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不腐,戶樞不蠹

Archive for 一月, 2015

為神國效力是你的選擇嗎?——石仔、昱2015年1月分享信

迎新年,牧養在山水間

迎新年,牧養在山水間

一位姐妹花了近兩年時間觀察、思考、經歷,還讀完了新約聖經,最後終於鄭重地決定洗禮,信靠上帝。可是,一年過去了,她的屬靈生命不進反退,我們不禁要問,到底哪裡做得不好?

栽培傳承

栽培傳承

據姐妹自己反思,其中一個原因是,未信前,覺得信仰是個人的事,基督徒的生活也該隨心所欲,誰知信了主就要接受栽培,然後還要學習栽培別人,就感到不是自己想要的那種信仰了。 耶穌說:“如果有人願意跟從我,就應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凡是想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但為我和福音犧牲生命的,必救了生命。”(馬可福音八章34-35) 人的想法跟耶穌的呼召正好背道而馳。人期待信仰為自己服務,使自己生活得更好;耶穌卻要我們付出、捨棄自己,為天國服務   從吃奶的初生兒長成真正的門徒,牧者當殷勤牧養但小羊也要選擇順服

中秋節福音聚餐

中秋節福音聚餐

一位信主一年多的弟兄,頭半年仍然為個人的事愁煩無力,但到了後半年,他決定選擇以神國的事為念,人也開朗了。他不僅經常聯絡未信主的朋友,邀請他們來聚會,還主動駕車接送遠道的,某天更發現他主動與新朋友談道好幾個小時!真巴不得每個領受了神恩的人都能如此大發熱心,為神國效力。

聖誕佈道

聖誕佈道

感恩與代禱

  1. 女兒李珵將於今年轉回香港升讀中三。她在我們身邊十四個年頭了。孩子越大,她自己的意見越強,當父母的也越明白她的道路要由她自己走,勉強不來。感恩的是,過去這一年她更多的表現出成熟、自信、通情達理、憐憫弱小、體貼父母的品質;掛慮的是,在這個頑梗悖逆、黑白顛倒的時代,她是否能擁抱神的道,清心敬畏上帝。求天父為她預備合適的學校,引導她前面的人生路。小兒李蘅也將於五月升讀中一,二月參加本地學校的升中考試,也求天父幫助他考進理想的學校。
  1. 昱的父親仍然堅持去教會,求天父憐憫,開啟他的心,勇於把生命交托給救贖主。
  1. 《還我教會》電子版還在排版當中,將於二月由證主「得力閱讀」出版,求天父帶領眾弟兄姐妹協力完成修改編輯的工作。曼谷的俊金傳道正把此書翻譯成泰文,求聖靈引領他翻出婦孺皆懂的文字。二月七到九日偉良將回港主領由禧福主辦的「新酒新皮袋還我教會研討會」,請弟兄姊妹領人赴會。https://www.facebook.com/redeemourchurch 求主藉著還我教會運動,讓每個弟兄姊妹擔起祭司職分,在每個區域建立教會,為神國效力。
  1. 達比大學重新聘請偉良為兼職老師,本學期教一科,能略為補貼一下家用。學校現為偉良申請工作簽證,求神保守一切順利。
  1. 華文福音小組大部分弟兄姐妹工作期滿,將於二月底回國,求主堅固他們的信心,賜他們熱切的心為天國獻身。
  1. 大學事工領袖之一波姐妹懷胎五個月,發現羊水偏少,對胎兒健康可能帶來不良影響,求賜生命的主看顧嬰兒。

Advertisements

我不原諒神學教育──回應梁院長〈神學教育有用嗎?〉

朋友在Facebook傳來梁家麟院長鴻文〈神學教育有用嗎?〉 http://www.abs.edu/fckeditor/userfiles/file/abs_175_6th.pdf,院長不以晚輩卑微,在第三點綜述拙作《還我教會》內容,加以點評。院長文章主要總結出神學無用論者的三點看法,客觀持平。篇幅所限,本文只能回應「還我教會」部分。

鐘擺兩極,終致平衡

物極必反,唯拿捏兩極,不偏於一隅,才有可能達致上帝的中庸之道。院長對兩極掌握準確,他的評論方面其實肯定了《還》的看法一方面不忘提醒鐘擺另一面的不可或缺性

原則上說,教會最基本的是信仰、關係與使命跟建築物與專業牧者無關,跟日後構成教會的三大元素:教義、禮儀與教制,也只有間接的關連。 Vs 不要因此便推論…致力從事牧者栽培和組織建設,是偏離目標、自甘墮落之舉。

院長的意見我贊同,他怕人否定後者,我怕今日教會輕視前者,其實只是鐘擺的兩邊而已。

另外院長平衡的意見又見於此:

