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不腐,戶樞不蠹

Archive for the ‘還我教會專欄’ Category

工廠在哪裡,教會就在那裡

美蘭是我十五年前在泰北事奉時的學生,皮膚白皙,眉目娟秀,是以不太專心讀書,終日多以裝扮為念。還好她信主,雖不甚熱心,但口快心直,與我們挺談得來的。

她下曼谷後,嫁了一個泰國華商,叫智平。兩人生意經歷一些困難後,竟然同心轉向神,變得非常愛主。事隔十多年,我在曼谷探訪她倆時,她們已經是一家汽車音響公司的老闆,家連工廠,面積比香港一般中學還大,她招呼我喝茶的客廳,就有半個禮堂大。

 

我呷著一口茶,聽著阿平講述他的故事,令我嘖嘖稱奇:

 

「我與太太都是泰國華裔,我倆就像李老師所說的亞居拉夫婦人在商途,遷移到哪裡,就在那裡建立教會十年間我們建立了五間教會

十年前,我們在曼谷Bang Yai開音響公司,我們聘請工人時跟他們約法:每天早晨須用一小時跟我們聚會。 我沒讀過神學,連泰文也不會寫,但有一顆單純愛主的心,想為祂建立教會。我每天最少用三個小時來讀聖經和聽道,用中文寫好六、七頁的筆記,早上就用泰語跟工人講道。起初工人都沒心聽,覺得厭煩;但日子久了,看見我們的見證,就慢慢歸信基督。我也帶他們在附近佈道,慢慢就建立了第一間教會。

 

五年前,神祝福我的生意,我搬到曼谷Petgaserm建了更大的工廠。我把以前的教會交托給傳道人,在新地方又建立了新教會。有一次我的工廠面臨經濟危機,貨堆積如山,賣不出去,我就天天與工人禱告。後來曼谷發洪水,我就捐錢捐物資,救濟災民。工人跟我說:「老闆,我們自顧不暇,你還去幫助別人?」我說:「該做就做,上帝自會照顧我們。」後來水淹到我們工場,奇蹟發生了,旁邊的工廠都淹到胸膛,我們的工廠只淹到小腿。水退後,我們堆積的貨也在一個星期裡賣光。工人與我們一起經歷神,都很想得到福氣,所以信得很認真。

 

後來,我帶工人到北部清堪短宣,在那裏開了幾天的佈道會,就在那裏建立了第三間教會

 

我越事奉神,神越祝福我的生意。三年前,我又搬到了曼谷近郊的Bang Hua Tong,工場建得更大。這次我不單建立了第四間泰人教會,更像《還》說,在本地的外族人中建立教會。我們專向附近的緬甸工人佈道,有緬甸人信主後,我們就請緬甸的傳道人來跟進。現在我們主日早上是泰人崇拜,下午就是緬甸人崇拜。開展了第五間的教會,而且是外族教會,叫我很開心。

 

我很喜歡開荒,我認為不單是傳道人,只要有心,人人都可在任何地方建立教會。

阿平與美蘭的故事,就像一篇《還我教會》外傳,所以我把他們的故事收進《還》的增訂版中。只要你願意,你也能建立教會。

 

欲閱讀更多這樣的故事,可下載「得力閱讀」app,購買《還》電子版。http://ereading.org/

 

Advertisements

還我平信徒牧者

卡拉OK的流行,令整整一代的唱歌技巧提升起來,不用聘請樂隊伴奏。上載Youtube/上傳優酷 的流行,更令他們有了公開發表的機會,不用唱片公司,就可一炮而紅。手機拍照與錄影的流行,忽然人人都可變成記者,不用傳媒聘請。網上分享的流行,令電腦解難、遊戲攻略、旅行指南、煮食步驟等,都唾手可得,不用去買專家寫的書。從不下廚的我,就曾經根據Youtube指示,煮過一頓「乾炒牛河」給二十幾個美國人品嚐,在他們豎起拇指讚美之時,我體會到一介草民,也能對所屬團體有重要貢獻,不需要先去考一個專業試。

 

世界老早已「升級」到一個新時代:每個個體貢獻,透過共力影響世代。

 

聖靈啟示的新約教會,本來已植入了「全民皆祭司」的基因,但因傳統人為的枷鎖,鎖住了細胞內的酵素,令基因沉睡。時候要到,如今就是,聖靈正喚醒教會,解開專業主義的枷鎖,激活全民皆兵的基因,讓細胞迅速繁殖倍增,拯救靈魂,轉化社會

 

信徒總有所貢獻,教會的傳統若不放權讓他們建立神國,他們的力量就跑到別的地方去。

 

有甚麼職責是信徒領袖可共享,而傳統思想卻不容易讓他們共同戮力的呢?

