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不腐,戶樞不蠹

Archive for 二月, 2015

大學裏的平信徒牧者

我的一對朋友在浸會大學任講師,在校園積極傳福音與建立門徒,然後引介回教會,這是他倆親寫的見證。

1

 

1、同為教師與牧者

 

石夫人昱姐是我教會的會友,她們夫婦的傳奇在我初返教會時已聽聞。覺得特別親切的,是我們四人都同時是教師,又是建立教會的領袖。他們在學校傳福音與在泰國宣教的經歷,成為我們很大的鼓舞。

 

我兩夫婦在成為大學講師後,逐漸與學生建立一種亦師亦友的關係,學生也一個接一個來到教會當中。四年間,我們的大學生群體從20增長至80。當時有種摸著石頭過河的感覺,不知方向走對沒有。

 

當《還我教會》出版後, 我們急不及待讀畢全書,當中分享的理念與我們追求的目標不謀而合,特別是關於信徒領袖如何行使看管、牧養、教導的職責,給予我們很大的反思和提醒。

2

2、時間分配:信徒領袖的多重角色

 

成為信徒領袖,如《還》第九章所說,最大的挑戰是在不同的角色中游刃。在大學裡,我們要教學、研究與管理行政;在家裡,要照顧兩個孩童;在教會裡,要管行政、牧養與教導。

 

在忙得不可開交之時,我們深信只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其餘的神就會加給我們。神也的確這樣保守我們,讓澤沛當上課程的總監,在職場崗位上榮耀祂;在照顧孩童上,神賜給我們天使,讓我們的父母成為我們強大的後盾。我們深深的經歷當我們把神的國和教會的生活放在我們生命中的第一位,祂就會信實地供應我們所需,甚至遠遠超乎我們的所想所求!

 

更重要的是,我們也把這樣的文化傳遞給下一代。感謝神,我們中間許多人都是雙職牧者,同心合一,為主癲狂!

3

3、小組、禱告與委身

 

我們看重小組,看重禱告,看重委身

 

我們以小組的模式運作,禱告是我們的動力來源

 

我們的教會座落在港島東,但我們的校園在沙田,所以組員多來自新界。當每周三的晚禱會與每週五的晨禱會,看著來自遠至新界西和新界北的組員,實在令我們感動不已。漸漸地,連部份未決志信主的組員都養成返祈禱會的習慣,主的工作實在非常奇妙。

 

當組員愈發委身和擺上,主的恩典便愈發豐富,得救的人數也愈發加增,而組員在生命的各個層面上更愈發經歷神的帶領。特別在組員的事業發展上,我們的群體經歷了不少主的奇妙供應,也造就了更多的雙職牧者,一同委身服事教會,拼命擴展神國

 

最近我們在牧區的營會中,也特別引用到《還》提及如何實踐全民皆祭師的理念,以激勵弟兄姊妹。在營會結束的時候,我們牧區的弟兄姊妹更一同立志,在來年行出書中所提及的一句說話:帶一人歸主,以火焚其身!

 

想閱讀更多,請下載「得力閱讀」APP http://ereading.org/ ,即可購買最新電子書《還我平信徒牧者》,只售$15港元。

Advertisements

平信徒牧者的三項職責

在新約教會,長老,就是無數地方家庭教會裡願意肩負帶領之責的平信徒。聖經描述他們的職責有三:

 

一、管理 Oversee

 

那些善於治理教會的長老,應當看為配得加倍的尊重。(提前5:17 新漢語譯本)

長老有另一名稱,稱為「監督」,傳統的英文聖經翻成Bishop(KJV, RSV),即現代天主教或聖公會的「主教」一字。泰文聖經一般翻成PuBokKrog,即「家長」或「監護人」之意。以上翻譯「控制」之義太强強,其實此字的字根帶著「看」的意思,後出轉精的英文聖經翻成Overseer(NIV, NASB),取其全盤看管之意,我覺得最傳神。

長老們要管理財政,帶領教會把錢用在福音與濟貧上(徒11:30,約三6,9)。

長老最重要是Oversee小組屬靈的層面。小組可以有過半的人在牧養與教導,但管理整個小組的,只能是兩、三個領袖。故管理的責任尤為重要。屬靈的管理,包括安排小組的活動,按時候分靈糧給他們(路12:42;另參徒6:4),又讓教會能在本地擴展。長老可重點看顧三數個潛在領袖,再領著他們去牧養其他的小羊,此為人力資源管理