無疑教會的大多數功能,諸如傳福音、初信栽培、團契相交、生活關顧,都是非專業性的,毋須受過四年專業訓練的牧者才能承擔;甚或說,由專業牧者從事這些職任,也許是大材小用,資源錯配。我們可以聘用未受神學訓練的福音幹事承擔,或推動更多弟兄姐妹分擔,效果可能更佳。 Vs 但不等於便不需要專業…更不等於四年…的訓練是多餘的…我們不懷疑專業神學訓練和專業牧者的重要性。

院長贊成《還》的意見,我也贊成院長鐘擺的另一面,問題只是「誰」該受專業的神學教育

《還》的意見是:教會最上層的領袖通曉神學與歷史,對保護整個群體不走錯方向,實屬必要 (p.168)。無獨有偶,院長與我同用醫院的比喻(p.283),只不過一正一反,說明類似的道理。我在書中還提出了「黃金比例」的說法,說明健康的教會能調動與訓練信徒參與建立教會,專業教牧與信徒的比例可以很大,如1:500,甚至1:1000(p.289)。

我不原諒神學教育

鍾道然寫 《我不原諒:一個 90 後對中國教育的批評和反思》,我不希望有一天有一個神學生會寫出《我不原諒神學教育》一類的書,以第一身控訴神學教育幫助不了他建立教會。我猜這也是院長多番重申「我們可以重新思考牧者在教會裡的角色,重訂神學教育的內容」的原因。

我認識的一個宣教士剖析問題所在:「神學訓練的內容與實際需要脫節,選人才的方式與所需能力脫節」。

若果要訓練更多的信徒從事所謂非專業性的事奉,神學教育就該變身事奉訓練,且與地方教會緊密合作,向多元化與平民化的落地方向走。

若果要訓練所謂的專業教會領袖,選才方面就該嚴謹。再用醫生打比方:醫學院收生嚴謹,非勤奮、聰明、細心、認真等不收,以保將來醫生的質素。那帶領教會的領袖呢?我認為非 先顯出實際建立教會的能力 ,又經地方教會認定其品格及屬靈生命成熟,(有學術能力更佳),才選召其接受更深更廣的訓練與教育,以為教會儲備更高層次的領袖人材。

小兒尿褲子的啟示

今天問兒子:「我們搬來搬去,對你有甚麼影響?」

「不開心,因為我們來了泰國。」

到泰國的時候,小兒才七歲,本以為小孩子適應力強,沒想到,全家最難融入新環境的竟然是最小這個。

IMG_20150104_093246

眾多客觀的因素都可能成為小兒埋怨的理由:炎熱的天氣、語言不通、學校裡沉悶且缺乏效率的教學活動、沒有玩伴、公廁地板濕漉漉(他認為不乾淨)、食物辛辣、街道旁的垃圾桶發出惡臭、蚊蟲叮咬……最讓我哭笑不得的是,剛入學那週,他嫌學校廁所地板濕,寧願尿在褲子上也不願去洗手間,結果老師要帶他去買一條新校服褲!

我們沒辦法改變小兒固執的性格,但是可以提供一個解讀的新角度,教他解決問題的方法,協助他從反復練習中養成新習慣。

事實上,小兒尿濕了褲子,也覺得害羞,一週以後就乖乖地去廁所解決了。現在他還是不喜歡濕漉漉的廁所,但是接受程度大大提高了;偶爾還會說「泰國這個『死』地方」,但也愛上了路邊簡陋的珍珠奶茶、伊斯蘭甜薄餅、鄰居大嬸的燒肉炒飯。此外,榮升爸爸的足球班助教,在寬敞的客廳裡踩著滑板,自如穿梭於茶几與沙發之間,以及盼望一年一度的自學成績優越獎──入住一晚酒店等等,都給他的生活添加了色彩。

IMG_20150104_100648

我們因泰國感恩,因為較為落後的新環境,迫使天生「港童」性格的小兒突破一成不變的生活習慣,擴大了他的疆界。

其實適應與否取決於你的態度與想法。

異文化宣教在香港推了很多年,各式各樣的短宣隊也出了不少,但是真正願意或敢於連根拔起、突破港人生活框框,過一種不方便、沒保障、簡樸、犧牲事業成就的宣教生活的人卻不多,特別是有兒有女的中產基督徒家庭,更難作出選擇。

其中一個原因正像小兒以為乾地板才是乾淨一樣,我們被香港的文化習慣框住了,以為事業有成、隨意消費、送兒女讀名校、退休有保障等等才是合理的人生。所以我們用盡了全力過這種生活,再也無暇、無力、亦無心為神的緣故做出信心的選擇了。

在美國認識很多宣教家庭,都是帶著好幾個孩子的,他們去的甚至是非洲、印度、孟加拉等更落後的地方。他們為甚麼做得到?因為沒有像我們那樣,認為人生「一定」要擁有這個那個,而是懂得不為明天憂慮。

作者: 韓昱,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中文教師。1996-2000於泰國北部鄉村宣教,與夫李偉良(《還我教會》作者)合著《在大地畫窗》,記錄宣教生活點滴,榮獲2000年基督教湯清文藝獎推薦獎。現為香港中國信徒佈道會雙職宣教士,一家四口在泰國南部宣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