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不腐,戶樞不蠹

Archive for the ‘朋友’ Category

悼Mena Fung

剛從大峽谷回來,就收到Mena安息主懷的消息。

取消探望中中的行程,與中信現執行主任Abertina與她丈夫趕赴Petaluma,參加Mena的追思禮拜。

Mena是我跟昱在中信當宣教士時的上司。當初她跟柏哥與Patrick Fung商談我的宣教士身份時,給我的印象是:不算擅於辭令。

但她的文字工作卻是一流,統領香港中信也赫赫有能。她初到香港中信時,只有三位同工,《中信月刊》在港的印行量約為一萬份,蒙上帝的恩典,到她卸下執行幹事的職任時,同工已增至十多人,月刊的發行量亦增至七萬份。(現在約十一萬)

她在我倆當宣教士的生涯裡面,位置可謂舉足輕重。出工場之時,我年方廿五,初生之犢不畏虎;上帝要磨練我們,讓我們走入一個積年多病的工場。在我們之前,已有七、八個宣教士受傷離去。 我們也不例外,受了不少委屈與冤枉。 Mena在這個時候,卻成為我們後方的支柱。她不斷透過電話了解我們的情況,與我們一起禱告,跟我們同走一段泥濘之路。後來情況惡化,看來我們要腰斬宣教之路,帶傷解甲歸田;但她並無退縮,反而秉公向國際中信力陳事實,又找來資深宣教士,伴她微服出巡,親訪泰北村莊、學校與教會,察明真相,還我們一個清白……

來這個小鎮送行Mena的,不足百人。Mena一生默默耕耘,躬身草莽,不求聞達。這樣的一個告別禮,很合她的品味行止。當她看見千萬的天使與聖徒迎接她時,可能有點受寵若驚,但她也不該意外,因為有人在地已得賞賜,而她得的還少。(太6:1-2)

閱讀場刊裏的生平事略,才知道Mena是新聞系出生,怪不得有那種堅執的公義感;而她的正義之舉,扶植了我倆繼續投身宣教之志,叫我明白大道之行,除了懷抱愛以外,也須秉行公義,謙卑地與神同行…..

 

Advertisements

陳冠希

陳冠希的事,弄得全城沸騰,影響力無遠弗屆,我們這邊的華人中學生小組,本星期天也要以他為題,討論一下Sex
 

 
有一位好友,寫信給我。我認識她時,她還沒有回到教會,想不到現在,心懷單純,很像基督……
徵得她的同意,轉貼如下:
石仔:
今天晚上看着電視,見到陳冠希向全香港的市民所說的一番話,心裏愈看愈難過.一件私人的事,現今卻要當著那麼多人面前道歉及請求原諒.
我想這件事發生到今日這個地步,難道只是陳冠希及一班女藝人的錯嗎?今日發放照片的人,所有看過這些照片的人,傳媒,難道你們冇錯嗎?你地發放相片,將別人私隱的事公開,讓不同的人傷害照片的人.看照片的人,你地不斷在網上看照片、下載、評論,不是助長發放照片的人和傳媒去傷害當時人.傳媒你地不斷報道這則新聞放在頭條,難道你們沒有做壞榜樣,你們不是一樣教壞年青人嗎?你們是不是也應該出來向大眾道歉,請求原諒呢?為甚麼只有這班藝人去承擔自己做錯事的責任,難道你們沒有做錯嗎?
陳冠希你沒有對不起我,你不需要請求我的原諒,我只希望你能好好過以後的生活,做錯了要站起來並不容易.你請人原諒你,你也要原諒自己,我能為你做的只是為你禱告.
 
我也勉強為過陳冠希禱告,不過沒有她一成真誠,本來我對他的吋已無一點好感,這事發生後更對他不齒,對阿嬌失望;不過回想後覺得應該為他禱告,才責任式為他禱告過。
可憐的阿嬌,我也有為你禱告啊!你在雪山飛狐的演出,我很喜歡啊!唉!
 
朋友說得很好,我也有錯,我也想看她們的相片,求主原諒。也感謝神我不在香港,買不到雜誌!
 

