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不腐,戶樞不蠹

Archive for the ‘默想神’ Category

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 ── VI 石家短訊 (完)

石家短訊

        我去年十二月結束在馬鞍峰教會的實習後,正式畢業了。一月時收到母校哥倫比亞國際大學Columbi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寄來的畢業證書與學業成績單。感謝神,我以全部科目A級畢業,拿到了跨文化研究的碩士學位,總算沒白費了你們的禱告與期許。

98年我在泰北時桂芳姐遠道從香港寄來的《直奔標竿》,Rick Warren的壘球理論印證了少年區走的方向正確,給我極大的鼓勵。08年Rick給我的提醒是箴言19:21「人可能有許多計劃,惟有耶和華的籌算才能立定。」

 

我敬佩的哥倫比亞國際大學校長(也就是神學院院長)Bill Jones,他行政與教學工作怎麼繁忙都好,都沒有停止過領人歸主。每次上他課他都跟我們分享新的見證,立下了佳美的榜樣。

 

           現在昱與我以訪問學生的身分在加州福樂神學院Fuller Seminary修讀一些課程,擴闊眼光。我正動筆,寫一本關於教會增長的書,希望能總結我的經驗與學習,與後來者共勉。然而家事繁忙,又無出版社敦促,進展極慢,請為我禱告。

Fuller香港同學會

 

        昱將在今年年尾畢業,等珵與蘅一零年五月完成該學年學業,我家將返港打點一切,預算一零年秋季回泰定居,追尋那深埋的寶藏。我們在泰扎穩根基後,也期待有更多的弟兄姊妹隨後而來,一起在未得之地,成為活的基石,建造神的靈宮。

 

        請弟兄姊妹為整個泰國團隊禱告。

 

                                                                                    二零零九年仲春四月  洛杉磯

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 ── V 沙田堂團隊

沙田堂團隊

        這四年來,沙田堂的短宣隊每年都重訪泰南Surathani,帶領了百計的泰人歸主,亦激勵了同行的教會奮起廣傳福音,現在此教會每月都有人歸主,每次洗禮的人數以十計。神亦興起了沙田堂不少年輕的弟兄姊妹,忠心地學泰文,忠心地參與短宣,忠心地裝備自己,容神使用他們,將來在泰國走更深更遠的路。

 

        離開泰北時,我曾求神賜我一隊團隊,讓我家回泰時,是一隊軍隊,而不是孤家幾人。從被聘入中學,被聘入教育局,少年區的再度興起,泰南短宣的開始,到現在舉家在美國受裝備,我看見神在我家顯現一個又一個預兆,答允一個又一個禱告。少年區的哈山與阿小,也將在今年暑假赴泰,開始他們一年的尋夢之旅,探求神在他們身上的旨意……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 IV 最大的寶藏 B

最大的寶藏

  北部的豐饒

        赴泰宣教,本為同胞福音需要而去;但在泰四年,神卻讓我倆慢慢看見泰國最急切的福音需要。

 

        無論華人或外國的宣教組織,都喜歡提「泰北、泰北」,好像泰國沒有東、南、中部。以前我沒有在意,後來才慢慢明白,裡面大有文章。

       首先,泰北有華人聚居,所以不諳泰文的普世華人基督徒,自然喜歡到力所能及的同胞中事奉。

       此外,近代宣教運動第三期聚焦「萬『族』萬民」,所以西方宣教士都湧到各少數民族聚居的泰北事奉。

        由於資源傾斜,所以福音荒涼的泰國土地上,竟在北部玲瓏地長出一小片綠洲。今日,泰北的基督徒與全職工人的數量,跟東北、東部、中部與南部比,都是十倍之多。整個泰國的基督徒比例,只有0.5%;但北部的基督徒人數,卻有1.7%。東北、東部、中部(不算曼谷)與南部,都只有約0.15%

        而泰國的基督徒當中,四成是少數民族。心水清的你們讀到這裡,就發覺東道主泰族人,和南部的回教徒中,信主的人數極少;福音雖在泰國自由傳播近二百年,信徒從未受過像在中國或南韓遭受的逼迫,但泰人和回人果子既稀少,又羞澀。

