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不腐,戶樞不蠹

Archive for the ‘领袖系列’ Category

工廠在哪裡,教會就在那裡

美蘭是我十五年前在泰北事奉時的學生,皮膚白皙,眉目娟秀,是以不太專心讀書,終日多以裝扮為念。還好她信主,雖不甚熱心,但口快心直,與我們挺談得來的。

她下曼谷後,嫁了一個泰國華商,叫智平。兩人生意經歷一些困難後,竟然同心轉向神,變得非常愛主。事隔十多年,我在曼谷探訪她倆時,她們已經是一家汽車音響公司的老闆,家連工廠,面積比香港一般中學還大,她招呼我喝茶的客廳,就有半個禮堂大。

 

我呷著一口茶,聽著阿平講述他的故事,令我嘖嘖稱奇:

 

「我與太太都是泰國華裔,我倆就像李老師所說的亞居拉夫婦人在商途,遷移到哪裡,就在那裡建立教會十年間我們建立了五間教會

十年前,我們在曼谷Bang Yai開音響公司,我們聘請工人時跟他們約法:每天早晨須用一小時跟我們聚會。 我沒讀過神學,連泰文也不會寫,但有一顆單純愛主的心,想為祂建立教會。我每天最少用三個小時來讀聖經和聽道,用中文寫好六、七頁的筆記,早上就用泰語跟工人講道。起初工人都沒心聽,覺得厭煩;但日子久了,看見我們的見證,就慢慢歸信基督。我也帶他們在附近佈道,慢慢就建立了第一間教會。

 

五年前,神祝福我的生意,我搬到曼谷Petgaserm建了更大的工廠。我把以前的教會交托給傳道人,在新地方又建立了新教會。有一次我的工廠面臨經濟危機,貨堆積如山,賣不出去,我就天天與工人禱告。後來曼谷發洪水,我就捐錢捐物資,救濟災民。工人跟我說:「老闆,我們自顧不暇,你還去幫助別人?」我說:「該做就做,上帝自會照顧我們。」後來水淹到我們工場,奇蹟發生了,旁邊的工廠都淹到胸膛,我們的工廠只淹到小腿。水退後,我們堆積的貨也在一個星期裡賣光。工人與我們一起經歷神,都很想得到福氣,所以信得很認真。

 

後來,我帶工人到北部清堪短宣,在那裏開了幾天的佈道會,就在那裏建立了第三間教會

 

我越事奉神,神越祝福我的生意。三年前,我又搬到了曼谷近郊的Bang Hua Tong,工場建得更大。這次我不單建立了第四間泰人教會,更像《還》說,在本地的外族人中建立教會。我們專向附近的緬甸工人佈道,有緬甸人信主後,我們就請緬甸的傳道人來跟進。現在我們主日早上是泰人崇拜,下午就是緬甸人崇拜。開展了第五間的教會,而且是外族教會,叫我很開心。

 

我很喜歡開荒,我認為不單是傳道人,只要有心,人人都可在任何地方建立教會。

阿平與美蘭的故事,就像一篇《還我教會》外傳,所以我把他們的故事收進《還》的增訂版中。只要你願意,你也能建立教會。

 

欲閱讀更多這樣的故事,可下載「得力閱讀」app,購買《還》電子版。http://ereading.org/

 

Advertisements

還我平信徒牧者

卡拉OK的流行,令整整一代的唱歌技巧提升起來,不用聘請樂隊伴奏。上載Youtube/上傳優酷 的流行,更令他們有了公開發表的機會,不用唱片公司,就可一炮而紅。手機拍照與錄影的流行,忽然人人都可變成記者,不用傳媒聘請。網上分享的流行,令電腦解難、遊戲攻略、旅行指南、煮食步驟等,都唾手可得,不用去買專家寫的書。從不下廚的我,就曾經根據Youtube指示,煮過一頓「乾炒牛河」給二十幾個美國人品嚐,在他們豎起拇指讚美之時,我體會到一介草民,也能對所屬團體有重要貢獻,不需要先去考一個專業試。

 

世界老早已「升級」到一個新時代:每個個體貢獻,透過共力影響世代。

 

聖靈啟示的新約教會,本來已植入了「全民皆祭司」的基因,但因傳統人為的枷鎖,鎖住了細胞內的酵素,令基因沉睡。時候要到,如今就是,聖靈正喚醒教會,解開專業主義的枷鎖,激活全民皆兵的基因,讓細胞迅速繁殖倍增,拯救靈魂,轉化社會

 

信徒總有所貢獻,教會的傳統若不放權讓他們建立神國,他們的力量就跑到別的地方去。

 

有甚麼職責是信徒領袖可共享,而傳統思想卻不容易讓他們共同戮力的呢?