 

其實根據「信徒皆祭司」的精神,根本沒有一項職責信徒不可以共享。信徒只要有聖靈的果子與恩賜,就可共同建立教會。理論上甚至施洗與施聖餐,也是每個信徒的責任與權利(太28:19-20)。但誰施聖禮不是今日的關鍵點,關鍵是「還我平信徒牧者」!在尊重全職牧者,讓全職牧者帶領全教會的同時,全職牧者要賦權展能,讓平信徒牧者擔起三項聖經所賦予他們的職責,就是管理教導牧養實施這三項職能的第一場地是他們自己的小組,而有經驗的信徒牧者可升級管理、教導與牧養小組長。不要誤會全職牧者不用管理、教導與牧養,要!只是他們專注於管理、教導與牧養教會的平信徒領袖而已。

 

 

在新約教會裏,這三者本來就是平信徒長老的主要責任,而他們的家庭小組,只是一個小團體。在聖靈設定的教會裏,本來信徒領袖的比例就很高。在一個小房子裏,裡面就有幾個長老與執事。小團體與領袖多的好處是:關係密切、近身牧養與領袖培育快,能承接不斷增長。耶穌是最好的老師與教練,全時間訓練,也只招收了十二人,有三個入室,一個未能畢業。保羅帶職事奉,最像平信徒長老,圍繞他身邊的宣教士團隊,就是那十來個人,親近的三個,開除的一個。

 

一個平信徒牧者,能重點栽培三、四個未來領袖,透過小團隊深度牧養十來個人,這樣的小組就是教會的核心,就是一個充滿愛與動力的小教會。世界的每個角落都需要這樣的小組,眾多的小教會,需要眾多的平信徒牧者。

 

還我平信徒牧者,給你一個遍地開花的國度

你也能建立教會──PREACH(下)

華理克牧師(Rev. Rick Warren)的《直奔標竿》裡談到教會的五層圈,從內到外分別是Core(核心圈)、Committed(門徒圈)、Congregation(會眾圈)、Crowd(群眾圈)與Community(社區圈)。如果我們拿耶穌在世的事奉來舉例的話,五類人分別是入室弟子(彼得、雅各、約翰)、十二使徒、72門徒、群眾與猶太社群。如果拿我們這PREACH建立教會法來說,Pray的階段是核心圈,Rally與Establish的是門徒圈,Assembly的是會眾與群眾圈,今期談到的Care-evangelism是群眾與社區圈,Hierarchy of Discipleship則是把外圈人推到內圈人的訓練系統。我試列表讓讀者一目了然∶

[b[教會的五層圈[/b]

Core(核心圈)

Committed(門徒圈)

Congregation(會眾圈)

Crowd(群眾圈)

Community(社區圈)

 

耶穌時代為例子

入室三弟子

十二使徒子

72門徒

群眾

猶太社群

 

PREACH的階段

Pray

Rally & Establish

Assembly

Assembly & Care-evangelism

Care-evangelism

 

——Hierarchy of Discipleship(推動外圈到內圈)

 

 

Care-evangelism(關懷佈道)

 

耶穌擁有真愛與真理。每個人都需要愛,但不是每個人都喜歡真理。畢竟,「朝聞道,夕可死矣」的人不少已死,僅存不多;反而是聽見真理就拿起釘子來反擊的人不少,耶穌就是如此被釘死,今日基督徒在價值觀迥異的社會中也面對如此困境。正是如此,基督徒的骨骼雖用真理支撐,但包圍骨骼的肌肉必須是飽滿的真愛,以真理支撐的真愛去吸引群眾

我們聚會時,會有一群常出席的「會眾」,而「群眾」中也會有人懷著興趣偶而出現。這個時候,小組若能有一些面向群眾與整個社區的關懷行動,就可讓人慢慢打開心門,探究真理。無論是個人的關懷、吃飯,還是舉辦一些興趣班、興趣講座,又或是關懷整個團體的一些服務行動,都可行。讀者可翻看本專欄的〈不佈道,毋寧死〉

我認識泰南在穆斯林群族中的宣教隊伍,十年來以足球班、語言班、青年小組,甚至替清真寺粉刷牆壁來服務社區,贏得了社區群族的接納,並主動邀請他們進村服務。以具體行動表現的真愛,很少人會拒絕。