 

        南部的寶藏

 

        神開闊了我倆的心胸,擴大了我們的眼界,使我們明白,血濃於水,固然是神所賜的感情;但基督的心,卻是普世萬族。原來泰國有一個未被發現的巨大寶藏,就是國民佔大多數的泰族人和佔6%的回教人。

        當日神在語言與文化上裝備了我們,使我這隻拙於外語的笨鸚鵡,能在泰國的土地上勉強學講SawatdiKhap;我們願意以基督的心為心,竭力追尋這個寶藏:先是泰人,然後是回人。

 

        泰人遍布泰國,回人則聚居南部。回港後五年,神把泰南這個地區放在我們夫婦心中,我倆決定不再帶短宣隊到已發展了的北部。

        短宣隊隊員已經招募了,我們跟南部卻苦無連繫,只有禱告。天上的聯繫一打就通,以往我在泰北帶領信主的孫老師忽然搖電話來港,告訴我他舉家遷移到了南部Surathani,希望我有空可去探望他家。我跟他分享我們想去南部事奉的心,他馬上就給我們聯繫到他任教的小學,與當地一所多年不傳福音的教會。零五年,沙田堂的短宣隊首次踏足泰南Surathani,帶領了過百的小學生信主,也與當地教會開始結伴同行……

零五年首度往泰南,我們是當地第一隊支援中文教育的外來隊伍(也是第一隊入村的基督徒),故漁村村民設海鮮盛宴招待我們。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 IV 最大的寶藏 A

最大的寶藏


 衣帶漸寬終不悔

        耶穌說:「天國好像藏在田裡的寶貝,有人發現了,就把它藏起來,高高興興的離去,變賣了他的一切,來買那田地。」

 

        保羅說:「原來我們所顧念的,不是看得見的,而是看不見的;因為看得見的是暫時的,看不見的是永遠的。」

 

        在泰在美,我家過的都是簡樸生活。在泰是因為收入有限,在美是積蓄有限。金融風暴下,我家經濟也同樣守損,省吃儉用之餘,也會念及豐裕的日子。

 

        然而衣帶漸寬,終無悔恨,因為看得見的,原該變賣,拿去換看不見的永恆寶藏。感恩的是,神曾讓我家體味豐盛,也讓我家處身卑微,隨時隨在,我都得了秘訣,可以知足,可以常樂。我所知的,神給我家的裝備與呼召,是在未得之地,得著未得之民,鼓勵每個信徒,起來建立生生不息的教會。

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 ── III C 三間水晶店

如果水晶店象徵世人渴求的財富與安穩生活,那我與昱曾走過三間水晶店……

 

 

第三間

        第三間賣舶來品的水晶店,是不少人追求的美國夢。

 

       

        來美國幾年,不得不認同,若單求高質素的生活,美國夢是值得追尋的。跟香港比較,美國的空氣清新,空間遼闊,空閑日多;叫我驚訝的是,房子可以比香港便宜很多。

 

        離港前未信主的的表哥向我預言:「阿良,我知你說去讀書,讀完書你就不會回來的了。這樣的事我見過。」未信主的外父來美探望我後,忽然很關心美國教會的需要,對我說:「阿良,美國教會很需要你這樣的人材,讀完書就留在這裡事奉吧!」

       

       

         此地不同的華人教會也真的曾向我招手。 

       

       

        不過我還是喜歡水晶店老闆向牧羊少年所講的預言:「你明知道你是不會去買那些羊的。(回到過去的生活)

「你怎麼知道?」男孩大吃一驚地問。

Maktub(天命)。」老水晶商人說。 

       


        在奇幻旅程終點,心對牧羊少年低語:「注意你流淚的地方,那就是我所在的地方,也正是你寶藏被埋藏的地方。」

       

       

