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不腐,戶樞不蠹

Archive for the ‘小組系列’ Category

工廠在哪裡,教會就在那裡

美蘭是我十五年前在泰北事奉時的學生,皮膚白皙,眉目娟秀,是以不太專心讀書,終日多以裝扮為念。還好她信主,雖不甚熱心,但口快心直,與我們挺談得來的。

她下曼谷後,嫁了一個泰國華商,叫智平。兩人生意經歷一些困難後,竟然同心轉向神,變得非常愛主。事隔十多年,我在曼谷探訪她倆時,她們已經是一家汽車音響公司的老闆,家連工廠,面積比香港一般中學還大,她招呼我喝茶的客廳,就有半個禮堂大。

 

我呷著一口茶,聽著阿平講述他的故事,令我嘖嘖稱奇:

 

「我與太太都是泰國華裔,我倆就像李老師所說的亞居拉夫婦人在商途,遷移到哪裡,就在那裡建立教會十年間我們建立了五間教會

十年前,我們在曼谷Bang Yai開音響公司,我們聘請工人時跟他們約法:每天早晨須用一小時跟我們聚會。 我沒讀過神學,連泰文也不會寫,但有一顆單純愛主的心,想為祂建立教會。我每天最少用三個小時來讀聖經和聽道,用中文寫好六、七頁的筆記,早上就用泰語跟工人講道。起初工人都沒心聽,覺得厭煩;但日子久了,看見我們的見證,就慢慢歸信基督。我也帶他們在附近佈道,慢慢就建立了第一間教會。

 

五年前,神祝福我的生意,我搬到曼谷Petgaserm建了更大的工廠。我把以前的教會交托給傳道人,在新地方又建立了新教會。有一次我的工廠面臨經濟危機,貨堆積如山,賣不出去,我就天天與工人禱告。後來曼谷發洪水,我就捐錢捐物資,救濟災民。工人跟我說:「老闆,我們自顧不暇,你還去幫助別人?」我說:「該做就做,上帝自會照顧我們。」後來水淹到我們工場,奇蹟發生了,旁邊的工廠都淹到胸膛,我們的工廠只淹到小腿。水退後,我們堆積的貨也在一個星期裡賣光。工人與我們一起經歷神,都很想得到福氣,所以信得很認真。

 

後來,我帶工人到北部清堪短宣,在那裏開了幾天的佈道會,就在那裏建立了第三間教會

 

我越事奉神,神越祝福我的生意。三年前,我又搬到了曼谷近郊的Bang Hua Tong,工場建得更大。這次我不單建立了第四間泰人教會,更像《還》說,在本地的外族人中建立教會。我們專向附近的緬甸工人佈道,有緬甸人信主後,我們就請緬甸的傳道人來跟進。現在我們主日早上是泰人崇拜,下午就是緬甸人崇拜。開展了第五間的教會,而且是外族教會,叫我很開心。

 

我很喜歡開荒,我認為不單是傳道人,只要有心,人人都可在任何地方建立教會。

阿平與美蘭的故事,就像一篇《還我教會》外傳,所以我把他們的故事收進《還》的增訂版中。只要你願意,你也能建立教會。

 

欲閱讀更多這樣的故事,可下載「得力閱讀」app,購買《還》電子版。http://ereading.org/

 

Advertisements

「轉載」培訓門徒的爆炸力

「轉載」

培訓門徒的爆炸力—–沒有平信徒和建築物

——范奇宣教士

 

這是耳熟能詳的大使命:

 

耶稣进前来,对他们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做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马太福音》28:18-20

 

其實大使命的內容不單是叫我們傳福音,帶人回教堂做信徒的。大使命的真義其實是要我們靠著基督的權柄(倚靠聖靈) ,使人成為門徒。門徒就是那些肯為耶穌真付上代價的信徒(太10:38) ,並能結出常存果子(約15:16)

我在思考一個問題: 傳福音叫人決志多多少少不太難。但在其中我們應該抽選多少人教導他們成為耶穌的門徒? 耶穌在三年間有很多人跟著祂,但祂只重點地培訓12位。那我們應該怎樣效發耶穌呢? 我有一個想法,如果我們每個基督徒一生中,只培訓六個門徒,分三期完成。這個世界會變成怎樣?

