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不腐,戶樞不蠹

Archive for the ‘郁你(昱)’ Category

外籍教師的宣教點滴二——同事

图片1        泰國人一般比較友善,也很重視關係,但是我在這間學校工作了五年,卻沒有一個比較深交的朋友。除了是因為我本性內向,也因為泰國人注重內圈關係, 而作為一名外籍教師,文化和語言的隔膜很自然地被定義為「外人」,更不容易被迎進內圈。如果沒有深入的關係,就很難展開深入的信仰話題。

不過,最近神開了兩道門,我認識了一位佛教老師Gong和一位伊斯蘭教老師Sum。

Gong教美術,聽說患上了淋巴癌。有天早上我在餐廳碰見她一個人吃早餐,於是上前攀談。原來她在與病魔搏鬥的过程中有很多感悟,所以我們很快就進入了生命和苦難的話題,最後我為她禱告,她眼泛淚光,並且告訴我,她八歲的時候曾經去過教會。過了兩個星期,我在早會上遇到她,她說去了兩次城裡的教會,感覺溫暖。十月假期,Gong的禱告清楚蒙神垂聽,使她信心大增。現在她正在學習成長八課,並且穩定參加教會崇拜。求主的話光照她,讓她心意更新而變化,过討神喜悅的生活。

图片2

在达比河边祷告,天父以这幅画作回应我

Sum是實驗室管理員。今年開始,逢星期五早上,學校要求所有學生分成三組向三個方向的偶像敬拜,所有老師都跟自己班的學生轉向同一個方向,而我專門不轉,明確表示我不敬拜偶像。Sum是虔誠的回教徒,也是異類。她大概覺得尷尬吧,就過來跟我站在一起,於是我們展開了信仰的對話。她是個尋道的人,我們的討論也直接真誠,有些誤會被解開了,但先前的想法不容易突破,她最難接受的是神降生為人這個事實,總覺得是基督教把耶穌這位先知神聖化了。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保持聯繫,求神給我智慧分享神的話,求聖靈親自向她啟示真理。

 

代禱事項:

1、求主幫助兩個孩子適應寄宿生活,專心學業,愛神愛人的心都增長。

2、跟我們同工了五年的李芳妹姊妹將於明年五月離開,準備結婚。求主引領她跟Karun弟兄籌備婚禮的事宜。也求主帶領年輕同工來配搭侍奉,並且保守牧養交接順利。

3. 偉良的新工作需要申請工作許可證,Board of Investment已批准,求神繼續保守,盡快得到工作證。

Advertisements

李偉良、韓昱 宣教士家庭分享信——外籍教師的宣教點滴(一):家訪

        微信图片_20171008215241這兩個月的周末或放學後,我多次以班主任的身分去家訪。一般來說,學校不要求外籍老師幫忙家訪,但跟我拍檔了兩年的班主任今年對我期望特高,讓我單獨去家訪。工作量多了,一般人會埋怨,我卻求之不得,因為不單可以深入了解學生的家庭狀況,更可以向家長表明我基督徒的身分。 怎樣表明? 報告了學生的表現,聽完家長訴苦,我就說:「我是基督徒,信奉創造萬有的上帝,我可以為你們祝福嗎?上帝愛我們,聽我們的禱告,並且會幫助我們。」家長們都很客氣,從不拒絕。兩位媽媽在禱告的時候流淚了,我不清楚具體原因,但深信她們的心靈被上帝觸動了。2

        有一家遠離市區,一位學生自薦給我指路。我們深入鄉村小徑,穿過葱鬱的橡膠林,上上下下好幾個坡,竟然走進了一個四面環山的世外桃源!一路上我讚嘆著上帝的奇妙,跟學生談起創造,她說:小時候也問過世界從哪來,但是一直沒有答案,直到參加了短宣隊的營會,才知道是神造的。於是我邀請她一起讀聖經,多認識這位創造主,她一口就答應了。清早上課前半小時,一星期三天,不僅這位學生,還有四五個小夥伴,一起開始研讀福音書。祈願這個福音旅程引領孩子們靠近天父,願父神的心意被滿足。微信图片_20171008215249