        我知道,我是一個會為靈魂被拯救,生命得更新而流淚的人……

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 ── III A & B 三間水晶店

如果水晶店象徵世人渴求的財富與安穩生活,那我與昱曾走過三間水晶店……

 

        第一間

        第一間小小的水晶店,是當「人之患」的穩定生活。我倆九三年初執教鞭,九六年結婚,然後離職往宣教工場。也許當時年紀小,身無掛慮,對於捨棄家庭四萬元的收入,轉收四份一不到的宣教士薪津,不以為忤。心中想的,就是不願意像那個耶穌所愛的少年的官,因愛惜家財而憂愁離主。

 

        第二間

        第二間華麗的水晶店,是夫婦倆在教育局為官的職位。

 

        記得二千年自泰北回港前,我媽一反常態,勸我不要回港,因港經濟低迷,怕我找不到工作,養不活少妻與少妻肚中的小寶貝。我於是獅子開口,向神祈求:「神啊!我一生就是事奉你,求你彰顯你對僕人的照顧,給我家庭每個月五萬塊的收入。」這數字有點玄機,因為我知道就是我倆重執教鞭,收入也只能有四萬,那額外的一萬,是留空間給上帝,露一手小魔術。

 

        七月在泰國,人未回港,妻有身孕,卻神奇地獲得了兩份沙田學校的聘書,遂得安心回港。九月開學後,公開大學毅進課程打來說聘請我,薪津剛好就是三萬,連老婆的二萬,剛好顯明我們的神是有恩典、大有能力,會聽禱告的神。不過後來我放棄了,不願在九月初毀約離開學校,麻煩校長臨急請人,失了見證。當時我讀經求問,讀到了神要在翌年賜亞伯拉罕一個兒子,使亞伯拉罕成為萬國之父。我雖渴慕財富與新鮮感,卻願意等候一年。後來才知道,這個一年後的兒子,不是指高薪厚職,乃是指我要重新回少年區事奉。

 

        回港的頭幾年,生活不算容易。起居飲食、聘請工人、孩子支出,加上供居屋與進修的費用,令我們左右支;眼見當年與自己叱吒風雲的同屆同學,今日成為教授,差點成了指導自己的導師,也有點「人望高處,我(神的僕人)向低流」的覺悟,或酸楚。有一期無錢交學費,竟得少年區一舊學生(現區長)解囊相救,真的是既感激,又感慨。

 

        回港本打算讓昱一人讀完神學,我家再出工場;豈知昱的牧者說,要不二人一起讀,要不我一個人讀,不能讓昱一個人讀。我本認為事奉與神學學位不須掛勾,才想出這條巧計,誰知不讀還須讀。不過牧者既然要我讀,我倒不願意在港修讀宣教,於是我又給神出一條難題:我家要出國讀神學。

        錢呢?我怎知道?在神裡面,豈有難題?

       

        零四年,教育局有個分部招聘教育主任,我看條件與工作性質高不可攀,心想誰可勝任?轉念一想,我雖不能勝任,但這樣的描述,大概也無人能當;既然無人能當,又要請人,我何妨一試?申請與面試後,有次我與少年區組長遠足登山,與他們當笑話談起;誰知不旋踵我就獲聘請,竟當起「官」來。為官的生涯,沒想像中差,所以我就越俎代庖,替昱昱填申請書,三個月後她就坐在我的對面辦公,我倆彷彿重回大學與宣教的共行歲月。

      

        「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在前的必在後,在後的必在前」。如果耶穌已預示了人生的高低轉移為常態,或許我們坐過山車時,不必過分介懷此玩具車的高攀與俯衝。不過坐過山車時,誰不高呼大叫?本以為存心捨棄,甘走窄路;神卻在低處提拔卑微不配的人。其實部門中同事多為碩士,才多識廣,我與昱才剛教育文憑畢業,神卻讓我成為部門中頭兩個被聘請的人之一。我在低高滑行中不禁高呼:人生真過癮,恩典多奇異!教育局的兩年日子,是穿洋服、開轎車、昂頭走路、嘴角掛笑的日子。家庭的收入忽然暴升,上帝賜的,豈止四年前求的五萬?往外國留學的肥皂泡,現蛻變成可帶你升空的氫氣球!

