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不腐,戶樞不蠹

執筆時,「伊斯蘭國ISIS」已處死了日本人質記者湯川遙菜,暫時倖存的後藤健二的生命危如累卵。後藤曾經表示,他不是不怕死,也不是沒有恐懼,但仍要去危險地區採訪,為要披露戰爭的慘況。他說:「如果我在採訪時喪命,沒有人來收拾屍體,這樣死去會很寂寞。但我知道天父和耶穌會來迎接我,我不會寂寞。」

用生命鑄成的見證鏗鏘有力,擲地有聲,聽者動容。

同樣,牧者最需要的資格,乃是他生命的見證、犧牲與委身的程度,而不是學位的高度。

Christianity Today最近提到,20世紀第二具影響力的教會浪潮是中國的家庭教會。在香港的教會界中,誰較有發言權?如果不是看身分,就是看學歷,而且跟著歐美走,越來越看學位。但在上世紀的中國教會中,誰較有發言權?家庭教會的領袖笑著跟我講:看誰坐牢的時間長、次數多。這個撼動20世紀的增長浪潮,原來是由一群背著沉重十架、帶著犧牲記號的傳道者領頭,怪不得那時代的領袖是那麼質樸,個個甘願捨己,專心致志,在二十多年間就翻動了神州。

學問重要,但生命基要。重要的東西很多,但根基若倒塌,就如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學問能與生命結合,如保羅,那是perfect! 學問不高之輩如十二使徒,也同樣為神做大事,而且先被耶穌揀選。如果以學位論資格,那麼耶穌與十二使徒都沒資格事奉,那唯有讓保羅為世人釘十架!但保羅也看得清楚:知識叫人自高自大(林前8:1)。耶穌、彼得與保羅從不以學位作為通行證,只以自己謙卑至死的生命作為信用卡。

提前5章與提多3章列舉長老的資格,九成指向領袖的生命素質。只有一個能力的要求,就是「善於教導」。我呼籲今日教會回歸聖經教導回歸聖經的側重點。按立一個信徒成為領袖/牧者,教會看的第一應該是他生命的見證,第二是他的恩賜,這兩項都應該由地方教會培養與印證。

 

以學術學位作為領袖的門檻,當作準繩衡量一個人是否有資格事奉,是完全反聖經教導而行。領袖不是不需要訓練,但生命的素質與事奉的大能須在小群的門訓中熬煉出來學術很難給愛心、誠實、謙卑、溫和或與神同行打分建立門徒、近身牧養也非課堂教學能驗證。學術關注的只是知識與處理知識的學術規範(行規與術語),評分標準是看作業、考試,不是委身愛主的程度、實際擴展教會的能力。

一個精於查原文、寫論文、加註腳、最愛呆在冷氣圖書館的讀書人,恐怕未足以入選耶穌或保羅的門徒團隊。耶穌是最深入淺出的哲學家,保羅是最高深的大學教授,但他們都沒有呆在大學校園裡講課與批改作業。他們把門徒放在一個擴展中的事工裏,在實境中示範、教授、授權、差派、聽匯報、修正,然後再示範、教授……循環提高。在日常相處中發現門徒生命中的雜質,師父就即時講道教導,修剪歪枝……如此三年、五年,事工與門徒同時煉成了。

一個飽讀原文字典、系統神學、擁有過百釋經書卻絕少領人歸主、不近身牧養、不帶領小組、不善培育領袖、沒有後藤捨己生命的畢業生,縱然科科拿A,卻未算煉成為一個牧者。

若對教會更新有興趣,請來參加二月七日到九日的「還我教會研討會」https://www.facebook.com/redeemourchurch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