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不腐,戶樞不蠹

Archive for 九月, 2014

要光得光,要雨得雨

李家泰南宣教分享 ——

這陣子Surat Thani驟晴驟雨。風雲無聲變色,暴雨急如瀑布,把大地打得淋漓盡致。已而遂晴,天蔚藍,地蒼翠,更勝雨前。始知晴雨皆天地恩情,與妻一簑煙雨,足以任笑平生。

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

今年八月香港短宣隊來有兩個突破,第一是人數急漲,有近三十人。第二是短短兩星期,我們辦了兩個福音營會:一中學,一大學。

過去帶領短宣隊進十來間學校佈道,每年都有過千學生舉手信主。但過千的數字如煙花燦爛,短宣隊離去後,卻了無痕跡。去年開始辦一個營會,今年辦兩個,因為營會時間較長,容易建立關係,方便教會事後跟進。

    今年的中學營會還聯合了五間本地教會合作,雖然處理紛雜相異的意見令人頭痛,但催動了教會的合一,卻也值得。

佈道晚會前禮堂停電,港、泰領袖牽手在禮堂外揚聲呼求,營友看見也加入擴大祈禱圈,五、六十人不同的語言聲震天庭。那一刻,我的位置面向禮堂,心中信心湧起,眼簾打開,準備看神蹟降臨。果然,神說有光,就有了光。電來的時候歡聲雷動,頌歌響遍。

這是光影的時代,短宣精華在此。

代禱:營會後有三組營友每星期與我們聚會中,請為她們的成長禱告。我們籌備九月底辦一個小小成長營,求主預備回應的人與心。

家長說:要有好學校,就……

 

四年多的時間,李珵轉眼間在泰國已從幼稚園讀至中二。我們終究不能讓她一直在這舒慵的環境中求學,是時候「遣返」她回港繼續學業了。以她的中文程度來看,大概只有國際學校一途。

四月回港,神差派不同朋友不斷在我耳邊提起International Christian School。我按著感動去電學校,詢問是否有全額獎助學金,學校說沒有,但三番回電,最後著我帶孩子去訪校。學校那麼積極,算是神蹟的開端吧。我們欣然參觀沙田石門的校園,一家都很喜歡此貴價學校。

我猜上帝不會嫌貴吧?所以剛剛完成了申請手續。按程序來看,可能十月會考入學試,明年春季知道是否有獎助學金,後者是決定李珵會否入讀的主要條件,請幫忙叩門吧!(當然是上面那道,難道真的去石門叩嗎?)

代禱:上帝為珵珵預備合適的高中。

「還我教會」說:要有課程,就……

趁著十月回港參加中信差會的宣教士退修會,石會在中、港、澳三地開教「還我教會課程」,請為石、昱緊密的行程禱告,也幫忙大力鼓勵朋友來沙田報讀此課程。https://www.facebook.com/redeemourchurch

代禱:神選召弟兄姊妹報讀此課程,石的教授與學員的學習都蒙聖靈引導。

     《還我教會》電子增訂版出版順利。

Advertisements

全職牧者的七不(上)