代祷事项:

  • 感謝神,最近把信主的人加給大學小組,信徒生命穩固。願聖靈的火在大學校園蔓延,燃點年輕的生命委身侍奉主。
  • 華人信徒小組跟中文老師建立了良好的關係,目前每星期查考福音書。求聖靈感動這些老師歸向父神。
  • 求主幫助我們忠心牧養羊群,用百般的忍耐和各樣的智慧,把他們引到神面前來。
  • 爲建校異象成立的但以理教育基金會已順利得到政府的批准。求天父引領適合的僕人來同工。
  • 求主幫助兩個孩子在寄宿學校的適應,差派屬靈長者和同伴引領他們走在主的道路上。
  • 感謝主,家中父母身體都健康。求主保守他們每天享受主的恩賜與平安。
  • 最近石仔的鼻敏感發作比較頻繁,求主憐憫醫治。

    1

    大學小組聚會

玉、石雙全20 16年8月分享

玉高貴溫潤,石粗糙平凡,能否雙全共存?Sitting Room 3_副本

能!而且轉眼間已經雙全二十年了。

結婚二十周年,石大事與昱慶祝了一番,包括48小時吉隆坡之旅、一家四口團聚晚餐、一百支玫瑰與海鮮大宴短宣隊……

 

石還花了十幾小時重溫了二十年來的相片,在弟兄的幫助下,製成了一個「昱石二十」的回顧。與你分享我們的福氣。

https://youtu.be/ekjevcS_EF8

QQ截图20160810211804

走過風雨   踏遍陽光

總有雲柱火柱

仍是兩雙足印

山無陵     江水為竭

再共行     豈止千里

昱稍嫌驚喜過多,石卻熱衷於慶祝愛情、沉醉婚姻。是的,神所安設的恆久關係,本來就是冷漠世界中的溫泉。與華人小組二十多位初接觸信仰的年輕老師分享信仰中的愛情時,有人哭了,有人滿懷感動地寫短訊感謝。

IMG_20160804_211419

感恩與代禱:

一、廿載歲月後,願我們有更多的廿載。禱告我倆與眾多基督徒能細心經營婚姻,在這破碎的世代中活出盼望。

二、八月下旬石參加「世界華人福音會議」,會送出五百本《還我教會》予領袖,求主使用。另禱告石能專心完成校對泰文版《還》,俾趕及年底出版。

三、短宣隊到臨結果壘壘,求主讓做工果效延續。

16 - 1

四、為珵、蘅的中學教育禱告。

 

失了友伴,學會珍惜

因為留學與宣教,我家過去頻繁遷徙,加上沒有固定豐饒的收入,對兩個幼齡的孩子到底有甚麼影響?

他們的確失去了很多!

「Jessica」,這個名字是長女從五歲一直唸到十二歲的,是女兒在美國結交的第一位好朋友,是她心目中無人替代的知交。那時女兒才五歲,但她對「朋友」的要求及認知,比許多同齡的孩子來得鮮明與深刻:「我們是那種會狠狠地吵架,但吵完會更愛對方的朋友!」兩年後為了實習,我們搬家,女兒被迫告別Jessica。雖然安慰說以後互相探訪、網上聯絡,但是時移勢易,這個名字最終只成了回憶。

初到泰國,語言不通,七歲的小兒本來就不善交際,加上在學校裡遇到跟他一樣不懂人情世故的男孩們,結果就落得個被欺負、受嘲弄的角色。為了保護自己,在校園他總是獨自一人,埋首電子書。當然他也不是逆來順受之輩,久不久身上會掛點彩回家,我們就教訓、安慰加指點,期待他下回能正確處理。

