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不腐,戶樞不蠹

Archive for the ‘行李(蘅)’ Category

死人能活下去吗?

1

大學事工的延續 

十月嘉和的泰國追思會上,很多人立志,要起來做Ka Wo the second,延續他的事奉。然而光陰過去,嘉和畢竟只是生命的過客,受感一時,不少人又回到了為自己而活的生命軌跡當中。

嘉和曾就讀的大學的小組,從一時有二十人湧來聚會的光景滑落,甚至还出现过沒人聚會的情況,組長Bowl哭說要放棄。不過「放棄」這個詞不在神僕人的字典裏。最後我們找回嘉和熟悉的五個大學生,約定每星期一起游泳與靈修。雖然我們只游了一次泳,但靈修倒有十次了。雖然不是每個人都信守承諾,但有三個人總算穩定了。 

剛過去的三天假期,我們本計畫兩間大學的小組成員一起去生活營,結果所有人都退卻了。後來我們又改為一日遊,結果退剩三個組員,連組長也說累了,不想去了。我少有地違反泰國「甚麼都可以」的精神,力勸組長與我的小羊不要打退堂鼓,要一起去。終於我們十來人共聚了一天愉快的時光。

雖然我的身分、年齡與氣質都有異於嘉和,常感有點吃力,不過为了叫死人活下去,大學的事奉,我是投入定的了!

2

蘅的惡作劇

一天昱放學回家,赫然看見小兒子倒臥地上,了無反應。

3

        換作平日,為母的已嚇破膽了。不過這次蘅的裝死過程老遠已被窺見,所以昱氣定神閒拿電話把死狀拍攝下來。這“死人”見無功而還,笑嘻嘻的活過來,等待下一次的惡作劇。

        如果不好玩,蘅的生命就失去了意義,所以他常帶給我們「驚喜」。除了躲在意想不到的角落裏跳出來嚇我們以外,他最擅長偷我們的手機來打遊戲,第三隻手無處不在,而日防夜防,家賊難防。

另外的驚喜還包括不交功課、與同學「切磋武功」等。

統計說長子/女一般較聰明,因為出生後獨享父母的關注,智力開發得更好。去歲珵回港就學後,我常感覺這兩年是給蘅補回姐姐的關注專利。今年與蘅特多下棋與玩UNO,願意他的童年記憶,充滿歡樂。

 

感恩與代禱

一、為珵、蘅的全人成長禱告,禱告主跟他們說話。為蘅申請下年回港繼續學業禱告,我們擔心他自理自立的能力,有點躊躇。

二、19/3 – 26/4 我們會述職回港,石有兩個「還我教會」課程及一些講道事奉,求主祝福我們與家人共聚愉快,成為彼此的祝福。

三、為大學領袖Gain, Bowl與Great的投身禱告,為大學生Ja, Gluay, Dai與Gi的成長禱告。

4

四、 求主祝福華人小組組長宋勇與吳老師的成長,能帶領老師歸向基督,成為門徒。

五、昱與芳妹在中、小學的事奉頗得學生喜愛,但同時也承受了一些反對的壓力。我們會在16-20/3在我家舉行Summer Up Camp,教導中文與聖經,現有14個芳妹學校的高小學生報名,求主帶領整個營會。求主祝福中學事工能聚集到人,盡快開展恆常的小組。

5

六、《還我教會》將于八月在台灣華福會議中進行送書行動。求主透過全球華人領袖,把「全信徒起來建立教會」的異象傳開去,並求主預備送書行動需要的資金。

 

 

Narnia蘅與他的Narnia作品201101

         Narnia蘅最近迷上了Narnia,小說一系列七本,當中五本讀了兩次。The Voyage of the Dawn Treader 最近雖然被拍成電影,他覺得最悶,故只讀了一次;The Last Battle最喜歡,看了三次。

         他還發現了Narnia隱藏的象徵意義,說得頭頭是道:

Aslan創造Narnia時,就好像上帝創造天地一樣。他們都是先創造太陽、月亮、星星,後來才造植物與動物。 (The Magician’s Nephew)

 「當AslanJill Pole第一次去Narnia時告訴他四個Rhyme Riddles,就好像上帝給摩西頒布十誡一樣。」(The Silver Chair)

Aslan就是耶穌,White Witch就是撒旦,True Narnia without beginning and end就是天堂。」(The Last Battle)

         他還說了很多東西我不明白,只好投降不寫;Narnia系列我只看了兩本,也分不出他講的是真是假。不過就算是假的,也真的一樣J

          他的中文寫作或PowerPoint製作,題材都是NarniaSue姐姐到訪,他們又造了Narnia盾牌。現一併給大家欣賞。

寫給阿斯蘭的信

比較兩個盾牌

 

Narnia蘅造的Narnia簡報:King Caspian的命令

 

High King Peter的請求

 

Narnia蘅受到鼓勵,後來又再造了兩張簡報

 

現在來看看Narnia蘅的造型照:

 

還有Narnia蘅的超創意Narnia武士全副軍裝:

 

看罷Narnia蘅的表演,請為我家禱告:

一、二月二日(除夕)我們的華人家庭教會會在我家舉行華人福音聚餐,石仔會講「中國文化與基督信仰」,預計會有三十人參與,當中廿人為未信主的華語老師。請為整個聚會禱告,為講的與聽的禱告。
二、二月十一日至十六日,石會到曼谷永沐主恩堂,為領袖舉行小組教會理念密集訓練,訓練後會有一些傳福音與牧養時間,請為石的帶領與領袖的吸收、融會貫通禱告。也為石的旅途、昱獨力照顧孩子禱告。
三、昱將於周六下午為一間泰國本地教會開設小學生福音英文班,預計會有四十個學生,有六位教會的年輕人協助。為學生接受福音,年輕人被建立為將來的領袖禱告。
四、由於地區問題,我們申請宣教士簽證出現困難,請大家禱告。另一方面,也推進昱正式找教席的進度,我們可能會早一步申請教師簽證,以方便居留。求聖靈引導。
五、為珵、蘅聘請了家庭泰語老師,他倆的口語稍有進步,珵的進步較為明顯。請繼續為他們的泰語學習禱告。五月他們將踏進泰國的新一學年,我們已初步找到適合的英語課程,下學年擬聘請英語老師,個別跟進他們的英語學習,不再與學校的課程同步,希望能配合到他們本身的程度。請為孩子的教育禱告。
六、配合泰國的暑假,今年我們三月廿一日就會回港,我與昱四月廿六日回泰參與宣教士退修會。珵、蘅在港或深土川讀中文一個月後,會有兩星期留港放真正自由的暑假,五月七日左右才回泰。請關心他倆的弟兄姊妹在這個半月內找他們玩玩。也為他們學習中文禱告。為我倆在港的分享、事奉禱告。貫徹雙職宣教的精神(其實有實際需要),三月尾到四月尾如有代課,請聯絡我倆。

足球三 李蘅在家示範足球技術的日子

     在Pasadena一星期帶李蘅踢三次球:兩次練習、一次比賽,真的很累。加上他久未開竅,比賽時常雲遊象外,光我在場邊大叫大喊,像個英俊的傻佬一樣,真夠頂癮。

    「到底是遺傳了父親,看來他沒有甚麼天份,不如算了吧!」

    當時我心想。

    不過他又很有興趣,真沒辦法!

    這裡的家庭觀念比香港重,父母上班也不像香港忙,所以每次比賽孩子的父母大都到齊,氣氛很熱鬧,可我卻覺得浪費時間。而且每次我教蘅這樣那樣,賽後又檢討,再練習,實在是一個家長狂熱份子!(可李蘅卻在玩、傻笑)

    到了Colorado Springs第二場比賽,李蘅忽然開竅,勇猛非常,還有入球。自此,他成了小球星,縱橫全場,少逢敵腳。有次看見他在中圈開球,也搖左搖右做起假動作來,真的笑爆嘴。(李蘅!中圈開球只能交波,做假動作都無用,你知唔知?)