這是我以前教會定的小組長晉升制度: 一生人培訓六個門徒」系統

 

小組長晉升制度

 

1.預期每組長任期約三期,三期後便晉升導師,協助管理教會或負責講道分享。

2.每期要在組中最少培訓兩位組長,就是第一期期頭的一組,變成第一期期底出現三組。

3.第二期又最少培訓兩個組長。並鼓勵協助第一期所出的新組長自己每期培訓兩個組長。

4.第三期又最少培訓兩個組長。

5.三期內完成不了繼續當組長,直至直接培訓了最少六個組長。組長可升為導師協助管理教會。

 

假設一期可為一年。一個小組平均十個人,在其中選擇兩個人重點栽培未來組長。(根據一些資料統計,十個基督徒中願意委身的約20%,那就找那2個人出來) 。

那麼第一年年頭只有一組,年尾便有三組。

因為第一年你會要求你的兩個未來組長在第二年也找兩個門徒,那麼第二年年尾就有9組出來。

第三年年尾會有27組出來。

如果繼續將這「每人一生中做6個門徒」的觀念堅持下去…….

第6年年尾約有5409年年尾約有1080012年年尾約有216000第15年年尾約有心超過400萬組…….. 如果每組十人,這個門徒運動的影響力會達到近數千萬人。誇張吧? 教會真的能「攪亂天下」(徒17:6)….. 這就可以解釋為什麼頭幾個世紀的基督徒能將福音傳遍整個羅馬帝國……這也可以解釋在中國的教會繁殖運動中為什麼會有上百萬會員的團契出現……這也可以解釋一些以家庭為中心的小組化教會 會出現幾十萬會友的情況……

我很喜歡『還我教會』作者石头在書底的一句口號: 「還我們一個支點,讓教會撬動地球!」 那這個支點是什麼? 是什麼? 我認為 1. 沒有平信徒2. 沒有建築物限制

平信徒何來? 平信徒是相對那些受過專門神學訓練的專職牧者而命名的。「我沒有受過神學裝備,我只是一個平信徒。」

建築物何來? 教堂就好像只要我們傳福音,盡我們的宗教義務,目的是使之坐滿人,那我們就完成使命了。「我沒什麼資格像耶穌般訓練門徒,但我還可以傳一下福音,叫人來教堂接受這個宗教的。」

平信徒觀念過度倚賴有形的建築物,很多時成為教會最後停滯不前的重要原因—–也給我們的「懶惰、愛世界留給了借口」。

        在這裡,我想挑戰各位,一生人中你能否為主培訓六個結果子的門徒?答案是:只要你有心,目標明確,是總有辦法的。

        門訓、門訓、門訓是教會的出路!(不是教堂,也不是神學學位)

靠著聖靈的能力,好好裝備神的話。並將之分享出去,跟你要訓練的門徒建立多點禱告、守望的友誼(無論是在建制教會、職場聚會、家族聚會)。只要忠心作好你的份,人人起來宣教,神的國度就能拓展,到那日,你也可以帶著你的果子好好見愛我們的主耶穌,在祂面前交賬。

一寸光陰一寸心

1  一寸光陰一寸心。古代社會猶看重時間,何況現代社會?維繫組員關係的,不是「金」,而是「心」;而「關心」度的衡量,是「光陰

小組就是,就是關係。這種關係,不能單靠聚會促進;聚會時間外的相處,才讓口頭的愛變得具體,讓牧養變得自然。

耶穌知道這個道理,所以與十二門徒朝夕相對,祂最好的提醒,都在飲食起居中提出。保羅知道這個道理,所以與百基拉、亞居拉同住同織帳篷,又帶著提多、提摩太與路加旅行傳道,手把手教地培養他們。初期教會知道這個道理,所以他們變賣一切,承擔彼此的需要,吃喝拉撒,「天天」聚在一起。

3現代人最大的問題在於「太忙」。傅士德說:「『忙亂』不是魔鬼攻擊基督徒的工具『忙亂』本身就是魔鬼!」教會若由背景相同的信徒組成,如職場中的小組,那比較容易「天天」共處,建立關係。但無論教會在哪裡,關鍵是信徒委身給上帝,不是委身給工作/學業、家庭/愛情、娛樂/上網等; 讓上帝Above all,又within all,才能在繁忙的同時,委身於關係當中。

「有關係(relationship),就沒關係(doesn’t matter);沒關係,就大有關係!」做生意的人熱衷於吃飯送禮、摸酒杯底,無非為打好關係,讓生意水到渠成。為了世俗利潤,今世之子都願意花時間花錢;我們與魔鬼爭生意、搶靈魂的,難道就不願意付代價以真心建立關係