旁人可能會可憐我們的孩子,我這做母親的,也要慎防掉進自憐的陷阱。孩子孤單難過的時候,就跟他們一起過,告訴他們這些都是人生必經的,教他們倚靠耶穌,跟耶穌做朋友,愛不可愛的人。語言不通,學習不像以前得心應手,就教他們忍耐,跟他們分享我們是怎麼經歷的,誇他們比父母做得好多了。

自从得了神经病,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

感謝神的是,兩個孩子都明白了友誼不是必然的,學會了珍惜。前兩年女兒在國內小學插班一個月,遇到了友善的老師與同學,她會主動安排回去探望他們,帶小禮物送給他們,以表謝意,還想辦法把福音帶給他們。兒子也跟香港的堂兄妹建立了深厚的友誼,每年回港都珍而重之,放學後盡快完成作業,好跟他們一起晚膳、一起玩。

在泰國五年,捱過了當啞巴的階段,女兒結交了新朋友,兒子換了一班新同學,校園生活也快樂多了。

生命本來就是一次航海之旅。天爽氣清時固然舒暢,遇到風暴也是在所難免。既然有了困難,就教孩子如何面對。他們比在溫室的孩子早點堅軔、早點成熟!

 

代祷:

一、女兒已於今年三月回港繼續學業,現讀中三,適應良好。經過反叛期後,現在長成一個各方面都很優秀的女孩,父母都以她為榮。請為她的獨立生活及學業禱告。

QQ图片20151230124330
二、兒子考入了本地名中學的數理班,現讀中一。他的英語三年來在全泰國兩萬多的同齡學生中都排行第一。我們最著力禱告的,是希望他像姐姐一樣親自遇見神,回歸信仰。現時他最大興趣只是打遊戲機,也是跟父母衝突最大的地方。他不喜外出,不愛交朋友,也再沒有運動與玩音樂的習慣,請為他的全人成長禱告。

Hanley Banner 英语比赛第一,学校用他来宣传

 

作者:
韓昱,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中文教師。1996-2000於泰國北部鄉村宣教,與夫李偉良(《還我教會》作者)合著《在大地畫窗》,記錄宣教生活點滴,榮獲2000年基督教湯清文藝獎推薦獎。現為香港中國信徒佈道會雙職宣教士,一家四口在泰國南部宣教。

小兒尿褲子的啟示

今天問兒子:「我們搬來搬去,對你有甚麼影響?」

「不開心,因為我們來了泰國。」

到泰國的時候,小兒才七歲,本以為小孩子適應力強,沒想到,全家最難融入新環境的竟然是最小這個。

IMG_20150104_093246

眾多客觀的因素都可能成為小兒埋怨的理由:炎熱的天氣、語言不通、學校裡沉悶且缺乏效率的教學活動、沒有玩伴、公廁地板濕漉漉(他認為不乾淨)、食物辛辣、街道旁的垃圾桶發出惡臭、蚊蟲叮咬……最讓我哭笑不得的是,剛入學那週,他嫌學校廁所地板濕,寧願尿在褲子上也不願去洗手間,結果老師要帶他去買一條新校服褲!

我們沒辦法改變小兒固執的性格,但是可以提供一個解讀的新角度,教他解決問題的方法,協助他從反復練習中養成新習慣。

事實上,小兒尿濕了褲子,也覺得害羞,一週以後就乖乖地去廁所解決了。現在他還是不喜歡濕漉漉的廁所,但是接受程度大大提高了;偶爾還會說「泰國這個『死』地方」,但也愛上了路邊簡陋的珍珠奶茶、伊斯蘭甜薄餅、鄰居大嬸的燒肉炒飯。此外,榮升爸爸的足球班助教,在寬敞的客廳裡踩著滑板,自如穿梭於茶几與沙發之間,以及盼望一年一度的自學成績優越獎──入住一晚酒店等等,都給他的生活添加了色彩。

