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不腐,戶樞不蠹

朋友在Facebook傳來梁家麟院長鴻文〈神學教育有用嗎?〉 http://www.abs.edu/fckeditor/userfiles/file/abs_175_6th.pdf,院長不以晚輩卑微,在第三點綜述拙作《還我教會》內容,加以點評。院長文章主要總結出神學無用論者的三點看法,客觀持平。篇幅所限,本文只能回應「還我教會」部分。

鐘擺兩極,終致平衡

物極必反,唯拿捏兩極,不偏於一隅,才有可能達致上帝的中庸之道。院長對兩極掌握準確,他的評論方面其實肯定了《還》的看法一方面不忘提醒鐘擺另一面的不可或缺性

原則上說,教會最基本的是信仰、關係與使命跟建築物與專業牧者無關,跟日後構成教會的三大元素:教義、禮儀與教制,也只有間接的關連。 Vs 不要因此便推論…致力從事牧者栽培和組織建設,是偏離目標、自甘墮落之舉。

院長的意見我贊同,他怕人否定後者,我怕今日教會輕視前者,其實只是鐘擺的兩邊而已。

另外院長平衡的意見又見於此:

無疑教會的大多數功能,諸如傳福音、初信栽培、團契相交、生活關顧,都是非專業性的,毋須受過四年專業訓練的牧者才能承擔;甚或說,由專業牧者從事這些職任,也許是大材小用,資源錯配。我們可以聘用未受神學訓練的福音幹事承擔,或推動更多弟兄姐妹分擔,效果可能更佳。 Vs 但不等於便不需要專業…更不等於四年…的訓練是多餘的…我們不懷疑專業神學訓練和專業牧者的重要性。

院長贊成《還》的意見,我也贊成院長鐘擺的另一面,問題只是「誰」該受專業的神學教育

《還》的意見是:教會最上層的領袖通曉神學與歷史,對保護整個群體不走錯方向,實屬必要 (p.168)。無獨有偶,院長與我同用醫院的比喻(p.283),只不過一正一反,說明類似的道理。我在書中還提出了「黃金比例」的說法,說明健康的教會能調動與訓練信徒參與建立教會,專業教牧與信徒的比例可以很大,如1:500,甚至1:1000(p.289)。

我不原諒神學教育

鍾道然寫 《我不原諒:一個 90 後對中國教育的批評和反思》,我不希望有一天有一個神學生會寫出《我不原諒神學教育》一類的書,以第一身控訴神學教育幫助不了他建立教會。我猜這也是院長多番重申「我們可以重新思考牧者在教會裡的角色,重訂神學教育的內容」的原因。

我認識的一個宣教士剖析問題所在:「神學訓練的內容與實際需要脫節,選人才的方式與所需能力脫節」。

若果要訓練更多的信徒從事所謂非專業性的事奉,神學教育就該變身事奉訓練,且與地方教會緊密合作,向多元化與平民化的落地方向走。

若果要訓練所謂的專業教會領袖,選才方面就該嚴謹。再用醫生打比方:醫學院收生嚴謹,非勤奮、聰明、細心、認真等不收,以保將來醫生的質素。那帶領教會的領袖呢?我認為非 先顯出實際建立教會的能力 ,又經地方教會認定其品格及屬靈生命成熟,(有學術能力更佳),才選召其接受更深更廣的訓練與教育,以為教會儲備更高層次的領袖人材。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