二、牧養

 

長老就是牧者

 

看管不能輕忽,但初信者能蛻變成蝶,唯靠牧養

 

保羅在米利都招集以弗所的長老,他提醒眾長老:

 

你們就當為自己謹慎,也為全群謹慎,牧養神的教會,就是他用自己血所買來的。(徒20:28

 

這種牧養包括自己先做一個平信徒的榜樣,透過與群羊同行,學效耶穌訓練門徒,隨時就生活真實情況以聖經真理教導,又加以關心鼓勵,引導每個信徒善用聖靈所賜的恩賜,培養下一代領袖,齊心建立教會。

 三、教導

 

保羅說為要「裝備聖徒從事聖工,好建立基督的身體」,基督賜下了:

 

有作使徒的,有作先知的,有作傳福音的,也有作牧養和教導的。(弗4:11 新譯本)

 

研究希臘原文的專家說,「作牧養」、「教導」中間的「」,表示兩者同為一人,只是同一個職份延伸出來的兩面。在一個本地教會作牧養的,同時也必須教導,兩者相輔相成。這就是令教會成長的關鍵

  

雖然每個受聖靈感動的信徒聚會時都可作「先知講道」,但保羅要求長老必須「善於教導」,因為一方面長老牧養時須運用舊約聖經與使徒的教訓,另一方面長老必須把關,與異端抗衡

 

作監督的,必須……善於教導……固守真道的奧祕。(提前3:2, 9

 

堅守所教真實的道理,就能將純正的教訓勸化人,又能把爭辯的人駁倒了。(多1:9

 

 

       總結來說,長老們看管家庭教會/小組,較重地擔任牧養與教導之責;若用身分來說,就是身兼「監督」、「牧者」、「教師」之職。

 

教會若能倚重大量平信徒擔任如此職責,教會豈能不興旺?

我已經蒙召

      最近到某非主流教會講道,敬拜時三百多人盡情舉手、下跪、歡呼、哭泣、代禱,聽道後自發分小組彼此禱告,整個崇拜長達三小時也沒人嫌長,令我與內子驚奇感動。此教會除重視敬拜,還以「家聚」與「長老帶領」為重。「家聚」是幾個家庭聚在一家聚會,到房子擠不下新人時,又開另一個家聚,二十多個家聚組成一大區。家聚通常由一對夫妻家長帶領,區由長老帶領。都是平信徒帶職事奉,實踐「人人皆祭司」精神,活脫就是《還我教會》的實踐版,行的就是新約教會精神

講道後與教會的W弟兄午飯,巧遇某傳統大教會的弟兄,寒喧幾句後,我跟這位信主不久的W弟兄閑聊:

「這教會發展得不錯,買了不少物業,人數也一直增加。」

W弟兄認同後,遲疑一下吐出了一句觀察:

「剛才那位是我生意拍檔,我很熟。他們教會雖大,我總覺得跟我們有點不同。」

「有甚麼不同呢?」

「他們很喜歡聽道,講道的都是名牧,預備很多資料;但講起動力,我覺得我們教會真的是每一個信徒都投入得多,都起來為主做事。」      上帝愛每一個教會,但W弟兄的觀察發人心省:聽道讓人曉得真理,但真理必須行出來!當每個信徒都明白自己已經蒙召,完全把生命獻上,齊心牧養生命,教會才真正有動力,才能轉化世界。我想起一首詩歌,叫「我已經蒙召」:

完全獻上自己為主所用,每個人都完全獻上自己

我們已經蒙召同為祭司,不是牧者才獻上, 主喜悅我們每個都獻上

耶穌你說:「你愛我比這些更深嗎?」

  「主啊!是的,你知道我愛你。」

耶穌你說:「你跟從我吧!你牧養我的羊!」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Fy1zU8yN14

其實新約聖經提到「蒙召」時,85%都指向蒙召為信徒(即門徒),而成為信徒,必須全然獻上,不需要等進一步蒙召成為牧師,才全然獻上。新約時代根本沒有牧師,當然不會有蒙召成為專業牧師此根據。新約教會有長老照管教會,但長老是帶職的弟兄,是使徒團隊「選立」的;重點是長老的品格與恩賜,而不是被呼召分別出來。在職分上被呼召分別出來的,是周遊四方建立教會的使徒與傳道。

無論你是信徒、牧師或宣教士,你已經蒙召,務須獻上一切,去讓萬民成為主的門徒。當教會滿了有這樣認識的弟兄姊妹後,教會就能騰飛;教會就能生養眾多,遍地開花。

牧者到底是怎樣煉成的?