Hierarchy of Discipleship(門訓系統)

 

傳統教會對信徒最吃重的教導就是星期天的講道。這樣的講道在馬丁路德改革時是劃時代的貢獻,但五百年後,我們實在不該再只倚靠這種單向大包圍的教導方法。你聽過一所學校只有周會講座的嗎?要針對學生的需要,必須分科分級施教,還有班主任個別關心、聯課活動輔助等。再說,若回到聖經的傳統,門訓是主,聽道是副

 

小組的人若有參加建制教會的,很多訓練就可倚靠建制教會。

 

門訓架構的觀念大概如此∶初信者,要分派一個栽培員給他們,關心與教導他們養成靈修、傳福音等基要基督徒生活習慣。完成初信栽培的,要給他們進深的教導,與訓練他們成為別人的栽培員。已經成熟的,要訓練他們如何帶領小組、擴展福音等等。門訓系統的目的就是要把在外圈的信徒,推到內圈當中。今期我只能蓋括地說。「無牆系列」今期結束,「領袖系列」的內容將會深入一點談門訓。

 

【還我教會】你也能建立教會──PREACH(中)

禱告與召集了骨幹團隊後,怎樣繼續呢?

 

Establish──建立同心

 

泰國軍方政變後,請全國人民看歷史電影──不論紅衣、黃衣,都可免費進場──宣揚和解的訊息。的確,不同心的話,不論國家或教會,都難以建立

 

基督徒同心的根源,來自神的話骨幹團隊組成後,不忙馬上擴展,先找點時間一起研讀神的話,讓彼此認同了核心價值,就能走遠走闊。除大誡命、大使命外,對「教會」的理解也非常重要,這是我為何在《還我教會》中提供了四次查經資料的緣故。如果你跟著《還》來查經,你的骨幹團隊對以下的主題會有較接近的共識:

 

教會是什麼?

聚會作什麼?

誰帶領教會(或如何帶領教會)?

誰到處宣教(或如何宣教)?

 

全球細胞小組教會網絡300多位牧者也曾彼此溝通,商議出教會該有的七個要素,值得領袖研讀(參王利民《你也可以當教練》P.119-145),該七點為:關係為主、全人參與、賦權展能、耶穌中心、外展倍增、網絡連接、彈性結構

我們泰南的家庭小組,就是用了頭半年共同查考教會與生命的要道,令大家心志相同,才有後來每年倍增的發展。

 

 

Assembly──開始聚會

 

其實你已經在聚會,不過時候到了,就可以公開聚會,邀請所有在緣份裡的朋友參加。你「秘密」聚會了一段時間,相信也有其他朋友老早想知道你們在做什麼了。辦一個大聚餐作為開幕,是個不錯的主意,至少大家的腸胃會贊成。

小組的定位最好面向少聚會的基督徒與未信者,劉達芳說香港有16.4%的基督徒,不過四分之三沒聚會,把他們找出來吧!一個帶著福音使命的教會,才是神喜悅的教會。聚會的內容要敏銳於慕道者的需要,建立門徒的內容,留在第六步H吧。

 

此專欄「小組系列」分點談及的4WWelcome, Worship, Word & Work,是小組四個基本的內容,你可翻查參考。但不一定每一次都「吃全餐」,要看時間啊。一般職場的小組,不到一小時的聚會還要包吃飯呢!至於其他緣份,或許可以長一點,因時制宜吧!頻率方面,我極力建議維持一周一次,我見過強壯的小組都是每周聚會的,聚會的頻密度有時也真能反映委身的程度。不過兩周一次,甚至一月一次,也比沒有好。

 

最近我們一位泰國朋友在蘇梅島又開始了一個小組,在島旁大陸上的朋友都為他高興,因為一個小組被建立起來,就是一個燈台被點燃,一個漆黑的地區又被照亮了。

【還我教會】你也能建立教會──PREACH(上)

很多人認同了信徒要起來,在各緣份裡建立簡單的無牆教會,卻如「老鼠拉龜」,無處下手。我試提出「PREACH」建立教會法,與大家分享六個步驟,六個字母分別代表∶

Pray──禱告同心

Rally──召集同道

Establish──建立同心

Assembly──開始聚會

Care-evangelism──關懷佈道

Hierarchy of Discipleship──門訓系統

Pray──禱告同心

不少人嘴巴上認同「人人建立教會」,卻沒有付諸行動,最大原因是心志不強。看保羅,一邊在哥林多織帳棚為業,一邊瘋狂傳道、建立教會,以致路加醫生這樣形容他的生活∶「正專心傳道」、「為道迫切」(徒十八5)

如何培養我們有這樣正確的心志?必定從禱告開始!

