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不腐,戶樞不蠹

夏忠堅牧師

在二月禧福主辦的「新酒新皮袋──還我教會研討會」中,認識了一眾令人敬佩的牧者;最深印象的,是台灣的夏忠堅牧師與禧福的劉達芳博士。在策略研討上,夏牧提出建立一個微型無牆教會的網絡,以強化散落在社會每個角落中的基督徒群體。劉博多番指出香港有85萬無「家」基督徒,需要建立無數無牆教會去牧養他們。劉博把這番心懷寫下,我把它放在《還我教會》電子版中為序,以饗讀者,原文節錄如下:

劉達芳博士

 

反思85萬信徒為何不聚會

 

32005-2009年三個統計顯示:在香港,自認是基督徒的,約有115萬人。即六個香港人,就有一位以基督徒自稱。可是,2014的教會普查顯示,香港出席崇拜人數 30萬,佔全港人口4%左右。而4%的比例,十多年不變

 

一個企業,一個生意,若廿多年來,都流失四份三的顧客,卻絲毫不反省其經營之道,不檢視其運作模式,不思變,這豈不是很不合理嗎 ? 若香港教會不反省不思變,結果不堪設想。

 

尋回不聚會的信徒

 

要尋回那85萬不返教會的信徒,我有一個夢:我們要用諸般的方法,交織成為一個網,在不同時間、地點都有不同方式的活潑聚會,以致能叫走失了的基督徒,可以像魚一樣被「捕」回來。這樣,人可以在街角在辦公室在球場在緩跑徑在髮廊,或透過媒體互聯網,重新與基督徒交接。在職場、在「尋常百姓家」本來不聚會的信徒被牧養,再次經歷又真又活的神。最後,他們又從神領受異象,蛻變成帶著使命帶著激情的群體,用其專業及按其崗位服侍:如僱傭公司的使命群體,就服侍被欺壓的印傭、菲傭 ,爭取公義的法例; 如健身行業的使命群體,就進到邊青中間,教他們紀律、攻克己身、不打架、不打機、不打針。

 

還中國本色化的教會

 

4 在帝國主義時期,中國教會一直不能成熟,一直仰慕西化。無論是禮儀、教會生活,其存在模式,都是效法西方教會。教會洋化,中國人都以基督教為洋教。

文化大革命叫中國教會瞬息本土化,信仰回到家中──這本來就是中國最本土的宗教生活──拜祖先是在家中進行的。不再有詩班,人人都是敬拜者;沒有受薪牧師,男女老幼都傳道;聚會不重禮節,只重生活及信仰上的分享

可惜,逼迫一緩下來,教會開始龐大,西方教會文化的統霸又回來了,城市教會紛紛購堂、建堂,又想複製西方的教會。2014年四月,國內的教會被強拆,盼望中國教會馬上醒過來,不再花十二年,用三千萬,去建那些一天就可以推倒的教堂

願這書幫助國內教會快快回到自己的根──使徒行傳存在的模式,明白神的國,非關財富,不靠勢力;單單一班無學問的小民,足以搞亂天下。

*電子版《還我教會》(增訂)已在證主「得力閱讀」app中登陸,歡迎購買。http://ereading.org/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