 

區長組

原來轉眼間已來美一年。

第一次透過Skype參加區長組,哈利路亞。陳雅芝,我都可以跟你一樣啦!

喜歡看見你們的樣子,但好像都殘了。

喜歡聽你們的分享,當中以家恩及教會幹事騎車奇遇記最精采,家恩還有特權坐尊貴車!勁!

潘及哈山要養好精神、狀態,不然怎做新郎哥?最少要有我當年一半靚仔啊!

用衣架掛住小、叮及米,為甚麼你們不來啊!

Oom的愛情故事

Oom在我家照顧珵珵與蘅蘅,一耽六年,守候到我們家來美讀書,才帶著思念的眼淚,離港回泰。

 

到了一枝花的年紀,在港卻苦無對象。想不到三年前,她用了最潮的方法,就是

 

網上徵友。

 

居然給她找到一個英國男子,兩年來大時大節,總有鮮花禮物速遞上富康花園,出手闊綽;可憐昱跟了我一十六年,都未收過這樣豪爽的禮物。

 

昱昱,你開門見禮,受禮人卻不是你,有何感受?

 

零六年這英國男子終於從英國老遠找上門。得見廬山真面,是一個超過150公斤的胖歌利亞。(是我當時的三倍,我問Oom,將來他會不會壓死你?)

 

他是職業貨櫃司機,每星期離家上班五天,只有兩天在家,四十多歲,頭半禿,想找個伴終老。

 

最大的問題是他在網上寫自己是基督徒,見面一問下卻原來不是。Oom與我倆都堅決不贊成她下嫁非基督徒,但人家的誠意卻是二百分。也真難得,Oom不諳英語,Dave更不懂泰語、苗語與廣東話,兩人卻逛了幾天街,又走訪了Oom在港的教會。找了一個晚上,我跟昱請這個Dave吃飯。第一次聽蘇格蘭英語,聽得我與昱頭癢,但沒辦法,事關Oom終生大事,只有硬著頭皮在飯桌上用英語與他傳福音。為免他也聽不懂我的三腳貓港式英語,我特意每一節聖經都翻開電子手帳,讓他自己讀一次。

他表現純真、受教,我這個英國殖民地小子第一次用英語帶一個英國人信主,真的有點半信半疑。我說是我半信半疑,不是他。我也不得不懷疑他是為了Oom甚麼都願意。

 

Dave走後,對Oom是否要嫁他此事,我也是抱懷疑態度,最重要是知人口面不知心,不知他在蘇格蘭是否好人一個。離開香港前,Oom也說不會嫁他。

 

愛情總是窮追猛打。Oom回泰後,Dave追到泰國,再次求婚。Oom有感於他的誠意吧,見過家長與母會,在Dave受洗後,終於下嫁於他,並順道在泰國度蜜月。

 

今年四月,Oom獲得簽證,移民蘇格蘭,開始了她人生的新一頁。不懂英語,更不懂蘇格蘭英語,不懂開車,不習慣吃西/蘇格蘭餐,沒有泰人,沒有可溝通的教會,終日幽居在家,丈夫又不在家,當然慘過當年我跟昱去泰宣教,也慘過她初來香港。

 

是故,借去以色列的機會,七月尾途經英國,特意去探望她兩夫婦,與Dave的家人。也藉這個機會,看清楚Oom的生活如何。

少年區營會開始啦!

少年區營會開始啦!

籌委、組長、Captains、區長、家恩、桂芳,努力啊!禱告頂住你們啊!

願神的靈大大降臨在四百多人身上。

你們睡覺時我也會醒著為你們禱告的啊!

少年區營會開始啦!

少年區營會開始啦!

籌委、組長、Captains、區長、家恩、桂芳,努力啊!禱告頂住你們啊!

願神的靈大大降臨在四百多人身上。

你們睡覺時我也會醒著為你們禱告的啊!

07年4月25日──老師最大的快樂

 

就是帶學生返教會

好多年後

學生成了明白神心意、支持你事奉的弟兄/姊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