每到一個緣份裡,先禱告神,願神的國度臨到該緣份裡,願身邊的人都尊主為聖,願主的旨意自由運行,更願神讓你認識該緣份裡的百姓,同心建立神的國。

培養自己的心,聚焦於大誡命與大使命,以擺上一切的心在世俗中為主而活(路十四33),凡事以神國為念(太六33)。

我與內子在教育局任事時,內子認識了一位很熱心的姐妹,她倆就在午飯時間禱告、傾訴彼此需要。在部門裡建立小組的心,就慢慢被燃起。

Rally──召集同道

不久,她們的兩人小組就吸引了另一位年長姐妹,變成了「一個墟」的祈禱小組。後來我看時候到了,就鼓勵內子正式邀請部門裡所有的基督徒,組成每星期三午間聚會的基督徒小組。

不要學蜘蛛俠、鋼鐵俠等獨行俠;蝙蝠俠比較好,最少有羅賓與蝙蝠女,還有管家與高登局長為團隊;當然X-men或Avengers的團隊最使人著迷,什麽恩賜異能的人都有!從耶穌兩個兩個門徒差出去傳道開始,到保羅越來越大的團隊,我們明白教會是由眾多活石組成的(彼前二5)。一個人建立教會很難,但一群活石就不同了

怎樣組成骨幹團隊呢?

夫妻是最自然的。除了在教育局一起建立小組,我與內子在「家緣教會」裡,就是最好與唯一的拍檔,帶領我們兩個孩子建立家庭祭壇。我在泰南參加的華人家庭教會,是由我好朋友孫老師夫婦在他們家開始的,他們恒心忍耐,經過好幾年三到五人的聚會,到近年才碩果壘壘。

建制教會的弟兄姐妹,由於教會文化相同,也是最容易的搭檔。大學時書院足球隊的細胞小組,就是由我們三個同教會的弟兄一起建立的。大學的幾個暑假與寒假,我們七八個弟兄常常連袂往國內或歐遊,我們或崇拜、或查經、或傳福音、或探訪教會,是最好的流動教會。

由不同建制教會的弟兄姐妹組成的骨幹團隊,是最常見與最美的。大學中文系開課時,各學會都在班上傳宣傳報名表,我也插入了一張「中文系一年級基督徒小組報名表」,80人的班裡,一下子就收集了十來個名字,我們的小組就這樣召集而來。教育局與泰南的小組則以口相傳。

召集了骨幹團隊後,怎樣繼續呢?下期續。

香港85萬無「家」基督徒

夏忠堅牧師

在二月禧福主辦的「新酒新皮袋──還我教會研討會」中,認識了一眾令人敬佩的牧者;最深印象的,是台灣的夏忠堅牧師與禧福的劉達芳博士。在策略研討上,夏牧提出建立一個微型無牆教會的網絡,以強化散落在社會每個角落中的基督徒群體。劉博多番指出香港有85萬無「家」基督徒,需要建立無數無牆教會去牧養他們。劉博把這番心懷寫下,我把它放在《還我教會》電子版中為序,以饗讀者,原文節錄如下:

劉達芳博士

 

反思85萬信徒為何不聚會

 

32005-2009年三個統計顯示:在香港,自認是基督徒的,約有115萬人。即六個香港人,就有一位以基督徒自稱。可是,2014的教會普查顯示,香港出席崇拜人數 30萬,佔全港人口4%左右。而4%的比例,十多年不變

 

一個企業,一個生意,若廿多年來,都流失四份三的顧客,卻絲毫不反省其經營之道,不檢視其運作模式,不思變,這豈不是很不合理嗎 ? 若香港教會不反省不思變,結果不堪設想。

 

尋回不聚會的信徒

 

要尋回那85萬不返教會的信徒,我有一個夢:我們要用諸般的方法,交織成為一個網,在不同時間、地點都有不同方式的活潑聚會,以致能叫走失了的基督徒,可以像魚一樣被「捕」回來。這樣,人可以在街角在辦公室在球場在緩跑徑在髮廊,或透過媒體互聯網,重新與基督徒交接。在職場、在「尋常百姓家」本來不聚會的信徒被牧養,再次經歷又真又活的神。最後,他們又從神領受異象,蛻變成帶著使命帶著激情的群體,用其專業及按其崗位服侍:如僱傭公司的使命群體,就服侍被欺壓的印傭、菲傭 ,爭取公義的法例; 如健身行業的使命群體,就進到邊青中間,教他們紀律、攻克己身、不打架、不打機、不打針。

