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不腐,戶樞不蠹

Archive for 十一月, 2011

尋人啟事:提摩太201112

              尋人啟事:提摩太

 

    最近跟差會同工通電郵,她說我們夫婦在眾宣教士同工中,算是年輕。我年已不惑,尚算年輕?遙想當年,昱昱初嫁,我倆聯袂上工場,年方廿六(平均🙂,才算雄姿英發。

 

    香港宣教士距離上兩世紀在西方湧起的宣教年輕浪潮,看來已遙不可及。我們所熟知的宣教英豪,大多是十來歲立志宣教,廿來歲已踏上征途。不信?讓我們看看:

   

宣教士

立志宣教

踏上征途

富能仁

《山雨》,栗僳使徒

18

20

戴德生

內地會/海外基督使團創辦人

12

21

伊利克

火戰車」,奧運四百米金牌得主

自小

23

劍橋七傑

大學時期

22-24

耶德遜

緬甸使徒

22

24

賈艾梅

印度之母,《若》的作者

19

26

克理威廉

近代宣教之父

20出頭

32

 

用香港流行語,可以這樣說:今日上工場的,應該是八十後;而九十後正要接力。富能仁、戴德生、伊利克、劍橋七傑、耶德遜與賈艾梅,哪個不是廿來歲就上工場?克理威廉32歲才上工場,算是老了;不過在那個年代,他是宣教先鋒,不免要多花時間克勝反對的聲音。


  年輕宣教的好處


一、學習語言佔優

 

       我可能患有「學習語言障礙症」,十八歲開始學普通話,學了三次初班,到第三次在中文大學修「國語I」,還是分不出唸不準各聲母、韻母與聲調,那學期老師給了我一個c-,我猜是全班最差。

 

    學普通話只是學聽學講,可以想像後來我在曼谷學泰語,要兼顧聽、講、讀、寫那種慘況。泰國與香港的語言老師好像串通似的,泰語I我又成了最差的學生,老師建議我「重讀」。可幸那時我廿五歲,沒有天分但記憶力還未衰退,也沒有孩子纏累,上午上了四小時課後,下午還可以用四、五個小時來溫習、練習。同校有不少四、五十歲經驗豐富的牧師初為宣教士,一起學語言,但長跑下來,愚鈍的我最後還是學得比他們好,因為他們的壯年已經奉獻給本土教會,現在精力、記憶力與集中力都不夠。

 

    當年我兩夫婦只學了半年泰語,就要匆匆開展工作。但日常泰語溝通,都無大障礙;讀泰文聖經與用泰語講道,可勉強應付。如果我四十歲才出發,相信在工場只有做旁觀者的份兒。因為語言是溝通的鑰匙,語言有砂石如我,就像鑰匙生鏽,開門有點不順;若語言溝通有三、四成不通,那就像鑰匙錯配,連門也開不了。

 

    年輕踏上宣教工場,才有把握學好語言。

 

二、投入異文化佔優

 

       文化也一樣,越年輕就越容易適應與欣賞異文化。好像要我的父母不聽粵曲改聽Rap歌,難於登天。又如我爸出外旅行時,每一餐都要吃飯,他不能改吃漢堡。然而我廿五歲到泰國時,卻滿有興趣買當地的流行歌來聽,學用手捏糯米飯吃,學盤膝而坐、處熱不驚,學手洗衣服,與蚊蟲為伍。廿來歲的年輕生命,是濕潤的陶土,可隨造物主而塑;年長了就像已入過烤爐,要轉變就要經歷打碎再造,痛苦較深,成功率較低。

 

三、得著年輕群體佔優

 

       泰國的牧師對我說,此地青年普遍不認真讀書,毒品與濫交的問題頗嚴重,年輕人破壞社會秩序,成為國家的負累,政府也束手無策。泰國教會勢單力弱,絕少能兼顧青少年事工。就算有心兼顧,若年齡懸殊,鴻溝也大,溝通事倍功半。內子也有在泰國教會裡訓練幾個十來歲的青年領袖,但總覺對著年輕人像老鼠拉龜,無處進入他們的世界;但暑假來了一個不諳泰語的短宣女孩,才廿出頭,一邀請她來小組,這些學員馬上精神奕奕,目不轉睛聆聽,主動舉手發問,心靈敞開,毫無阻隔。

 

    其實這豈止是泰國的現象,在宣教地掙扎起步的教會,難言有青年事工;但得著年輕人,就是得著國家的未來。年輕的宣教士,最能得著年輕群體。

 

四、事奉年日長佔優

 

       薑不老不辣。「辣」代表老練,代表揮灑自如。宣教士開始得心應手,通常始於「十年辛苦」以後。若四、五十歲才到工場,到游刃有餘之際,已屆退休之年,有心乏力。年輕宣教士未有兒女,父母未到需要照顧之年,輕身上路,本來就跑得快;經過熬練,到成熟時正是如日中天,還可普照二、三十年,前途自然無可限量。