 

其實根據「信徒皆祭司」的精神,根本沒有一項職責信徒不可以共享。信徒只要有聖靈的果子與恩賜,就可共同建立教會。理論上甚至施洗與施聖餐,也是每個信徒的責任與權利(太28:19-20)。但誰施聖禮不是今日的關鍵點,關鍵是「還我平信徒牧者」!在尊重全職牧者,讓全職牧者帶領全教會的同時,全職牧者要賦權展能,讓平信徒牧者擔起三項聖經所賦予他們的職責,就是管理教導牧養實施這三項職能的第一場地是他們自己的小組,而有經驗的信徒牧者可升級管理、教導與牧養小組長。不要誤會全職牧者不用管理、教導與牧養,要!只是他們專注於管理、教導與牧養教會的平信徒領袖而已。

 

 

在新約教會裏,這三者本來就是平信徒長老的主要責任,而他們的家庭小組,只是一個小團體。在聖靈設定的教會裏,本來信徒領袖的比例就很高。在一個小房子裏,裡面就有幾個長老與執事。小團體與領袖多的好處是:關係密切、近身牧養與領袖培育快,能承接不斷增長。耶穌是最好的老師與教練,全時間訓練,也只招收了十二人,有三個入室,一個未能畢業。保羅帶職事奉,最像平信徒長老,圍繞他身邊的宣教士團隊,就是那十來個人,親近的三個,開除的一個。

 

一個平信徒牧者,能重點栽培三、四個未來領袖,透過小團隊深度牧養十來個人,這樣的小組就是教會的核心,就是一個充滿愛與動力的小教會。世界的每個角落都需要這樣的小組,眾多的小教會,需要眾多的平信徒牧者。

 

還我平信徒牧者,給你一個遍地開花的國度

專職祭司的續集

既然新約已廢除了專職祭司,既然專職祭司的電影已播完,為何會有續集呢?

 

此乃人性!

 

神的心意本來是讓每一信徒變成祭司,不再如舊約時代,只容許利未一族在聖所事奉神。釋放每個信徒潛藏的恩賜來建立教會,是聖靈的心意,是第一世紀教會突出的現象,是使徒的共識

 

問題是:使徒死後,面對紛雜多元的亂局,信徒的不安感使人崇拜領袖與權力的本性顯露出來,我們彷彿聽見教父不安的心聲:每個信徒被聖靈自由感動太可怕了,我們寧願聽一個人說話,讓他代表神,讓他跟神一樣!

 

使徒一死,教父就開始走歪路,重召舊約專職祭司的靈魂:

 

 

年份(公元後) 人物 新約祭司階級出現過程
約96 羅馬的革利免 首創「平信徒」這字去區別普通信徒跟長老、執事的始作俑者,認為長老、執事與舊約的祭司平行。
約110 安提阿的伊格那丟 每城置一主教於長老、執事之上,唯主教可施洗、施餐與講道,主教代表基督。
約190 愛任紐 重視使徒統緒,認為長老/主教就是使徒傳人。
約196-212 特土良 首用「聖職人員」與「祭司」稱呼主教與長老。
250s 居普良 主教與長老等同舊約祭司,主教以外無救恩,「聖職人員」該接受十一供養。

 

教父違反使徒教導,把舊約祭司觀帶進新約教會後,君士坦丁以金銀與皇權將之納入軌道,成為了天主教與基督教今日聖職人員制度的濫觴


君士坦丁做了甚麼呢?他吩咐從國庫、城市與教會的資金中撥款,給基督教的聖職人員發定額薪津。他也把主教提升到皇家地位:有官章與公共畫像,授予市議會座位,地位僅次於省長,免稅,負責審訊基督徒案件,可面見君主等。至於主教駕臨教堂,則有詩班唱歌歡迎,平信徒於主教座與祭壇前屈膝等候,親吻主教聖足。

 