 

還中國本色化的教會

 

4 在帝國主義時期,中國教會一直不能成熟,一直仰慕西化。無論是禮儀、教會生活,其存在模式,都是效法西方教會。教會洋化,中國人都以基督教為洋教。

文化大革命叫中國教會瞬息本土化,信仰回到家中──這本來就是中國最本土的宗教生活──拜祖先是在家中進行的。不再有詩班,人人都是敬拜者;沒有受薪牧師,男女老幼都傳道;聚會不重禮節,只重生活及信仰上的分享

可惜,逼迫一緩下來,教會開始龐大,西方教會文化的統霸又回來了,城市教會紛紛購堂、建堂,又想複製西方的教會。2014年四月,國內的教會被強拆,盼望中國教會馬上醒過來,不再花十二年,用三千萬,去建那些一天就可以推倒的教堂

願這書幫助國內教會快快回到自己的根──使徒行傳存在的模式,明白神的國,非關財富,不靠勢力;單單一班無學問的小民,足以搞亂天下。

*電子版《還我教會》(增訂)已在證主「得力閱讀」app中登陸,歡迎購買。http://ereading.org/

 

專職祭司的續集

既然新約已廢除了專職祭司,既然專職祭司的電影已播完,為何會有續集呢?

 

此乃人性!

 

神的心意本來是讓每一信徒變成祭司,不再如舊約時代,只容許利未一族在聖所事奉神。釋放每個信徒潛藏的恩賜來建立教會,是聖靈的心意,是第一世紀教會突出的現象,是使徒的共識

 

問題是:使徒死後,面對紛雜多元的亂局,信徒的不安感使人崇拜領袖與權力的本性顯露出來,我們彷彿聽見教父不安的心聲:每個信徒被聖靈自由感動太可怕了,我們寧願聽一個人說話,讓他代表神,讓他跟神一樣!

 

使徒一死,教父就開始走歪路,重召舊約專職祭司的靈魂:

 

 

年份(公元後) 人物 新約祭司階級出現過程
約96 羅馬的革利免 首創「平信徒」這字去區別普通信徒跟長老、執事的始作俑者,認為長老、執事與舊約的祭司平行。
約110 安提阿的伊格那丟 每城置一主教於長老、執事之上,唯主教可施洗、施餐與講道,主教代表基督。
約190 愛任紐 重視使徒統緒,認為長老/主教就是使徒傳人。
約196-212 特土良 首用「聖職人員」與「祭司」稱呼主教與長老。
250s 居普良 主教與長老等同舊約祭司,主教以外無救恩,「聖職人員」該接受十一供養。

 

教父違反使徒教導,把舊約祭司觀帶進新約教會後,君士坦丁以金銀與皇權將之納入軌道,成為了天主教與基督教今日聖職人員制度的濫觴


君士坦丁做了甚麼呢?他吩咐從國庫、城市與教會的資金中撥款,給基督教的聖職人員發定額薪津。他也把主教提升到皇家地位:有官章與公共畫像,授予市議會座位,地位僅次於省長,免稅,負責審訊基督徒案件,可面見君主等。至於主教駕臨教堂,則有詩班唱歌歡迎,平信徒於主教座與祭壇前屈膝等候,親吻主教聖足。

 

趨勢發展下去,就形成了Pope, Patriarchs, Metropolitans, Bishops, Priests/Presbyters, Deacons等層級,專職祭司壟斷事奉的路舖成!我相信初代教父與後來君士坦丁的言論與舉措大多出於善意,但正如西諺所說:「地獄之路往往由善意鋪成」當教父透過集中權力把雜聲除去,也不自覺關掉了教會的主電源……

 

今日教會的聖職人員制度乃從歷史而來,精神與體制都非源自新約,並非神聖不可侵犯

出自真理蔡園

出自真理蔡園

教會是需要有領袖的,然而領袖不是專職祭司。兩者分別在哪?專職祭司聖俗二分,認為他這個階層特別蒙召、獨有資格作某些最神聖的事奉;他也樂於強化專職系統,呼召一兩個信徒從世俗分別出來,讀取學術資格,經過同行鑑定,加入聖職行列。新約原則下的領袖卻不以專職祭司自居,其使命是在平信徒當中大量建立領袖,讓他們建立教會、轉化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