在香港當中學語文老師,傳說忙得要「跳樓」。我在這種壓力下教書七年,每星期禁食禱告一次,其餘的午飯時間,都相約學生、組員、組長或教會領袖吃飯聊天,為的是建立關係、牧養訓練。

2葉松茂弟兄在建道神學院訓練全職牧者建立青年群體,成功的全職牧者分享秘訣:每周個別約見6-10位青年,一個月見24-30次學生。付諸行動的大劑量關心,令教會開始騰飛。胡志偉牧師評論一些一星期也見不上一兩次會友的牧者,說:「實在太懶了!」

安息日原則

每個信徒都是全然屬主的祭司,我們該如何分配光陰,一邊工作,一邊為主發光?我建議一個「安息日原則」。六日固然屬主,但我們可把24小時分別出來,專歸上帝。這每星期24小時,可粗略分成3個8小時:8小時與神親近(靈修、禱告、禁食),8小時用作不同聚會(小組、崇拜、訓練、會議),8小時與弟兄姊妹共度(栽培、牧養、娛樂)。

這24小時當然不是死律法,一成不能變。但這是一個很好的指標,看我們是否真把時間花在建立自己、建立教會上。過去我實際每星期分別30小時出來。

        一寸光陰一寸心,以光陰付出真心,讓主的真愛透過我們,得著人心。

 

不佈道,毋寧死

      我们的大使命:传福音  若不傳福音,我便有禍了(林前9:16)!大使命在前,基督徒不傳福音,實在難辭其咎。小組是由一小群人組成,若你沒傳福音的心志與能力,將直接影響你的小組成為一個不事生產的小組。不帶人信主的基督徒很多,所以不領人信主的小組也相應不少。這樣的小組,按名是活的,實際不用把脈,也確知已經死了(啟3:1)。

小組教會有一句格言:相聚,是為了分離。小組的相聚,是為了吸引眾民、建立領袖, 到一年後小組人數倍增,小組就會分離,一分為二。小組教會把傳福音的使命與小組的存亡掛勾:如果一個小組一年內不倍增,就會被解散重組。「不佈道,毋寧死!」豪氣干雲,體現了耶穌「不撇下一切跟從我的,不能做我的門徒」的精神。泰南侍奉

不管你的小組是否以細胞分裂的模式來倍增,傳福音與建立領袖都應該成為小組的心臟

我們泰南華人小組的佈道策略,是個人關係佈道福音聚會興趣班三者並行。

萬不要以中央佈道完全取代個人佈道。很多教會就是走錯了這一步,以致信徒失卻了個人佈道的熱誠與能力。我們的初信栽培包含兩次個人佈道實習,所以每個初信者都能成為井旁的撒馬利亞婦人(約4:39)或格拉森曾被群鬼所附的人(可5:20),一信主就馬上去見證主。小龙和小雪

        感受到貼心的愛,永遠是人歸主的主因不是每個信徒都能言善道,但每個都能付出一份具體的愛。昨天小雪告訴我她願意受洗信主,我問她為何改變,她說:「理性問題很難有完美的答案,但小龍對我的關心,讓我感受到真正的愛。我覺得我不須再窮究,我願意接受耶穌這份愛。」羞澀的小龍露出滿足的笑容,她雖不擅辯論,但主從她心中發出的愛,贏得了一個靈魂。

辯明真理的部分,我們放在每星期的聚會與每月一次的福音講座中。我們的聚會都以福音性為主,三年間分別用過《標竿人生》、「啟發課程」與《遊子吟》,我们的课程發覺後者最切合中國老師的背景。每月一次的福音講座,多以文化入手,如儒釋道墨與上帝的關係、甲骨文中的聖經密碼等,2012年末日潮起,也講過「末日迷蹤」。總之就是要切合對象的文化

為吸引外圍尚未對福音有興趣的人,我們會主辦一些興趣班,游泳班和泰语班泰語班英語班游泳班。另外,每年也舉辦一兩次旅行。這些活動,最能吸引群眾、建立關係,又不帶壓力。昔日游泳班的學員,很多游來游去,不知不覺就游進我們這個愛的大家庭裡來,去年聖誕節就有一位指定要在學游泳的泳池裡受洗。

不要以為我們是大教會,我們沒有教堂沒有牧師,2012年中開學時只有7信徒。結果2012-13年度,我們帶領了8新人受洗。2013-14年度,我們從11信徒開始,帶領了13新人受洗。每位老師受洗後,都會接受八課栽培,馬上又加入我們佈道與建立門徒的大軍。新受洗的姊妹们