趨勢發展下去,就形成了Pope, Patriarchs, Metropolitans, Bishops, Priests/Presbyters, Deacons等層級,專職祭司壟斷事奉的路舖成!我相信初代教父與後來君士坦丁的言論與舉措大多出於善意,但正如西諺所說:「地獄之路往往由善意鋪成」當教父透過集中權力把雜聲除去,也不自覺關掉了教會的主電源……

 

今日教會的聖職人員制度乃從歷史而來,精神與體制都非源自新約,並非神聖不可侵犯

出自真理蔡園

出自真理蔡園

教會是需要有領袖的,然而領袖不是專職祭司。兩者分別在哪?專職祭司聖俗二分,認為他這個階層特別蒙召、獨有資格作某些最神聖的事奉;他也樂於強化專職系統,呼召一兩個信徒從世俗分別出來,讀取學術資格,經過同行鑑定,加入聖職行列。新約原則下的領袖卻不以專職祭司自居,其使命是在平信徒當中大量建立領袖,讓他們建立教會、轉化世界

新約已廢除了專職祭司

   

若今日有某教會教導信徒當殺羊殺牛獻祭以贖己罪,眾教會及神學院一定召開大會,公佈其異端的性質。去年就真的有會議討論猶宣的亂象,提醒信徒效法猶太人的種種節期與傳統,不可過於新約的教導,免得褫奪了我們在基督裏的自由。如此提醒,震聾發聵,實屬先知之聲。

 

然而,如果靠祭品取得赦免並非新約教導,那倚賴專職祭司事奉呢?為何眾教會與神學院不大大鞭撻一番,反而擁抱且在系統上大大強化、訓練專職祭司以帶領教會呢?

 

其實只讓某部分子民代表全民事奉祂,從來不是上帝的永恆心意。亞倫與利未人只是一個範例,讓神的子民知道神對祭司的嚴謹要求。早在神立亞倫與立未人之前,神已清楚說明祂的心意是全以色列民在萬民中為祂祭司的國度,讓萬民透過以色列民認識主:

 

如今你們若實在聽從我的話,遵守我的約,就要在萬民中作屬我的子民,因為全地都是我的。你們要歸我作祭司的國度,為聖潔的國民。(出19:5-6上)

耶穌在拿撒勒會堂宣讀以賽亞書第61章,該章第6節也清楚寫道:

 

你們要被稱為主的祭司,上帝的臣僕。(當代聖經)

 

屬靈的以色列全民要成為「祭司」,新約聖經表達得更清楚。「祭司」不再是神子民中的一小撮專職人員,「祭司」是每一個信徒的職份!「信徒皆祭司」不是馬丁路德的發明,乃是新約聖經中原本的真理:

 

但你們是蒙揀選的族類,是君王的祭司群體,是聖潔的國民,是屬神的子民,為要你們宣揚那呼召你們脫離黑暗、進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2:9 新漢語譯本)

 

保羅用「祭司式的事奉」(priestly service)leit-ourgi’a這個希臘字時,從來沒有一次把它限於某一些「聖職」,都用在普通信徒的各種事工上,包括傳福音(羅15:16)、濟貧(羅15:27;林後9:12)、供養使徒(腓2:25,30),甚至對上帝的信心(腓2:17)。而這字在英文聖經裡一般翻譯為minister或service。馬鞍峰教會的口號:「每個信徒都是事奉者」(Every believer is a minister),「事奉者」(ministers)就是祭司之義,其實這句話無非是「信徒皆祭司」之馬鞍峰版本而已。

 

當神稱新約信徒為祭司時,並沒有把標準降低。「全然奉獻」與「分別為聖」的要求,都是給新約全部信徒,而不是單單給時下文化所稱的專職宣教士、牧師或聖職人員。今日傳統教會扼抑教會動力的觀念,莫過於把「蒙召」這觀念,「獻身」這要求,單單歸於那些願意在奮興會中立志辭去工作,進神學院讀書,然後出來做全職牧者的信徒。這種做法,或許提高了一人的委身程度,卻變相宣稱其他九十九人沒有「蒙召」,不用「獻身」

 

無論在當日或今日,「全民皆祭司」的觀念非為把「聖職人員」拉下馬來,乃是要把所有信徒拉上馬來!今日專職牧者如何令會眾不要誤會他乃唯一的祭司?再續。

大學裏的平信徒牧者

我的一對朋友在浸會大學任講師,在校園積極傳福音與建立門徒,然後引介回教會,這是他倆親寫的見證。

1

 