2014年3月馬來西亞客機失蹤,200多乘客從此煙沒人間,引起國際哄動。馬來西亞政府在世界注目下公佈消息混亂、辦事低效、言論不定與避承責任,給國際留下一個深刻的壞印象。 2014年4月南韓發生客輪沉沒事件,200多乘客身亡,舉國悲慟,但總統多次流淚向民眾致歉,解散海洋員警廳,調查與檢討有關部門,願意承擔事件的「最終責任」,政府亦依法檢控肇事的船長與船員。坐在電視機前的我們,並沒有因這事而對南韓失去了信心。 老子云∶治大國如烹小鮮。無論是治理一個國家,或是一間教會,領袖的帶領與取態至關重要。領袖走對了路,教會就健康發展;否則就如耶穌批評法利賽人∶是瞎子領路,帶領與跟從的都難免落入坑中。在今日教會體制下,大部分教會的領袖乃全職牧者。在我親身認識的牧者中,超過九成都是竭盡所能事奉,在言行身教上堪為我們的榜樣,值得我們敬禮! 這兩期讓我以「全職牧者的七不」,開啟「領袖篇」。       (一)不自視為舊約祭司 我知道你一定不會說自己是舊約祭司,但如果你覺得你是「蒙召」為牧者,平信徒不是,那你已經自視為舊約祭司了。 不自視為舊約祭司,視自己為新約祭司中的一員。你要相信現在你手所做的,平信徒都可以做。不但相信,你還要動真格賦權展能,大量「複製」自己讓他們可管理、牧養與教導,甚至帶領。 平信徒唯一不用學你的,是專職,讓他們成為雙職祭司。       (二)不呼召一部分人「獻身」     不呼召一部分人「獻身」、走離群獨聖的路;呼召所有人「獻身」,差他們到他們所屬的群體當中。莫再以呼召部分人為神職人員做標竿,要以激勵所有人為門徒作指標。鼓勵所有事奉者用公餘時間進修神學,但教會設立適切落地的訓練課程更重要 唯一要呼召信徒離群的,是做宣教士,到福音未及之地,建立教會。呼召大量本身要遷移的信徒,和專職、雙職宣教士步步建神家。     (三)不牧養所有信徒 不牧養所有信徒;牧養領袖,讓領袖牧養所有信徒。 如果你剛從神學院畢業,你的責任不是到已存教會中,打一份工,牧養已存的信徒。你既言「獻身」,我挑戰你,去開荒!不要為你養生的問題考慮,傳道本來就是仰賴上帝為生去開荒,盡你所能,去開展新的教會!     神呼召「傳道」,不是為牧養,是為擴展神的國!

不戰而屈人之冰

不戰而屈人之冰

 

這的確是一桶不戰而屈人之冰,美國肌健協會(ALS)不需逐一募捐,就能俘虜數以百萬計不同背景的人,甘心情願笑著受虐,讓捐款隨冰水流出,且繼續「屈人」延續此連鎖遊戲。馬稷言「攻心為上,攻城為下」;《聖經‧箴言》云「治服人心,強如取城」(16:32),皆同理也。

這場遊戲的參與者要付的代價不低:當頭冰淋、一百美元、出賣朋友,而且怎麼忙都好,都要在24小時內回應挑戰。但因為簡單、好玩、有意義,朋輩身先士卒,很快就蔚然成了一個群眾運動。

 

耶穌也發動了一場延續了二千年的群眾活動,挑戰每一個人成為他的門徒;代價更不菲,是「撇下一切來跟從他」(路14:33),成為得人的漁夫。每一代全然委身的門徒,影響力都非凡,都能吸引下一代癲狂的門徒,癲狂程度比拿冰水自淋有過之而無不及。

孫子宣稱「不戰而屈人之兵」乃好中之好的策略,實在值得今日教會領袖好好思想。是否我們把一個簡單的運動弄得太復雜?把領袖弄得太專業(卻不是太委身)?以致教會的重要事奉,除了專業牧者能勝任外,信徒根本不能插手?當專業牧者「戰」到不亦忙乎,信徒就只能啃花生,戰鬥力等於零。「不戰」的秘訣,在於能訓練大量信徒去「戰」

 

信徒的戰場無處不是,問題是有沒有軍長訓練他們成為訓練別人的人。初期教會也好,近代教會也好,任何真正讓每一信徒成為祭司的教會,都能騰飛。近代增長中的教會,大都有一種現象,就是全職牧者與信徒比例,都遠遠超出了香港教會1:75的比例。這比例越高,越顯出該教會起用大量的平信徒領袖,分擔傳統全職牧者的職能。如:

 

教會名稱                                                年分                   全職牧者 : 平信徒

南美國際靈恩宣教中心(G12)                                             1 : 4000-5000

崇真會在迦納的事工                            1952                           1 : 1900

南韓純福音教會                                    2007                           1 : 1500

美國馬鞍峰教會                                    2010                           1 : 750

香港五旬節聖潔會永光堂                    2008                           1 : 600

新加坡城市豐收教會                             2007                         1 : 530

筆者母會少年區                                     2005                         1 : 400

我把超過1:500的比例稱為「黃金比例」。當然,「黃金比例」是果不是因,你貿然辭職或把教會的全職牧者辭退並不能帶來增長;唯有不斷訓練「能傳承的門徒」,把教會的重責還給他們,才會有黃金比例出現。 當信徒領袖興起如冰後春筍,你教會得到的,不會是過億捐獻那麼小事情,你們將改變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