意義,是我家的飲歌。

 

不斷重復的副歌,告訴我們一家四口: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Though hope is frail, it's hard to kill
Who knows what miracles you can achieve
When you believe, somehow you will
You will when you believe

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有信心,不疑惑,不但能行無花果樹上所行的事,就是對這座山說:『你挪開此地,投在海裏!』也必成就。你們禱告,無論求甚麼,只要信,就必得著。                                                                             太21:21-22     

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                                                     可9:23

我實在告訴你們,這麼大的信心,就是在以色列中,我也沒有遇見過……耶穌對百夫長說:「你回去吧!照你的信心,給你成全了。」                         太8:10,13

耶穌轉過頭來,對她說:“女兒,放心吧,你的信心救了你。”她的頑疾就立刻不藥而愈。                                                                                                     太9:22

耶穌說:「你們信我能做這事嗎?」他們說:「主啊,我們信。」耶穌就摸他們的眼睛,說:「照著你們的信給你們成全了吧。」                                 太9:28-29

「婦人,你的信心是大的!照你所要的,給你成全了吧。」從那時候,她女兒就好了。                                                                                                          太15:28

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種,就是對這座山說:『你從這邊挪到那邊。』它也必挪去;並且你們沒有一件不能做的事了。              太17:20

信心是甚麼?信心是對所盼望的事有把握,對不能看見的事能肯定!(來11:1) 信心是非理性的!神蹟是反科學的!講禱告時,耶穌不像栽培八課,先教我們四種上帝不聽禱告的原因,怕禱告不蒙垂聽時打擊了我們。耶穌只說:你若能信,凡事都能!

耶穌的教導,是「過籠」的教導,是義無反顧、一去不回的教導;非如此,不算信心;非如此,山不會移,海不會開。

Who knows what miracles you can achieve
When you believe

我前上司寶瑩雖未信主,但她對信仰的掌握玲瓏剔透:「信仰根本就需要「迷信」,若不迷下去,怎算信仰?」

屬靈自有屬靈的規則,若非堅執的信心,如何能釋放屬靈的力量?主教我們信,就讓我們信吧!

上一期的Time的題目是How Faith can Heal,沒有信仰的醫生也要承認,病人若相信神將醫治,他們痊癒的機會的確較大。科學界只是發現,信心能令身體產生化學變化,幫助病人好起來。我們卻知道,除了這種神賦予的自力外,尚有一種偵察不到的屬靈外力,叫神蹟發生!

 

Advertisements

悼Mena Fung

剛從大峽谷回來,就收到Mena安息主懷的消息。

取消探望中中的行程,與中信現執行主任Abertina與她丈夫趕赴Petaluma,參加Mena的追思禮拜。

Mena是我跟昱在中信當宣教士時的上司。當初她跟柏哥與Patrick Fung商談我的宣教士身份時,給我的印象是:不算擅於辭令。

但她的文字工作卻是一流,統領香港中信也赫赫有能。她初到香港中信時,只有三位同工,《中信月刊》在港的印行量約為一萬份,蒙上帝的恩典,到她卸下執行幹事的職任時,同工已增至十多人,月刊的發行量亦增至七萬份。(現在約十一萬)

她在我倆當宣教士的生涯裡面,位置可謂舉足輕重。出工場之時,我年方廿五,初生之犢不畏虎;上帝要磨練我們,讓我們走入一個積年多病的工場。在我們之前,已有七、八個宣教士受傷離去。 我們也不例外,受了不少委屈與冤枉。 Mena在這個時候,卻成為我們後方的支柱。她不斷透過電話了解我們的情況,與我們一起禱告,跟我們同走一段泥濘之路。後來情況惡化,看來我們要腰斬宣教之路,帶傷解甲歸田;但她並無退縮,反而秉公向國際中信力陳事實,又找來資深宣教士,伴她微服出巡,親訪泰北村莊、學校與教會,察明真相,還我們一個清白……

來這個小鎮送行Mena的,不足百人。Mena一生默默耕耘,躬身草莽,不求聞達。這樣的一個告別禮,很合她的品味行止。當她看見千萬的天使與聖徒迎接她時,可能有點受寵若驚,但她也不該意外,因為有人在地已得賞賜,而她得的還少。(太6:1-2)

閱讀場刊裏的生平事略,才知道Mena是新聞系出生,怪不得有那種堅執的公義感;而她的正義之舉,扶植了我倆繼續投身宣教之志,叫我明白大道之行,除了懷抱愛以外,也須秉行公義,謙卑地與神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