IMG_20150104_100648

我們因泰國感恩,因為較為落後的新環境,迫使天生「港童」性格的小兒突破一成不變的生活習慣,擴大了他的疆界。

其實適應與否取決於你的態度與想法。

異文化宣教在香港推了很多年,各式各樣的短宣隊也出了不少,但是真正願意或敢於連根拔起、突破港人生活框框,過一種不方便、沒保障、簡樸、犧牲事業成就的宣教生活的人卻不多,特別是有兒有女的中產基督徒家庭,更難作出選擇。

其中一個原因正像小兒以為乾地板才是乾淨一樣,我們被香港的文化習慣框住了,以為事業有成、隨意消費、送兒女讀名校、退休有保障等等才是合理的人生。所以我們用盡了全力過這種生活,再也無暇、無力、亦無心為神的緣故做出信心的選擇了。

在美國認識很多宣教家庭,都是帶著好幾個孩子的,他們去的甚至是非洲、印度、孟加拉等更落後的地方。他們為甚麼做得到?因為沒有像我們那樣,認為人生「一定」要擁有這個那個,而是懂得不為明天憂慮。

作者: 韓昱,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中文教師。1996-2000於泰國北部鄉村宣教,與夫李偉良(《還我教會》作者)合著《在大地畫窗》,記錄宣教生活點滴,榮獲2000年基督教湯清文藝獎推薦獎。現為香港中國信徒佈道會雙職宣教士,一家四口在泰國南部宣教。

失了安定,得了眼界

離了香港這個「家」,失了安定,孩子卻大大開了眼界。

作為家長,最擔心的是孩子的教育問題。我們又何嘗不呢?首先是兩文三語。到美國時,兒女都在學語言的黃金年齡,很快就變成了「英語人」,他們要掙扎的反而是中文。依據目前的發展趨勢,中文不能放棄,加上外子和我都是中文老師,更不希望兒女目不識丁。經過堅持不懈的家教及每年暑假回內地的短期沉浸,現在他們基本上達到小四、小五的程度,雖比不上香港的孩子,但總算沒交白卷。孩子在國內上過三間平民學校,無須昂貴費用,都是上帝開路預備的為此我們獻上無盡的感恩

從美國到泰國,兩個孩子經歷了極大的落差。尤其是第一年,沒朋友,語言不通,感到自己從優等生變成了傻瓜,每每觸及這個話題,都會黯然落淚,當媽的也戚戚然。不過這只是個過程,現在他們懂三文四語。多一種語言,就能打開一個新天地,能享受到飛越語言障礙的自由與自豪感。

離了香港這個緊箍沉重的教育系統,兩個孩子賺了一大把課餘時間。他們養成了大量閱讀的習慣,到哪兒都是書不離手。遨遊書海,逍遙自在,不知不覺間已拜訪了無數個彼岸,擷拾了各種奇珍異寶。偶爾聽到他們對作品的評價,不僅能提綱挈領,還不乏鮮明的個人品味。

除了閱讀外,好動的外子總是想盡辦法,讓孩子們善用課餘時間參加各種運動。游泳、足球、獨木舟、滑浪風帆、滑雪、溜冰、滑板、浮潛、攀石、踏單車,兩個孩子都會玩,對其中幾項還會感到自豪。不要誤會,他們學這些都沒花太多錢,不是自學,就是參加有政府資助的興趣班。為了這一切,我們常常教孩子感恩。

到處跑,暢游過的地方自然不少。在美國,孩子們有機會一覽奇偉的大峽谷、仙境般的黃石公園。橫跨美國遷移的途中,一整星期露宿在山巔雪地。在山澗溪邊,他們一次又一次親手支搭起廉價小帳篷,點起裊裊炊煙,烤媽媽親手醃製的豬扒雞翅,配上兩片方包,樂此不疲。在泰國,最吸引的活動是浮潛,跟著大哥哥姐姐們福音旅遊,盡覽海底奇麗。在中國大陸,沒有怎麼遊玩,但住過南京、上海、深圳,體驗了不少祖國風情。