 

動員青少年參與跨文化宣教

 

一、宣教的先行者

 

       不少人問我動員青少年參與宣教的要訣,慚愧地說:我沒有甚麼秘訣。我唯一佔優的地方是:曾經宣教四年,爾後回港建立教會,才再上工場。內地會是戴德生在中國宣教七年後才回英國建立的,他有了實際經驗,看清楚形勢需要,始能呼召千百來者,隨他回中國進入內地,開創普世宣教離開沿岸進入內地的第二波運動。

 

       香港兩位著名的青年事工培訓者感嘆,他們的青年宣教事工走得很慢,自嘲說:「有怎樣的師傅,就有怎樣的徒弟。我們不是宣教士,自然培養不出宣教的徒弟。」如此反省正好提醒我們:為人師的,請盡快上路。若自己走不開的,請盡快差出第一位宣教士,年輕最好。天地悠悠,必須有從「家」出發的先行者,「家」中幼小才敢放膽起步。

 

二、熱心宣教的年輕群體

 

       「細胞小組宣教網絡」是香港動員青少年參與宣教最成功的群體,開放心懷觀察他們,有可能得道致用。他們差出了無數今日普遍教會認為未合資格的青年,在世界各地極有需要的地方學習宣教。

 

       若要點燃你教會青年宣教的火,鼓勵他們與大群燃燒宣教之火的年輕人聚集,鼓勵他們參與宣教刺激會!一、二世紀前大學生宣教運動的年輕人與今日的年輕人並無分別,都喜歡群體,喜歡聚集,喜歡忘情忘我地禱告呼求,不要擔心,讓他們炭燒炭,盡情燃燒吧!

  

三、高階訓練、前線參與


       礙於語言不通,一般跨文化短宣隊都只能旁觀,像遊覽博物館般聽資深宣教士講解。對他們來說,跨文化長宣自然是又難又不可能。我母會的泰南跨文化短宣卻走「高階訓練、前線參與」的路線。每年短宣隊員須接受超過十次訓練,除認識當地文化與教會外,最吃重的是語言訓練。我們期望隊員能以泰語自我介紹,簡單地講述見證與福音。當然第一次去的隊員大多做不好,但兩三年後,他們就可用簡單泰語和當地人溝通。然而,所謂「下策攻城,上策攻心」,最重要是激發隊員對泰國有長遠的負擔,有了負擔後,他們就會自發跑去工聯會、香港大學或聽內子的泰語MP3,繼續進修泰文。

 

 短宣的策略是與當地教會合作,進到大、中、小學裡教授中、英文,建立關係後,由當地教會在課室裡佈道,然後由當地教會跟進果子。團隊有在泰國體驗宣教一年的,有在港大副修泰文的,也有經常帶隊到泰國的導遊;而每次隊員在泰人前說泰語,無論流利與否,都叫他們嘖嘖稱奇,打開了他們聆聽的心。學員經過高要求的訓練,能參與前線的工作,攜手帶領上千的學生決志信主,親身體會群羊缺乏牧人牧養,自然催動他們回應大使命的心,願意順服聖靈的呼召。

 

結語

       保羅揀選宣教的團隊時,相中了年輕的提摩太。提摩太年輕可塑,願意為宣教犧牲,甘願行割禮(16:3)、甚至坐牢(13:23),又與保羅同心。(2:20-22)今日的提摩太在哪裡?提拔和訓練提摩太的保羅又在哪裡?

代禱

一、為「提摩太」禱告:沙田堂有愛玉、Lester、俊英、貓貓、哈海山家庭等考慮加入我們泰南的團隊,請為他們禱告。
  

P1020220       Lester.JPG
                     愛玉                                                                                                              Lester
   

                                    俊英                                     貓貓
 
        哈山、馮小、朗朗一家

二、感謝神這學期石頭開始了在達比書院教中文,星期五教三節,教與學都開心。

三、神的帶領下,石頭終於與希望教會的三位領袖開展了大學事工,在兩間大學與達比書院開了三個基督徒小組,每組暫只有幾個大學生。石同時也與三位領袖Great, Gain與Bow開始了定時的領袖訓練。請為大學事工與三位領袖禱告。
IMG_0279


Gain & Great (希望教會牧師的兒女)                    Bow(Great的女友)

四、為昱昱能在一月前收到準教證禱告,不然申請工作簽證一事又要推倒重來。 

五、感謝神華人教會剛為兩位新葡施洗,為子琪、旺才、建光的成長禱告;也為教會的領袖孫老師、吳老師、小謝與凌霄的家庭、教學與事奉禱告。

六、感謝神感恩節英語人聚會愉快結束,為英語小組的領袖Collin禱告。

六、禱告聖誕各小組大大收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