1、同為教師與牧者

 

石夫人昱姐是我教會的會友,她們夫婦的傳奇在我初返教會時已聽聞。覺得特別親切的,是我們四人都同時是教師,又是建立教會的領袖。他們在學校傳福音與在泰國宣教的經歷,成為我們很大的鼓舞。

 

我兩夫婦在成為大學講師後,逐漸與學生建立一種亦師亦友的關係,學生也一個接一個來到教會當中。四年間,我們的大學生群體從20增長至80。當時有種摸著石頭過河的感覺,不知方向走對沒有。

 

當《還我教會》出版後, 我們急不及待讀畢全書,當中分享的理念與我們追求的目標不謀而合,特別是關於信徒領袖如何行使看管、牧養、教導的職責,給予我們很大的反思和提醒。

2

2、時間分配:信徒領袖的多重角色

 

成為信徒領袖,如《還》第九章所說,最大的挑戰是在不同的角色中游刃。在大學裡,我們要教學、研究與管理行政;在家裡,要照顧兩個孩童;在教會裡,要管行政、牧養與教導。

 

在忙得不可開交之時,我們深信只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其餘的神就會加給我們。神也的確這樣保守我們,讓澤沛當上課程的總監,在職場崗位上榮耀祂;在照顧孩童上,神賜給我們天使,讓我們的父母成為我們強大的後盾。我們深深的經歷當我們把神的國和教會的生活放在我們生命中的第一位,祂就會信實地供應我們所需,甚至遠遠超乎我們的所想所求!

 

更重要的是,我們也把這樣的文化傳遞給下一代。感謝神,我們中間許多人都是雙職牧者,同心合一,為主癲狂!

3

3、小組、禱告與委身

 

我們看重小組,看重禱告,看重委身

 

我們以小組的模式運作,禱告是我們的動力來源

 

我們的教會座落在港島東,但我們的校園在沙田,所以組員多來自新界。當每周三的晚禱會與每週五的晨禱會,看著來自遠至新界西和新界北的組員,實在令我們感動不已。漸漸地,連部份未決志信主的組員都養成返祈禱會的習慣,主的工作實在非常奇妙。

 

當組員愈發委身和擺上,主的恩典便愈發豐富,得救的人數也愈發加增,而組員在生命的各個層面上更愈發經歷神的帶領。特別在組員的事業發展上,我們的群體經歷了不少主的奇妙供應,也造就了更多的雙職牧者,一同委身服事教會,拼命擴展神國

 

最近我們在牧區的營會中,也特別引用到《還》提及如何實踐全民皆祭師的理念,以激勵弟兄姊妹。在營會結束的時候,我們牧區的弟兄姊妹更一同立志,在來年行出書中所提及的一句說話:帶一人歸主,以火焚其身!

 

想閱讀更多,請下載「得力閱讀」APP http://ereading.org/ ,即可購買最新電子書《還我平信徒牧者》,只售$15港元。

平信徒牧者的三項職責

在新約教會,長老,就是無數地方家庭教會裡願意肩負帶領之責的平信徒。聖經描述他們的職責有三:

 

一、管理 Oversee

 

那些善於治理教會的長老,應當看為配得加倍的尊重。(提前5:17 新漢語譯本)

長老有另一名稱,稱為「監督」,傳統的英文聖經翻成Bishop(KJV, RSV),即現代天主教或聖公會的「主教」一字。泰文聖經一般翻成PuBokKrog,即「家長」或「監護人」之意。以上翻譯「控制」之義太强強,其實此字的字根帶著「看」的意思,後出轉精的英文聖經翻成Overseer(NIV, NASB),取其全盤看管之意,我覺得最傳神。

長老們要管理財政,帶領教會把錢用在福音與濟貧上(徒11:30,約三6,9)。

長老最重要是Oversee小組屬靈的層面。小組可以有過半的人在牧養與教導,但管理整個小組的,只能是兩、三個領袖。故管理的責任尤為重要。屬靈的管理,包括安排小組的活動,按時候分靈糧給他們(路12:42;另參徒6:4),又讓教會能在本地擴展。長老可重點看顧三數個潛在領袖,再領著他們去牧養其他的小羊,此為人力資源管理

二、牧養

 

長老就是牧者

 

看管不能輕忽,但初信者能蛻變成蝶,唯靠牧養

 

保羅在米利都招集以弗所的長老,他提醒眾長老:

 

你們就當為自己謹慎,也為全群謹慎,牧養神的教會,就是他用自己血所買來的。(徒20:28

 

這種牧養包括自己先做一個平信徒的榜樣,透過與群羊同行,學效耶穌訓練門徒,隨時就生活真實情況以聖經真理教導,又加以關心鼓勵,引導每個信徒善用聖靈所賜的恩賜,培養下一代領袖,齊心建立教會。

 三、教導

 

保羅說為要「裝備聖徒從事聖工,好建立基督的身體」,基督賜下了:

 

有作使徒的,有作先知的,有作傳福音的,也有作牧養和教導的。(弗4:11 新譯本)

 

研究希臘原文的專家說,「作牧養」、「教導」中間的「」,表示兩者同為一人,只是同一個職份延伸出來的兩面。在一個本地教會作牧養的,同時也必須教導,兩者相輔相成。這就是令教會成長的關鍵

  

雖然每個受聖靈感動的信徒聚會時都可作「先知講道」,但保羅要求長老必須「善於教導」,因為一方面長老牧養時須運用舊約聖經與使徒的教訓,另一方面長老必須把關,與異端抗衡

 

作監督的,必須……善於教導……固守真道的奧祕。(提前3:2, 9

 

堅守所教真實的道理,就能將純正的教訓勸化人,又能把爭辯的人駁倒了。(多1:9

 

 

       總結來說,長老們看管家庭教會/小組,較重地擔任牧養與教導之責;若用身分來說,就是身兼「監督」、「牧者」、「教師」之職。

 

教會若能倚重大量平信徒擔任如此職責,教會豈能不興旺?

我已經蒙召

      最近到某非主流教會講道,敬拜時三百多人盡情舉手、下跪、歡呼、哭泣、代禱,聽道後自發分小組彼此禱告,整個崇拜長達三小時也沒人嫌長,令我與內子驚奇感動。此教會除重視敬拜,還以「家聚」與「長老帶領」為重。「家聚」是幾個家庭聚在一家聚會,到房子擠不下新人時,又開另一個家聚,二十多個家聚組成一大區。家聚通常由一對夫妻家長帶領,區由長老帶領。都是平信徒帶職事奉,實踐「人人皆祭司」精神,活脫就是《還我教會》的實踐版,行的就是新約教會精神

講道後與教會的W弟兄午飯,巧遇某傳統大教會的弟兄,寒喧幾句後,我跟這位信主不久的W弟兄閑聊:

「這教會發展得不錯,買了不少物業,人數也一直增加。」

W弟兄認同後,遲疑一下吐出了一句觀察:

「剛才那位是我生意拍檔,我很熟。他們教會雖大,我總覺得跟我們有點不同。」

「有甚麼不同呢?」

「他們很喜歡聽道,講道的都是名牧,預備很多資料;但講起動力,我覺得我們教會真的是每一個信徒都投入得多,都起來為主做事。」      上帝愛每一個教會,但W弟兄的觀察發人心省:聽道讓人曉得真理,但真理必須行出來!當每個信徒都明白自己已經蒙召,完全把生命獻上,齊心牧養生命,教會才真正有動力,才能轉化世界。我想起一首詩歌,叫「我已經蒙召」:

完全獻上自己為主所用,每個人都完全獻上自己

我們已經蒙召同為祭司,不是牧者才獻上, 主喜悅我們每個都獻上

耶穌你說:「你愛我比這些更深嗎?」

  「主啊!是的,你知道我愛你。」

耶穌你說:「你跟從我吧!你牧養我的羊!」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Fy1zU8yN14

其實新約聖經提到「蒙召」時,85%都指向蒙召為信徒(即門徒),而成為信徒,必須全然獻上,不需要等進一步蒙召成為牧師,才全然獻上。新約時代根本沒有牧師,當然不會有蒙召成為專業牧師此根據。新約教會有長老照管教會,但長老是帶職的弟兄,是使徒團隊「選立」的;重點是長老的品格與恩賜,而不是被呼召分別出來。在職分上被呼召分別出來的,是周遊四方建立教會的使徒與傳道。

無論你是信徒、牧師或宣教士,你已經蒙召,務須獻上一切,去讓萬民成為主的門徒。當教會滿了有這樣認識的弟兄姊妹後,教會就能騰飛;教會就能生養眾多,遍地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