去的地方多,處過的人種也更多。大陸同胞、台灣同胞、埃及人、泰國人、美國白人黑人墨西哥人ABC;無神論者、佛教徒、基督徒、回教徒,孩子們都處過。他們學習理解不同的人、不同的文化,學習適應、包容、欣賞、取長補短。不知道這種超越地界種族的經歷會怎樣影響他們的未來,但至少他們知道世界是上帝造的,世人都要敬拜神。

可幸,回到香港,這裡仍是他們的家。

892565_10151791313178496_1938220403_o

帶著書走

我們一家四口,走走停停,每到一個地方總會加入一個群體(教會),又建立一個群體(牧養新生)。告別的時候,似是孤單上路;但落了腳,旋即又聚集一班新朋友。

兩個孩子自小就要跟著我們參加各種各樣的教會聚會,或接待各種各樣的人到家裡聚會、談心、吃飯、留宿等。他們在這些場合中總不會是主角,卻也不會亂吵論鬧,只要有一本書在手,就可以自得其樂

孩子出生頭四年是大人讀書給孩子聽,進入第五年,是伴讀,第六年,他們就像一匹脫韁的野馬,飛馳於文海的原野。女兒五歲剛到美國,還不太會英語,就捧著厚厚的插圖版《西遊記》,坐在馬桶上一字一句地讀起來,雖然每頁都圈了十幾個不懂的字詞,但無礙於理解故事大意,精彩的情節吸引她看完一套又一套插圖故事書。那時她已經懂得,書能把她帶進另一個世界。

她的第一套英語chapter book是Narnia,爸爸挑戰她讀完後,請她看Narnia電影。七歲的她,不止看了一本,很快就把整套都看完,超越只看了兩本的爸爸,也愉快地進電影院看她第一部贏來的電影。第二套爸爸介紹她看的是兒童版Left Behind,共有四十多集,為幫她順序借到每一集,爸爸在加州為她跑遍了不少圖書館。從此以後,英語書替代了中文書,成為了她新的良朋。

五歲的時候,兒子只著迷於自然科學和天文書,能隨口告訴我們X星上的哪個火山口有Texas那麼大。他不願意讀姐姐的chapter books,說姐姐的是fictions, 他要的是facts。家附近圖書館的插圖大書都被他逐本啃過後,我們就要帶他到遠一點的圖書館去。那時我家每星期必到的地方除了教會就是圖書館。而且美國的圖書管體系相當完善,資源充足,一次可以搬幾十至一百本書回家,所以家里就有個常新的小圖書館,餵大了兩個小家伙的胃口。

四年前搬到了泰國,根本找不到像樣的圖書館,英文書籍更是寥寥無幾。感謝神,Kindle電子書正開始流行,在弟兄姐妹的愛心支持下,兩兒一人一個,能繼續從網上購買或借閱書籍。就像魚兒離不開水,他倆也離不開Kindle了。

不管到哪裡,只要有圖書館,我們一定帶孩子去逛,參觀圖書館是他們的至愛。香港、上海、深圳的中央圖書館都有他們屁股壓過的痕迹。

美國的圖書館給了兩個孩子許多美好的回憶,但再回去的機會渺茫。不過,香港是他們的家,感謝神,這兒也有他們喜愛的巢,一年一度,他們可以舒舒服服地蜷縮在那兒一整天,讓書香從指間一頁頁飄過,讓書扉帶他們肆意穿梭於另一個時空。

 

 

作者: 韓昱,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中文教師。1996-2000於泰國北部鄉村宣教,與夫李偉良(《還我教會》作者)合著《在大地畫窗》,記錄宣教生活點滴,榮獲2000年基督教湯清文藝獎推薦獎。現為香港中國信徒佈道會雙職宣教士,一家四口在泰國南部宣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