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不腐,戶樞不蠹

Archive for 五月, 2011

不為佈道201105

三月梢   春寒   新會   

         東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

         日本地震後,迎接我家回港的,是料峭的春寒。趁深圳尚未有小學收珵、蘅插班,一家跑去古兜溫泉抗寒;畢竟,被泰南烈日曬慣的身軀,已不耐寒。

         自新會汽車總站,轉乘計程車到溫泉,需時六十分鐘。在車上,開始跟司機聊起天來。

         聽他點評了新會與江門的市領導後,我試著想怎樣打開傳福音的話題。

         地震與末日吧,該是最合時的話題。

你信不信有世界末日?

哪裡會有!都是迷信與騙人的玩意。

    這樣的回應,怎樣接下去?天哪!

          沒有急才,只有橫著來直接提聖經與耶穌。

我家都是信耶穌的,聖經可有提到地震與末日呢!聽過耶穌沒有?

哪裡會聽過?天天工作十二小時,外面的世界是怎樣都不知道。     

    這答案可令我驚奇,不過更好,就把福音與見證傾倒在他身上,叫他無處可容,老婆在後座也加一把勁倒。談著談著,六十分鐘就如春風抹過,不著痕跡。

         到了溫泉村外,才記起來得倉卒,竟忘記帶泳衣泳褲。司機是識途老馬,把我們帶到賣泳衣的店舖,一條泳褲才十塊。他掛著微笑,在車內替我們看管行李。

         到達溫泉村,結帳之後,司機滿懷認真地對我說:「好吧!聽你講耶穌講得咁好,我會找個教堂,跑進去信耶穌。

         我們得了廉價的泳衣,他得了無價的恩典,真是料峭春寒裏的一股溫泉。

古兜溫泉

五月端    夏熱    曼谷

      天涯倦客,城外陌路。

         於清邁、清萊遊訪舊雨故友後,行色匆匆,連夜兼程到繁忙擁塞的曼谷。

         舊學生盛意拳拳,要請我們到曼谷城外教會與他的牧者一聚。他坐了三小時公車進城領我們同去。為免晚上趕不回來,不得不坐計程車前往。

 主啊!一小時的車程,求你給我們見證的機會。

         上車前我這樣禱告。

         與學生高談闊論教會之時 ,瞥見司機時而傾耳聆聽,時而點頭微笑。

         車行中途,我拿刀截斷了與學生的對話,俯前問司機:

你聽過了耶穌沒有?

     答案像五月的曼谷氣溫忽然降到十度一般叫人驚異:

我本來就是耶穌的fans,你看我,手臂上也有耶穌的紋身!

那你信了主沒有?

還沒有,不過我姐姐是信的,我朋友也邀請過我去教會。

         這真的是剝了殼的榴槤,不吃就白賠了。

         我的泰語雖無漢語流利,但還是口沫橫飛地解釋信仰。問他信不信,他說暫時還不信。

         香港忽然打來長途電話,於是我的學生就接力;他像上了講壇,把靠信心Vs靠行為得救解釋得白裏透紅,我單憑右耳也聽得靈台空明,清晰明瞭。

         放下電話後,我問司機承認自己是罪人嗎?  他說:

我根本就是一個罪人。

那你承認耶穌是獨一的真神嗎?

這個嘛!還要想想。

         傳道至此,該小休半場。大家又自由閒聊,昱間或又鼓勵司機兩句。

         到達目的地,付錢之前,像對榴槤契而不捨的愛一樣,我問司機:

你要趁著今天這個機會接受耶穌嗎?

    想不到他像接受小費一樣坦然,說:

好啊!

    學生的母親已經雀躍地開門,探頭進來合什說Sawadi Ca,卻被昱推回去說:

等等,先跟司機決志禱告。

    我們請學生帶領司機禱告,全車歡然,伴著雲上的天使歌唱跳舞。開門出來,雖是盛夏,卻迎來 一股透心涼的舒泰。

在學生的教會裡帶領查經


五月中  夏熱   素叻他尼

         日暮酒醒人已遠,滿天風雨下西樓

         昱認識婚姻觸礁的碧,是半年前開始在素叻教書之時。昱教中文,碧教電腦,二人相識於午飯桌上。

        吃著學校廚師專門為昱泡製的肉片炒包心菜,二人從學生談到興趣、讀書、工作、孩子等人生經歷,很自然,碧知道了這位泰文很好的外國人是信耶穌的。

          碧好像總愁眉深鎖,兩星期後,還絕跡於飯桌;原來是飯菜沒放辣椒,失卻泰味,寧願頂著烈日往外尋食。

         一天中午,昱專門去電腦室找碧,

最近好嗎?今天要到外面吃飯嗎?讓我跟你作伴!

        碧面色不太好,勉強掛上一絲笑容:

還好,沒關係的,就在學校吃吧!

        碧吃著淡而無味的飯菜,開始述說她與丈夫間的風風雨雨。丈夫好像離她越來越遠,碧心裏愁苦,把這個不吃辣的外國人當成傾訴的對象。

        昱不單借出了一對聆聽的耳,還介紹了一位好朋友與聯絡好朋友的方法給碧。每次傾吐哀情以後,昱與碧都合什閉眼,一同把婚姻的問題帶到這位朋友面前。

         自港歸來,昱和碧通過幾次電話,每次總少不了打通天地線,把碧的眼淚存放在雲端好朋友的小瓶中。

         時候到了,如今就是。昱請了碧在家附近 吃飯,跟老公說:

今天打算跟碧傳福音,你一起來吧!