        不佈道,毋寧死。

 

 

 

 

 

 

一次震撼人心的小組

cell church 2         聖靈如何帶領信徒在小組中互相建立?小組專家李樂夫給了一個很經典的例子,讓我做編輯修飾一下,摘錄給你(《細胞小組組長手冊》p.242-243):

          敬拜時間很有震撼力……有的低聲唱咏,有的禱告。各人在靈裡與主連合,陶醉在主的愛裡……

             破冰遊戲後,組長就問各人有否從神而來的恩賜或話語要給予肢體 ……一位姊妹播放一段音樂,然後她唱道:「真的,神真是在此與我們同在……」我感動得流出歡欣之淚!

            一位父親跟著對我們說:「這個星期,我在讀出埃及記時,得到一段說話是給羅拔的,在出埃及記33章11節,是這樣的:『耶和華與摩西面對面說話。』羅拔,你曾分享過,你一直渴求要真經歷到神的同在。我不斷地為你禱告,就得著這段經文。」

             所有人都轉眼望著羅拔。他說:「讓我告訴你發生了甚麼事吧!我決定了這個星期禁食午餐,無論我感覺到祂的同在與否,我都要用那段時間與神傾談。我知道祂是我的父親,我也覺得我們之間的阻隔必須要除去。所以這星期的每一天中午,我都會去會議室獨自禱告。這是我一生首次禱告足足一個小時,我以詩篇裡的段落去歌頌及默想祂。在上星期四,我與祂有了全新的接觸!祂的同在是如此的真實,我簡直不能呼吸。多謝你帶給我那個應許,對我來說這真是很特殊的一周!」

             我們也按手在一個有病的弟兄身上,按著主的計畫為他的醫治而禱告。我們聽了一個秘書述說她在新工作上所經受的壓力,她的上司害怕自己地位不穩,所以拿她出氣。小組中幾位曾經經歷這種情況的人,給了她智慧的忠告,其中一位述說了如何單靠祈禱,使到一位辦公室裡的暴君可以與他建立良好關係。

             我們中間有一位來賓,他的妻子離開了他,他因著一位組員的關心而來……卻穿了整套西裝打了領帶來,好像在參加主日崇拜一樣……因著大家都很開放坦誠,他也對我們抒發了自己的孤單與空虛感。他很愛他的妻子,多年來努力使她開心,失去了她比她死了還要難過,因為她活著,卻拒絕了他。噢,眾人為他的祈禱是何等懇切呀!

             我們為他代求之後,他哭著說:「我從未見過陌生人可以對別人有這樣的愛。我知道今晚我會經歷一些甚麼,但我沒想過會如此真確地經歷到這位大能的神,我要把我的生命給祂,但我不知道該如何做。請找人教教我好嗎?」

盼望你的小組也能如此被聖靈引導,並願每位小組成員都操練與神同行,關懷肢體與身邊人的需要。因為建立生命,就是建立教會;建立自己,就能建立肢體。

小組查經DIY

聖經原則

         按保羅教導,教會聚會中弟兄姐妹可按聖靈感動,一個一個輪流分享從神而來的話,彼此勸勉,聽的人慎思明辨,若有感動可發言。此稱為「先知講道」,為免冗長,兩、三個人發言最好(林前14:29-31)。

「輪流作先知講道」與「預備愛筵」、「詩歌代禱」的精神是一派相承的,就是聖靈帶領,人人參與,但具體怎樣落實到現代教會聚會中去?

中央統籌

        PDL筆者教會廿年前轉型為小組教會時,參照新加坡教會的做法:牧者按照每星期崇拜講道內容,設計問題,發給每個小組討論。這種作法的好處是講壇訊息與小組Word內容配合,可深化講壇訊息組長不須多花時間預備,蕭規曹隨,較容易掌握。「中央統籌」操作得最好的是馬鞍峰教會,華理克牧師推廣到全球的《標竿人生》,其實就是一本組員討論手冊,本來是對應他六星期的講道而設計的,它的完備處是加上每天靈修資料,每周小組查經開始時還有華牧師的DVD簡短講道。

Do It Yourself

cell

問題是牧師的講壇內容不一定適合每個群體,碰上內容沉悶的講道,在小組討論的價值就更低了。而且組長不費工夫預備,就代表組長缺乏自己預備屬靈筵席的操練機會。當年筆者負責教會的中學生事工,從一開始就沒有跟從教會發的討論問題,而是協助組長DIY設計適切組員的Word。