執筆時,「伊斯蘭國ISIS」已處死了日本人質記者湯川遙菜,暫時倖存的後藤健二的生命危如累卵。後藤曾經表示,他不是不怕死,也不是沒有恐懼,但仍要去危險地區採訪,為要披露戰爭的慘況。他說:「如果我在採訪時喪命,沒有人來收拾屍體,這樣死去會很寂寞。但我知道天父和耶穌會來迎接我,我不會寂寞。」

用生命鑄成的見證鏗鏘有力,擲地有聲,聽者動容。

同樣,牧者最需要的資格,乃是他生命的見證、犧牲與委身的程度,而不是學位的高度。

Christianity Today最近提到,20世紀第二具影響力的教會浪潮是中國的家庭教會。在香港的教會界中,誰較有發言權?如果不是看身分,就是看學歷,而且跟著歐美走,越來越看學位。但在上世紀的中國教會中,誰較有發言權?家庭教會的領袖笑著跟我講:看誰坐牢的時間長、次數多。這個撼動20世紀的增長浪潮,原來是由一群背著沉重十架、帶著犧牲記號的傳道者領頭,怪不得那時代的領袖是那麼質樸,個個甘願捨己,專心致志,在二十多年間就翻動了神州。

學問重要,但生命基要。重要的東西很多,但根基若倒塌,就如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學問能與生命結合,如保羅,那是perfect! 學問不高之輩如十二使徒,也同樣為神做大事,而且先被耶穌揀選。如果以學位論資格,那麼耶穌與十二使徒都沒資格事奉,那唯有讓保羅為世人釘十架!但保羅也看得清楚:知識叫人自高自大(林前8:1)。耶穌、彼得與保羅從不以學位作為通行證,只以自己謙卑至死的生命作為信用卡。

提前5章與提多3章列舉長老的資格,九成指向領袖的生命素質。只有一個能力的要求,就是「善於教導」。我呼籲今日教會回歸聖經教導回歸聖經的側重點。按立一個信徒成為領袖/牧者,教會看的第一應該是他生命的見證,第二是他的恩賜,這兩項都應該由地方教會培養與印證。

 

以學術學位作為領袖的門檻,當作準繩衡量一個人是否有資格事奉,是完全反聖經教導而行。領袖不是不需要訓練,但生命的素質與事奉的大能須在小群的門訓中熬煉出來學術很難給愛心、誠實、謙卑、溫和或與神同行打分建立門徒、近身牧養也非課堂教學能驗證。學術關注的只是知識與處理知識的學術規範(行規與術語),評分標準是看作業、考試,不是委身愛主的程度、實際擴展教會的能力。

一個精於查原文、寫論文、加註腳、最愛呆在冷氣圖書館的讀書人,恐怕未足以入選耶穌或保羅的門徒團隊。耶穌是最深入淺出的哲學家,保羅是最高深的大學教授,但他們都沒有呆在大學校園裡講課與批改作業。他們把門徒放在一個擴展中的事工裏,在實境中示範、教授、授權、差派、聽匯報、修正,然後再示範、教授……循環提高。在日常相處中發現門徒生命中的雜質,師父就即時講道教導,修剪歪枝……如此三年、五年,事工與門徒同時煉成了。

一個飽讀原文字典、系統神學、擁有過百釋經書卻絕少領人歸主、不近身牧養、不帶領小組、不善培育領袖、沒有後藤捨己生命的畢業生,縱然科科拿A,卻未算煉成為一個牧者。

若對教會更新有興趣,請來參加二月七日到九日的「還我教會研討會」https://www.facebook.com/redeemourchu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