     忍耐到底,給孩子時間,是我這次學的功課。

    不過其實他也不是很棒,美國中部不流行足球,所以水準比外族人雜居的加州相差很遠。

    謝謝洪洪來探望我家,為李蘅拍下了在家踢球的傻態。

     

這次他表演的技術包括:交波、扣波、搓波、帶波、射波、假動作、頭槌,還有一招叫「空陰公」,實情是「通坑渠」,不過他廣東話不好,記錯!頂癮!

足球二 我在Pumas的日子(口頭作文) ── 李蘅

二零一零年一月八日    星期五    天晴

搬來Colorado Springs後,我參加了一隊足球隊,叫Pumas。

這隊足球隊跟Jaguars不同,Jaguars有二十人,Pumas只有十人。比賽時Jaguars隊有十一人,Pumas隊只有五人。

 

Pumas隊只有我、Hayden和Luke懂得控球和帶波,只有我懂交波,不過交了給他們,他們也拿不到,所以爸爸叫我不要交了。

這裡的人踢球沒有Pasadena那麼棒,而我們隊每次都輸,從來沒贏過。
 
我在隊裡面是第一名,我很棒,差不多每一場比賽我都進球,最多一次我入了四球,爸媽和其他孩子的父母都稱讚我。

這是Connor,是我的隊友,他爸爸拍照拍得很好。

 
看!我要搶她的球!

我追到她了。

我搶到了!

We are finished! We go through a tunnel made by the parents. We all have a good time.

足球一 我在Jaguars的日子 ── 李蘅

二零一零年一月五日    星期二    假期

我五歲開始踢足球,我很喜歡踢足球。

在加州Pasadena我參加了一隊足球隊,叫「大豹」。

我是前鋒,

在春季比賽中我入了兩球,

教練稱讚我了不起。
 
 
不過大豹隊
 
 
經常都輸。
 
 
最佳球員是Luca、我、Andrew、Angel和龍門Angel。
 

 

 
 
 

蘅蘅不喜歡這個世界

五歲的蘅蘅說:「爸爸,我不喜歡你和媽媽生我出來。」

爸爸大驚,為何小小年紀,說話像反叛青年?「為甚麼啊?」

蘅蘅:「我不喜歡家姐常常做我的Bose,我不喜歡Mohep,我不喜歡火燭。」

家姐是八號女,當然會控制他!其實已經有改善了。
Mohep是他的埃及鄰居。
我們住的這區,差不多天天都有救火車經過,聲音特別響,每次蘅蘅都要跑出走廊看。

爸爸:「那你喜不喜歡爸爸和媽媽?」

蘅蘅:「喜歡,爸爸媽媽是好的,但我不喜歡這個世界。」

吓?「世界」都懂用?他這個是甚麼世界?

爸爸:「係啊!這個世界有很多地方不好,但有一個人,他很愛這個世界,你知道是誰嗎?」

蘅蘅:爸爸?媽媽?……

爸爸:你忘記了嗎?For God so love the world….

蘅蘅:我知道我知道,that he gave his one and only son, for whoever believes in him will not perish but have eternal life!

爸爸:對啊!雖然世界不可愛,我們卻要像神一樣,愛這個世界,叫他們認識主耶穌……

 

傻蘅與Moheb

難得傻蘅?

人家說「難得糊塗」,糊塗難得一次,才值得珍惜。

蘅蘅的傻,卻一點也不難得。

自三歲上幼兒園,老師就稱他為Silly Boy

現在凡拍照,都是例牌傻樣,像明星的例牌笑容一樣。

以下的傻樣,已經是比較正常的了。可算難得。

他發展了一套傻仔理論:

三歲:不傻

四歲:傻仔

五歲:傻瓜

六歲:傻瓜傻瓜,兩個傻瓜

 

傻蘅,謝謝你帶給我們的歡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