好啊!記得約一個本地姊妹一起去。

老早約了Gift了。

        酷熱的晌午不願意釋出一絲風,在餐桌上,碧一杯接一杯喝著冰水,細訴著比環境更熱的焦慮。

他真的有了外遇嗎?……我天天去窺探他,如果他知道了,一定更憤怒……我開始瘋狂買東西,不問價錢。

        昱理解她,安慰著她:

你感到受傷,對他沒信心,才會這樣做。只有耶穌能幫助你,與你風雨同路。

我怎樣才可以成為基督徒?有甚麼程序或者儀式嗎?

        我們驚訝於她的積極,她面上忽然顯出罕見的笑容:

韓老師每次跟我談話,除了主耶穌也不講甚麼,所以我對耶穌很熟悉,很有好感。

        我們邀請Gift帶領碧作決志禱告,碧抬起頭時眼角帶淚,面含驚喜:

我禱告時眼前一直浮現著銀色的十架,有光,還有耶穌的樣子,這是怎麼回事?

這是耶穌在向你顯明呢!祂真愛你!

        對!祂真愛我們每一個!耶穌真是風雨裏的陽光!

 

石之解說

一、不為佈道

       這三個生活片段裏,都有一個相同之處,就是「不為佈道」:佈道不是原有行程,不是設計活動,原本我們是旅行、探訪與教書。但「不為佈道,卻處處佈道」,正是我倆有儘多虧欠,卻想在生活中實踐的。在生活中佈道,得時不得時,總要傳道。對一群雙職信徒來說,神放了一些人在我們生活中,是別人無法接觸到的,若我們漠不關心,這些人就一生與福音無緣。我們能不能,不把責任推給專職傳道,認為自己打的是世俗工,就沒了傳道的責任?我們能不能,不要只在教會辦的福音活動、短宣中才傳道,而在沒有計畫佈道的生活中,也處處佈道?

二、不做「個人」佈道

      這一點為宣教原則:宣教士在工場不要做個人英雄,宣教士的成功在於本地信徒起來承擔使命。十九世紀傳「三自」觀念入華的宣教士倪維斯,佈道足跡有三千英哩,但他從不獨自行動,總夥同一個中國信徒連袂佈道。我倆學習在宣教工場若帶人信主,總找當地信徒帶慕道者決志禱告,找當地教會跟進。


感恩

3/22—4/25述職期間

一、第二年了,不靠人際關係,沒有桌底送錢,我們還是找到了國內的小學免費給珵、蘅插班讀了一個月書。珵讀二年級,蘅讀一年級,都跟得上進度,普通話中文大有躍進。

珵珵與二年級班主任鄭老師

蘅蘅在一年級

二、昱在港找到了一天只教三節的代課教職,輕鬆教了十天,賺了家用,又得傳福音。

三、石除在深圳接送孩子、買菜煮飯洗碗外,也在香港佈道、推動宣教與建立教會,共帶領了十八場聚會。

受阿茂邀請,到中華神學院分享「教會增長」,我請埋洪洪去。

老家少年區

四、昱的工作簽證前半程序順利在香港辦妥,後半將在泰國辦理,若得通過,一家將得一年簽證。

五、與親友有美好的團聚,特別珵、蘅得到了親友加倍的疼愛。 

與哥一家到長洲沙灘玩

4/26—5/9 探訪期間

一、參加宣教士退修會與探訪泰北同工,都有美好的交通。

探訪新生命戒毒所張雨及卓映雪老師

二、在曼谷探訪學生與永沐主恩堂,能彼此造就。

昱在永沐主恩堂講道(閉上眼也可講道?)

5/9—5/27回歸素叻他尼,重返規律生活

一、昱多找到一份在大專裏搭教中文的教職,一星期三節課。連原來小學的教職,她現在一星期教三天課,課擔剛好,不重不輕。

二、珵、蘅的小學給我們更大的彈性,一星期有八節空堂,四堂自修中文,四堂自修英文。孩子初步適應不錯。


代禱

一、一家學習泰文突飛猛進,珵、蘅能找到合適的英文老師,在空堂教導他們寫作。

二、我倆能協助本地同工與信徒建立更健壯的教會,八月香港來的短宣隊與本地教會協作更深入,能帶來長久的果效,各教會質量並進。

三、石能完成寫書的計畫

四、沙田堂的一位姊妹愛玉六月頭會在我家體會宣教生活兩星期,求神啟示她。

五、為新信主的碧之成長及她與丈夫之關係禱告。

六、為華人家庭教會的成長與傳福音禱告。

華人家庭教會領袖孫老師一家與我們到布吉接孩子兼旅行,同行有送珵、蘅回泰的香港傳道人Pauline & Debbie,還有慕道中的李老師。

七、為永沐主恩堂成功推動小組禱告。


救災

截至目前,泰南水災共籌得$33510港幣,災區教會已使用$25000幫助災民;第二期的善款將用在較長遠的重建計畫上。20116月號的中信傳書亦有報導,請大家參看。http://www.ccmhk.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6526&Pid=16&Version=111&Cid=37&Charset=big5_hkscs

感謝弟兄姊妹作在主身上的美事。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