        兩年的約轉眼到期,上司以加薪加福利留住一眾新同工。離港前我們家庭每月的收入,已是六位數字。你說不留戀這間生意蒸蒸日上的水晶店嗎?不會吧!少年區的發展又令人振奮,如果留港,事奉事業兩得意啊!而放棄可觸摸的水晶精品,拖男帶女去追逐一個杳不可及的「天命」,代價會不會太大呢?

        為主擺上的,永不會太大,因為主已為我們捨棄天上富貴,在地上捨身十架。為未得的靈魂擺上的,永不會太大,因為沒有甚麼比生命改變更有價值。我倆親身經歷主的供應,具體明顯到無可否認,連不信主的父母也無話可說;而水晶店的收入,是為我們走下一程而預備,難道我們要眷戀不去嗎?

         零六年八月,我們順從內心的聲音,整頓行裝,再次告別親朋好友,告別與我生命深深相連的少年區弟兄姊妹,赴美進修宣教。那天來送行的新舊少年人,足有百來人之多。機場其他的人大概想:哪裡來個毫不俊美的明星?

(可我的老婆兒女都俊美啊!)

 

 

       

 

 

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 ── II 牧羊與渡海

母會沙田堂邀請我在季刊分享蒙召宣教的經歷,這幾天順帶在這裡與各位分享:

 

 

我與昱都喜歡巴西作家保羅‧柯爾賀 (Paul Coelho)寫的《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國內譯《煉金術士》),書中寫西班牙牧羊少年為追尋上天在夢中給予的「天命」,放棄熟悉的牧羊事業,渡海往未知的領域,尋覓夢想;尋夢途中,又在水晶店內獲得人生的第二桶金,誘惑他放棄夢想,回歸平庸。但上天透過一個又一個預兆引導他,以致他最終撇下人以為重要的,順從內心的聲音,去尋得本來為他預備好的最大寶藏……

 

二、牧羊與渡海

 

        牧羊

        少年區前身是活力少年團,成立以來,人數一直維持在十來人。我歐遊回港後的秋季,開始在呂中教書,活力少年團也開始轉型為小組形式的少年區。呂中學生的湧入,加上小組形式釋放了年輕信徒領袖的潛力,少年區在三年間增長至一百人。此牧羊的經驗,是上帝首次印證在我身上的呼召。

 

        渡海

        九六年夏,我與昱公開立約,矢志一生同行。九六年秋,回應對上帝的諾言,我倆離開了心之所繫的牧區,離開了熟悉的親朋與事業,踏上飛舟,渡過南中國海,學暹羅話,服事流落於泰國北部的中國難民。

 

        在四年的異鄉生活裏,我們原來不單事奉中國人,也事奉幾個少數民族,還有在福音上被忽視的泰國人。在泰北建立的年輕人群體,現在不少已成家立室,在曼谷謀生,可幸的是,他們當中大部分仍努力事奉神,獻身讀神學的也不在少數。

 

        牧更大的羊群

        頭三年在少年區摸著石頭過「小組河」時,忽略了培育領袖,所以我在泰國的幾年,少年區的發展有些凝滯。零一年秋,得劉世增牧師與袁海柏執事的關心與引導,我重新回到熟悉的少年區;同時,因著Wilson、家能與智衡的遠見,從少年區分出了年紀較大的青三區,少年區瘦身至六組,由桂芳姐與我帶領,再輕裝上路。我們也把注意力平衡放在得人與培育領袖上。

 

        庾信文章老更成,暮年詩賦動江關。」庾信晚年老成的文章,震動江關。我不敢說我們已經得著了教會增長的秘訣,但透過經驗、閱讀與反省,的確變得更老成;結合眾多年輕領袖徹底的委身,這「少年老成」產生了莫大的效果。我們再次乘上了聖靈的浪潮,八年間從六十人走到了現在的三區七百人!