那我們設計的Word是怎樣讓每個人參與呢?舉一個認識耶穌救贖的例子,首先組長讓各組員把身上貴重的東西如戒指拿出來,然後一把投在一杯骯髒的奶昔中,讓各人徒手把自己的寶物拿出來。組長問:「如果杯內的是屎,你要拿嗎?」接著就分享一段剪報,敘述一個小孩掉進糞坑,親人怎樣跳進去救他。組長轉入羅5:8,分享耶穌也是這樣甘願在罪的糞坑中,把我們拯救出來。組長的吉他聲響起,各人轉入默想時間,思想自己的罪,然後領袖為組員按手禱告,宣告赦免,求主更新。最後是彼此分享的時間。

DO’s and DON’Ts

P1040329帶領Word不是要講一場道,而是做一個引導者,既引導各人參與,亦留意聖靈引導,讓大家彼此建立。當然,每個信徒必須恆常與神連結,才能在小組時間建立他人。小組中的Word時段,不是要鑽研學術;而是要各人在聖經的亮光底下,彼此激發,願意更新。

下一期再與讀者分享一個具體的例子。

破冰之道──吃喝玩樂

最近我們華人與泰人小組最流行的破冰遊戲是殺人遊戲。遊戲中有殺手、警察與平民,有時候加上護士。殺手殺光了警察,就算殺手贏;殺手被找出來,就算人民贏。遊戲中爾虞我詐,參予者大放厥詞,忠奸難辨,盡考你的觀察推敲。華人玩得精微,泰人玩得搞笑,文化雖有差異,快樂卻是普世的

Image

不同的破冰遊戲能帶來不同的目的,在美國的小組領袖訓練中,我與學員們一起玩了四類遊戲。遊戲後,一位大陸的家庭教會領袖跟我們分享:「這些遊戲,在這裡玩可以;在大陸的家庭教會裡,卻不能玩,否則會被視為不屬靈。」

Image

所言極是,在某些地區的確不適宜在聚會裡遊戲,其實聖經的聚會中也不玩遊戲的。那他們以何破冰呢?

除直接「玩樂」外,還有「吃喝」。

菜

大概沒有一個文化,是不喜歡吃喝的。

神把飲食的需要,放在我們身體內;耶穌來到世上來,就與世人「飲飲食食」。

祂第一個神蹟,就是變水為酒,讓賓客如倒吃甘蔗,越喝越痛快。他跟撒該說:「下來,我今天要到你家裡作客。」他不怕被標籤為「罪人的朋友」,跟稅棍與妓女同席,分享宴席的歡快。他的門徒安息日摘田間的麥穗吃,他笑而替他們辯護。他的臨終遺言,還是邊喝酒邊吃羊肉時說的呢。
包餃子

Fusion這新概念,耶穌早已實踐;門徒也沒有失掉祂的傳統,每周的家庭聚會,都同時是一場愛筵,信仰與飲食,結合得天衣無縫。

當人開懷大嚼時,心就開了,防備就鬆懈了,冰就破了。無怪當年宋太祖選擇在杯酒交錯中釋去將士的兵權,在酒酣耳熱的歡快氣氛中,把干戈殺氣消弭於無形。小組中的新人雖不至於手握兵權,但心中的確暗藏保護自己的兵器,當遇見自己不熟悉的屬靈辭彙或行徑時,就會不自覺拿起兵器來擋。然而遊戲或美食是溫婉而熟悉的,不意間兵器就放下,心靈就如降落傘打開

Food

遊戲也好,飲食也好,或兩樣都有也好,在教會聚會中不該或缺。我參與的華人家庭教會就兩樣都有:在異地,每周六晚缺不了地道的中國美食,缺不了歡聲震天的遊戲。我們從不害羞叫人來教會,也從來沒人投訴說聚會沉悶。

如果你每星期信徒相聚時極少遊戲或吃喝的話,教會該反思一下。《大人國與小人國》的作者斯威夫特曾說,有些神聖的人最大的問題是:太神性,沒有人性。耶穌最神性,但祂從不缺少人性。我相信祂的教會也該如是。

所以,不必拘泥於破冰遊戲與飯菜款式是否帶有神聖意思,只要玩得開心投入,吃得味蕾喝采,就足夠鼓掌。因為破冰後,還有精彩節目。而且最平凡處,就是最神聖處。

food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